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你是谁

翻文档发现自己有篇小短篇给坑了......于是补全就成了这样x








   叶修上线去找蓝河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

   绝色的头像在好友列表中亮着,叶修盯着和绝色的聊天框走神。

【君莫笑:哟,小蓝啊,今儿怎么有空上绝色这号来看看啊!

绝色:??

君莫笑:怎么?假装不认识?

绝色:......不好意思,请问你哪位?

君莫笑:......

君莫笑:你不是蓝河?

绝色:不是

君莫笑:蓝河呢?

君莫笑:这号被送人了?】

   绝色的头像依旧亮着,但是对面没有再回复。

   叶修不由看着聊天框思考这是什么情况。

   没可能是开玩笑,蓝河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更何况这号也是他的心血,也不会随随便便就送人,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该不会被盗号了吧?!”叶修猛地一拍桌子,然后捂着自己的手呲牙咧嘴。

   荣耀需要插卡登录,所以说是盗号,也就是绝色的这张卡被弄丢了。

   但是蓝河不是那种会把卡随便乱放的人啊......通过和对方不少的接触,叶修也大概清楚蓝河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这号又是怎么回事?叶修皱起了眉,打开QQ想去找人,只是蓝桥春雪的头像是灰色的离线状态。叶修点开聊天窗口,直接发了一句“绝色那号怎么了?”,等着蓝河上线回复。总不会一直不上线吧?

   虽然他也想直接打电话过去问,不过很可惜,之前叶修一直没手机,蓝河也就没给过他自己的手机号。等到叶修买了手机之后,这俩人谁都没想起来要交换手机号的事情,都是习惯了通过QQ联系。

   望着屏幕上的聊天窗口发了半天呆,叶修突然一拍头——找喻文州啊!

  “老叶你这一下午干嘛呢?又拍桌子又拍头的,傻了?”一直在旁边的方锐实在忍不住问出来。

  “没你事儿,训练去。”叶修赶鸭子似的挥挥手,起身回去拿自己的手机。

  “咋了?”魏琛拿着杯水坐回电脑前,看着叶修突然走出去,一脸奇怪地回头问方锐。

  “谁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方锐耸耸肩,戴上耳机。

   喻文州接到叶修电话的时候,蓝雨的训练刚结束。看到来电显示为叶修,喻文州还有些惊讶,“叶神?有什么事吗?”

  “喂,文州啊,你认识蓝河的吧?”

  “蓝河......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吧?认识。怎么了?”

  “他在不?有些事儿找他。”

   黄少天回过头刚好和喻文州对上,听出电话那边的声音是叶修,“队长?叶修打过来的?”

   喻文州冲他点点头,回叶修的话:“我等会儿过去看看他在不在。你有什么急事吗?不然我帮你转达?”

  “没事没事!你找到他的话跟他说一声,让他上QQ。”当然没可能把他挖人去兴欣的事儿给爆出来。

  “好的。”喻文州挂了电话。

  “怎么了?老叶又有啥事?”黄少天凑过去好奇。

  “说是找蓝桥。”

  “找小蓝桥?找小蓝桥干嘛?他们俩关系很好吗?”黄少天有些茫然地眨眨眼。

   喻文州摇摇头,“不清楚。”

   打给喻文州之后,叶修就拿着手机重新坐回电脑前。君莫笑挂着机。

【索克萨尔:叶神

君莫笑:?

索克萨尔:刚刚春易老说,蓝桥请假了

君莫笑:......

索克萨尔:不过没说因为什么事请假

君莫笑:......

君莫笑:算了。谢了啊

索克萨尔:没事】

   叶修又皱起眉头。

  “哎!老叶,怎么了?思春了?”方锐凑过来好奇,看了眼他的电脑屏幕,“你君莫笑被怪围了喂!”

   叶修瞥眼屏幕——刚刚不小心按到什么键放了个技能,结果引了一波怪。“啧”了一声,三两下将那波怪解决掉,迅速遁下线。

  “荣耀女神居然都不能吸引你了!想什么呢!”方锐惊讶得就跟叶修突然有一天不抽烟一样......虽然他现在也的确很少抽了。

  “有个朋友突然联系不上了......”说着说着叶修就皱起眉。

   方锐一看就知道有事儿,暧昧地挤挤眼睛,“朋友......这朋友不一般吧!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有对象了都不跟哥几个说一声!”

  “啧,废物点心别闹。哥有对象了还要汇报一声?”

  “卧槽还真有对象了!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谁啊谁啊!”

  “......蓝溪阁的,蓝桥春雪。”

  “你这抢到蓝雨的地盘上去了啊!不怕喻文州来找你?”

   叶修“呵呵”一笑,“尽管来。”

   方锐“啧啧啧”地摇着头,想起刚才叶修魂不守舍的状态,“怎么说突然联系不上了?”

  “他一个小号突然换了个人操纵,QQ也不上线,我没他手机号。刚给喻文州打电话,结果说人请假了。”

  “你咋连他手机号都没有啊......等会儿,你既然找上了喻文州,直接跟喻文州要人手机号啊!”方锐猛地一拍桌子。

   叶修被他说得一愣——对啊!怎么刚才就忘了!

   关心则乱,智商下线。

  “老叶你还能好吗!”被方锐嘲笑了半天。

   顶着方锐大大的嘲讽——毕竟嘲讽叶修这事儿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而且还暂时不会被嘲讽回去——叶修再次拨通了喻文州的手机号。

  “喂?老叶?”

  “黄少天?”叶修一愣,“喻文州呢?”

  “队长有事儿,怎么?你又有啥事?”

  “就想问一下小蓝的手机号。就你们蓝溪阁的那个蓝桥春雪。”

   黄少天立刻警惕起来,“干嘛?你找小蓝桥有啥事?你不会想着挖我们蓝溪阁的墙角吧?我跟你说啊这绝对没门儿!怎么说小蓝桥也是我们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而且小蓝桥是我的死忠粉!他不会被你挖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叶修有些不耐地打断黄少天的话,“你就告诉我就行了!”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虽是这么抱怨着,黄少天还是翻出了公会人员的手机号,找到了蓝河的那一栏,“......就这个。”

  “谢了啊!”说完叶修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黄少天拿着被挂断的手机在原地沉默了半天,直到喻文州回来看他杵那儿跟个柱子一样,“少天?怎么了?”

  “老叶打你电话要小蓝桥的手机号。”难得的言简意赅。

   喻文州微微一挑眉,“蓝桥的手机号?你不知道蓝桥在公会簿上登记的这个号码停机了吗?”

  “......啥?”

   理所当然的,叶修拨过去的所谓蓝河的手机号只有一个冰冷的系统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叶修差点把手机扔墙上。

   得,最后一条能找到蓝河的路也断了。“啧”一声,叶修将自己狠狠地扔到椅背上,右手搭在额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修!有人找你!”陈果站在门口喊一句。

  “没空!不见!烦着呢!”叶修不耐烦地挥挥手。

  “烦什么?烦着也得出来!人专程来找你的!”陈果大力地拍拍门板。

  “老板娘,谁啊?男的女的?”叶修不出声,在一旁的方锐倒是替他问了,兴致高高。

  “男的,说是叫、叫......蓝河?”

  “咚!”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叶修一激动,结果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去!老叶你悠着点儿啊!”把魏琛和方锐给吓了一跳。

  “不至于吧?又不是小女朋友......”刚说完这句话,方锐就反应过来,“噢!是那个蓝桥春雪!”

   可惜还没等方锐再往下八点什么出来,叶修已经飞一样地窜出去了。

  “蓝桥春雪?谁啊?”魏琛有点愣。

  “来来来!老魏啊!我跟你讲讲老叶的情史!”方锐一脸神秘地将魏琛拉到一边。

  “小蓝?”

  “叶神!”

   被叫到名字的人猛地抬起头,十七岁少年一般的模样融化了叶修心中找不到人的不满与烦躁。少年样的人冲他眨眨眼睛,嘴角的弧度带上几分腼腆。“我有些事来H市,就来找你了。”

   叶修快走几步上前,也不顾这还是在公共场合,径直将人搂入怀中,头埋在他的肩窝处深深汲取着对方的气息。

  “怎么不告诉我?”

  “给你个惊喜啊!”弧度没了腼腆,带上几分恶作剧成功的笑意。

   稍稍松开他,叶修伸手揉揉蓝河的发,“惊倒是挺足的。”

  “不喜吗?”蓝河再次眨眨眼,右手摸摸鼻子。

  “我找你都快找疯了知道不?”忍不住曲起食指轻敲了一下蓝河的头,“QQ不上,电话联系不上。”

  “电话?你有我手机号?”蓝河一脸茫然。

  “找喻文州要的,但是他给的那个已经停机了。”

  “啊......他报的是公会登记簿上的吧?那个号码我早就不用了......”说着就拿出手机要存下叶修的号码。“至于QQ......这一路有点赶,就没时间上线了。”

  “对了,还有件事儿。你绝色那号什么情况?”接过蓝河的手机存下自己的号码,拨通再挂断,拿出自己的手机将蓝河的号码存起来,还调了个快拨键。

  “绝色?怎么了?”蓝河又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你绝色那号给人了?之前私聊过,不知道是谁。”叶修的语气轻描淡写,只是视线还紧紧注视着蓝河,生怕他说个“是”出来。

   毕竟,绝色也有一段回忆。

  “啊,不是,应该是我亲戚家的孩子在用。”想到这个,蓝河有点头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之前我亲戚家的孩子去我家,闲着无聊我就把绝色那张卡借他玩儿了。临走那会儿问我能不能借他回去多玩儿几天,他还没有自己的账号卡,我想着这两天来H市,也不会上那号就借他了。”

   叶修觉得自己猛地就松了口气,微微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蓝河的额头,放缓了语调,“下次别来这么个‘惊喜’了,老人家心脏病都要给你吓出来。”

   蓝河翻了个白眼,“好好好!老人家!您注意身体!”

   一直在后面看着的陈果只想说:你们能不能在公共场合注意点影响?!


评论(4)
热度(202)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