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无言

十虐的其中之一——相看无需答,只因求而不得苦

近期目标:慢慢更新十虐十幸

趁着大半夜上来改改结尾x我是不是发糖发多了你们都觉得我只会发小甜饼了?【doge】




——相看无需答,只因求而不得苦。

 

   蓝河做了一个梦。

   其实这么说并不对,实验体是不会做梦的,大部分实验体甚至连自己的思维都没有。但是蓝河不一样。

   蓝河是唯一一个成功的实验体,有自己的意识思维,还能说话,但由于身体太虚弱导致现在还只能生活在营养舱内,每天只能数着因为呼吸营养液冒出一个个小泡泡打发时间。

   偌大的实验室内很多时候都只有他一个人。进进出出这个实验室的科技人员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会停下来陪他聊天。即使他是唯一成功的那个,但是他们也并没有再对他进行更深一层的研究,甚至连过多的喜悦都没有,就好像成功是必然的、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样。久而久之,蓝河的营养舱仿佛成了个摆设,就门边摆着的大花瓶。

   蓝河不知道什么叫“花瓶”——另一种含义的那个——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花瓶。想到这里,他有些不高兴地鼓起脸,用手锤了一下营养舱的内壁。力度不大,本来他也没什么力气。

  “哟,小家伙闹脾气了?”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别人的声音。透过营养舱的玻璃壁和营养液的声音有些失真,但这并不能让他否认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这一点。

   有人肯停下来陪他说话了!认知到这一点,他方才的小情绪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睁大眼睛欣喜地看向站在营养舱外的那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一看就是这里的科学家。样子有些颓废,两只手插在白大褂的衣袋内,嘴上还叼着支烟。照理说实验室内是不允许抽烟的。蓝河看着他,刚张嘴准备说些什么,就见到男人慌忙制止他这一行为。

  “别别别!别说话别出声!你的声带还没完全发育成熟,不能说话!”

   蓝河眨了眨眼,又鼓起脸。

   男人似乎是被他的闹脾气的样子逗乐了,目光变得柔和,右手贴在营养舱上,食指微微蜷缩起来摩挲着舱壁,仿佛在隔着营养舱的外壳安抚蓝河。蓝河似懂非懂地凑过去,将脸轻轻贴在内壁上。

  “很无聊吧?在这壳子里。”男人用几乎是呢喃的声音说,有些恍惚地看着贴在内壁上的蓝河。“噢,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叶修,你的创造者。”

   在这个营养舱内成长到现在,蓝河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创造者。他知道自己的创造者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是这个基地里面最厉害的人,但这些都是通过偷听其他科技人员的闲聊得知的。他有多厉害?他长什么样?他为什么要创造出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充斥了蓝河的脑子,但这些在见到本人的时候全都问不出来。

   因为他不能说话。

   懊恼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在营养液的包裹下成长到现在,他的头发也已经长到腰了。幸好不会打结。蓝河紧盯着他的创造者,扁扁嘴又敲了一下营养舱的内壁。

  “别敲了。敲烂了我也不能放你出来。”叶修有点无奈,“你的身体太虚弱了,暂时只能靠营养液支撑。”

   蓝河不敲了,一扭头——不理他。

   叶修轻笑一声,看眼实验室门口。蓝河隐约好像听到他“啧”了一声,下一刻叶修转身与他道别。“先走了啊!有时间再来看你。”

   他就这么走了?!蓝河愤怒地张大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吐出一串泡泡。

   ……好生气哦!

   叶修来的频率不高,但是总好过没有不是?每次来就会待个一小时,陪蓝河聊天,或者说,对蓝河说话。蓝河没法说话,就只能将手贴在玻璃内壁上,曲起食指敲敲玻璃表示回应。

  “哟,小蓝啊,今天看上去不错啊。”

  “咚!”

   叶修若无其事地摸出一支烟,抬手放到嘴边叼着就要去摸打火机。

  “咚咚!”

  “嗯?”叶修一愣,不明所以地抬头看蓝河,“怎么了?”

   蓝河指指另一面墙上贴的禁止吸烟的标志,再指指叶修。

  “……”

  “咚咚咚!”

  “好好好,我不抽了还不行嘛?”叶修一脸无奈地收起烟。

   蓝河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创造你出来的。”没抽成烟的叶大神嘀咕了一句。蓝河没听清,茫然地看着他眨眨眼。

   有时候,叶修不说话了,两个人就相对无言。叶修会将手贴在营养舱外壁上,曲起食指轻轻磨蹭着玻璃壁,动作很温柔,仿佛透过玻璃外壁触碰到了蓝河。大概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创造者,蓝河就如同知晓叶修的内心一般,凑过去,额头微微抵在叶修的手的位置下方,安静而乖巧。

   叶修来的时间也并不固定,更多时候可以用“出其不意”来形容。蓝河猜他一定是经常熬夜,眼底的乌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发加深,精神状态也越来越糟糕,但他在蓝河面前总是那副模样,漫不经心地笑着,用吊儿郎当的口气跟他说“哟,小蓝”,对他担忧的目光只是一笑置之。

   蓝河想,他的声带什么时候可以发育完全呢?这样他才能好好地回应叶修说的话,让他不要老熬夜,要好好休息,要按时吃饭。他听其他科技人员聊天的时候提到过,叶修经常因为研究忘记吃午饭和晚饭,这样对胃不好。

   叶修来陪他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蓝河在一次偷听到几个基地的科技人员聊天提到叶修的事,贴在玻璃内壁上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只能听到“最近叶神......”“上头知道了......”“很危险啊......”这几句话,隐约感觉到是叶修最近出什么事了,而且很危险。焦急地敲敲玻璃内壁,却又无可奈何。在这个玻璃壳子里,他什么也做不了,更别说想帮叶修什么。

   听到蓝河敲玻璃的声音,那两个白大褂扭过头有些诧异地看向蓝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始小声嘀咕起来。这次蓝河什么都听不清了。

   蓝河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的白大褂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叶修踉跄着冲进实验室,迅速按下关闭舱门的按钮,直到舱门紧闭的那一刻才松了口气,将身体的重量都压到墙壁上。

   注意到蓝河焦急的目光,叶修咧了咧嘴角试图扯出一个微笑,然而牵动了伤口变成痛苦地倒吸一口冷气。

  “咚咚咚!咚咚咚!”

  “哎!别敲了!我没事,没你看到的那么严重。”叶修单手撑着墙站直身子,一步一步地、缓慢地向蓝河这边挪过来,终于重新将手贴在了营养舱的外壁上,曲起食指摩挲着玻璃。

   蓝河固执地盯着叶修,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将脸贴过去,眼中一闪一闪的。

  “别哭啊!我真没事!”叶修慌了,有些无措地安慰他。直到营养液中升起几个小气泡,蓝河才知道是自己哭了。

   为什么会哭?

   从实验室外传来人群的脚步声。叶修侧头瞥眼依旧紧闭着的舱门,叹口气,“还是躲不过吗?”转而重新对上蓝河的双眼,曲起的食指轻轻敲了一下玻璃外壁,仿佛是在敲蓝河的额头。

  “不要哭啊,小蓝。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

   蓝河最后的记忆画面停留在叶修的笑,很温柔,很坚决,似乎下定了决心去做一件什么事。直到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蓝河慢慢合上了双眼。

  “实验体S14已确定失去命征。”

  “他已经没用了,扔了吧。”

  “是。”

  “对了,叶修已经解决了吗?”

  “是的,已确认死亡。”

  “我知道了。”

   ……

   蓝河做了个梦。

   他离开了营养舱,孤身一人站在一望无际的、白茫茫的雪原上,呼啸刺骨的寒风刮过他的脸,却感觉不到疼痛。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在空中虚抓了几下。

   什么都没有。

  “小蓝。”

   在半空中的手被另一双手抓住。他抬起头,叶修的笑容一如既往。

  “……叶修。”他张了张嘴,开口唤他的名字。

   ……

   天色变得阴沉,乌云笼罩在实验基地上空,很快降下一滴滴的雨点。雨滴打在被遗弃在实验基地外、确认失去命征的蓝河苍白的脸上。

   睫毛轻轻颤抖了两下,蓝河睁开了双眼。

评论(11)
热度(59)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