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一发入魂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8:30#

 踩着企划的死线完成了这篇内容跟生日毫无关系的贺文x

 叶神生日快乐!送你个小蓝河不用谢!





   蓝河是蓝溪阁内公认的欧皇,欧到上天的那种。

   怎么个欧法呢?举个例子,抽卡从来都没有出过R,全是SSR。

   蓝河:“我见过的SSR比R还多。”

   是不是想打人?

   作为蓝河的同事,笔言飞感到痛并快乐着——想打他,但是每次抽卡又要靠他。克制住体内想打人的冲动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啊。

   最近,联盟推出了新周边,是以各个战队选手的账号卡形象为原型,陆陆续续七七八八推出了一系列,黏土小人啊,立牌啊,亚克力挂件啊什么的。

   官方圈钱最要命。本来如果是按角色购入,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可惜联盟这次学精了,新推出的这一系列的周边都是看脸靠运气——抽的。

  “啊啊啊啊我已经抽到第三个飞刀剑了!什么时候才能出个索克萨尔啊啊啊!”火急火燎地拆开刚拿到的快递,笔言飞“咚”地一声倒在电脑前哀嚎,内袋都没拆的飞刀剑可怜又无辜地躺在快递盒里。

   蓝河淡定又高冷地一瞥,“傻笔,战队队长的是限量的,你不知道吗?”

  “啥!”

  “我说,战队、队长、的、周边、数量、是、有、限、的!官方还没补货,不知道现在剩多少,估计被人抽完了吧。”扔下最后一句话,蓝河就出去拿自己的快递,留下笔言飞继续在里面哀嚎。

   虽然这次需要刷脸靠人品,不过作为一个铁杆的黄少天的粉,这种事情怎么能阻止自己收集一切夜雨声烦的周边的脚步呢!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激动又紧张地从收发室取走自己的快递,礼貌地和收发室的大爷道了谢,蓝河拿着快递走回俱乐部。

   脚步不是很稳,有点腿软。

  “快快快!看你这个欧皇这次是不是也一发入魂了!”笔言飞比蓝河还激动——面上的那种。特别殷勤地递上小刀,然后挪到蓝河身边,不挡着他拆快递但是又占据了第一时间围观的好位置。就连本来在电脑前处理事务的春易老都好奇地扭过头看他们这边。

   蓝河深吸口气,撕掉快递单上的个人信息,下手利落地划开快递箱两边的封口胶,“啪”地一下打开箱子。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蓝河首先拿起黏土小人的那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撕开上面的透明胶,内心默默祈祷着是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夜雨声烦......

  “我靠!君莫笑?!”

  “哈???”蓝河猛地睁开眼——他刚刚拆开的瞬间闭眼了——内袋包装的小人手上俨然拿着一把伞。

  “真不愧是欧皇蓝!”刚回来恰好撞上这一幕的入夜寒惊呼一声,一巴掌拍在蓝河的肩上,“出君莫笑的几率可是比你连续抽出十次SSR的几率还小啊!”

   蓝河默默地看他一眼,“我又不是没连续抽出来十次SSR过。”

  “......滚!”

  “欧皇!欧皇!让我蹭蹭你的欧气!”笔言飞哭丧着张脸往蓝河身上蹭蹭,被蓝河嫌弃地一脚踹开。

   虽然也是个神级稀有角色——据说一箱里面只有三个君莫笑——但不是他想要的夜雨声烦,这让蓝河还是有点郁闷的。

   这只是第一个,下一个!手转向下一个盒子——是账号卡角色立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蓝河再次小心翼翼地撕开透明胶。

   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夜雨声烦......

  “我靠!又是君莫笑?!”

  “......”

   一箱子的官方新周边,其中包括了角色立牌、黏土小人、杯垫、亚克力挂件等诸多不同样式,几乎全部都是君莫笑,只有一个王不留行。

   蓝河有点想打人。

  “蓝桥啊,来,帮我抽个号。如果这次抽到索克萨尔我跟你姓!”笔言飞一脸“好哥们,我知道你够意思”的表情,一手勾过蓝河的脖子将他拖到自己的电脑前,指着淘宝的页面。

   蓝河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巴掌,“你跟我姓干嘛?我爸就我一个儿子,谢谢。”不过怕笔言飞不依不饶,还是随口说了几个数字。

  “那这一箱的君莫笑你打算怎么办?”入夜寒蹲在快递箱旁边,“啧啧”感叹着随手拿起一个黏土小人把玩。联盟的周边向来制作精细,角色小人的表情都做得栩栩如生。物似主人形,入夜寒总有一种他被君莫笑嘲讽了的错觉。

   于是入夜寒将黏土小人扔回了箱子里。

  “我下班带回去吧。”蓝河认命地将箱子重新合起来,放到自己的桌面上。

  “你可以拿君莫笑去换夜雨声烦啊!保证一堆人来换!”将刚才蓝河帮自己选的号的那一拨周边下了单,笔言飞才转过头说一句。

  “我要自己抽出来的!”蓝河严肃而又一本正经地说。

  “......你开心就好。”

   要自己抽出来的蓝河坐回电脑前打开了淘宝页面。

   两个人同时下的订单,所以快递都是同时到的。只不过蓝河下午才去的俱乐部,还没拿快递。抱着自己的那个快递箱还没踏进门,就听到笔言飞发病一样的狂叫。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欧皇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傻笔,你发病可不是我害的。”蓝河默默地离笔言飞远点。

  “夜雨声烦啊!蓝桥我爱死你了!从今天起我就跟你姓了!”

  “我爸不想要多个儿子......等等!什么?!夜雨声烦?!”蓝河瞪大眼睛,张大着嘴看笔言飞拿着夜雨声烦的黏土小人在他面前瞎蹦跶。

   悔不该当初,不应该帮他选号的。那号他自己怎么就不买呢?!

   蓝河觉得自己的心在哭泣,在滴血。

   没事没事,一箱里面不是有十个夜雨声烦吗?说不定他这次也抽到了呢?这么安慰着自己,蓝河拿出小刀指向快递箱的封口胶。

   手有点抖。

  “又是君莫笑?!蓝桥你不会把那箱里的三个都抽走了吧!”

  “......”

   蓝河说我能不能把君莫笑扔了?

   蓝河很郁闷,非常郁闷,于是在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的君莫笑的主人就自然而然地被牵连了。

  “蓝啊。”

  “干嘛!”

  “......你心情不好?”叶修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没有!”

  “......”还说没有呢,这怨念都要透过话筒传到他这边来了。莫名觉得有点好笑,叶修轻咳一声,“谁那么不识好歹惹到我们蓝河大大了?”

  “......叶修!”

  “啊?啥?”冷不丁被点名,叶修特别懵地下意识回了一句,而后反应过来什么,“...等等,我惹你生气了?我干什么了?”

   蓝河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这就跟闹小孩子脾气没什么两样,及时刹住车止住正准备脱口而出的话,重新咽回肚子里。无奈视线一转就看到桌上的那一箱君莫笑,没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蓝啊,有啥事你就说。哥在这呢!”叶修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凝重,“你......有了?”

  “...........滚!”

   软磨硬泡终于让自家恋人说出缘由的叶修在电话那头笑了半天,大概五分钟的样子。

  “哎哟!小蓝没想到你那么爱我啊!抽出的周边全是君莫笑的!”叶修一只手撑着桌子,笑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我之前还听老板娘说啊,说一箱里面也就三个君莫笑!行啊!蓝!你一下子就抽出俩了!”

   蓝河还没来得及吼一句“滚”,就听到那边有人替他吼过去了。估计是方锐。

   干得漂亮。蓝河默默地在心里为他鼓掌。

  “我改天就把君莫笑都卖了!”蓝河恶狠狠地说。

   改天,叶修去了自家恋人的家。

  “蓝啊,这个房间是干啥的?”叶修指指蓝河的卧室旁边的那扇紧闭的门。

  “啊?”蓝河在厨房倒茶,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修在问什么,“你说书房吗?”

  “书房啊。”于是叶修安然地推开门,然后被门后的世界吓了一跳。

   这应该算是个摆放杂物的小房间,不过现在里面摆满了君莫笑。大到君莫笑的手办、挂画,小到黏土小人、亚克力摆件,总之联盟出的所有周边,在这里全都齐了,堪称君莫笑全图鉴。

  “叶修你...啊啊啊啊啊!你怎么跑这个房间来了啊!!!!”蓝河手一抖差点把茶杯摔地上。

   完了完了,自己要被当成变态痴汉了。

  “谁说的改天就把君莫笑都卖了来着?”斜靠着门框,右手大拇指指指房间内,叶修戏谑地笑着看向自家恋人,蓝河的脸早就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

  “我、咳!那什么,这是个意外!......”

  “嗯,的确挺意外的,一屋子君莫笑。加油,据说联盟下次又要出新周边了。”叶修伸手拍拍蓝河的肩。

  “...........”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丢过来一箱君莫笑。

   叶修伸长手一拽就将蓝河拽到自己怀里,一只手指指自己的脸,“真人都给你了,没必要去抽那么多君莫笑。”语罢低下头轻碰了一下蓝河的额头,成功看到对方的脸再次变得通红。

  “...嗯。”

   蓝河:其实我只是想要夜雨声烦。


评论(13)
热度(35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