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一生最心动

#为了一句话开文系列#

#一如既往地架空谈恋爱##年龄操作#

#妖精恋爱手册#

大家好,咸鱼写手终于更文了。 有后续了会再补上的



 

——“年少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蓝河是一只狐狸精。

   不,并不是人类世界所说的那种“狐狸精”,而是真正的字面意义上的狐狸精,他是只成精的狐狸,虽然还只是处于成长期。

   还只是处于成长期的蓝河是他的族群中继黄少天以后天赋最高的一个——刚觉醒灵智他就已经能够化人形了。虽然还不能完美地掩盖住自己身上的气味,但至少耳朵和尾巴已经能好好地藏起来了。

   因为还只是刚化形,蓝河所化的人形体型也只是个大约八九岁的小孩子,但狐精天生享有的绝色外表却是完美地体现在那张圆嘟嘟的脸上,任谁看了都不得不喜爱。

   被族群誉为几乎是传说级别的黄少天在成年以后就化人形去了人类的世界,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过。有族人说他是在人类世界定居下来了,也有族人说他是被人类的道士识破了真身,被打散了魂魄。反正蓝河是不相信后一种说法的,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偶像一定是在人类世界有了另一种不一样的生活,这也让他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

   于是族群内的其他狐狸就总能看到化成小孩子形态的蓝河用不知道从哪学回来的姿势——两只手撑着脸,眼巴巴地看着正前方——哪怕那里只是一片丛林。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看得人于心不忍。

   他们的族群隐蔽生活在一片森林的深处,周围还设有掩藏的术法,一般人是进不来这个地方的。而人类的道士也不会轻易闯进来。人类与妖类之间存在着某种平衡,你不犯我我便不去扰你。这种平衡已经保持了数百年甚至近千年,从未被打破。成年的妖族可以选择出去外面闯荡,但必须维护这一种平衡,不得擅自打破禁忌,否则会给双方都带来危险。

   蓝河从此便日日夜夜盼着成年。一旦成年了,他就可以脱离族群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当然,他更希望的其实是见到自己的偶像,看看他现在是不是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像人类一样的生活。

   虽然他实在没想到黄少天甚至有了一位人类的伴侣,还是个道士。

   此时的蓝河还只是个处在成长期的可爱小正太,心智也只是到人类的十一二岁阶段。贪玩是必然的。目前的族长春易老为了照看他花费了不少心思,只差没时刻叼着蓝河后脖颈处的皮毛,自己走到哪就叼到哪了。辅佐的笔言飞总是边笑边劝他适当放手。

  “蓝河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你没必要这么紧张他的。”笔言飞甩甩尾巴说。

   春易老深深地叹口气,似乎连身上的皮毛都失去了光泽。

   蓝河当然不是什么都不懂,至少他已经知道人类与妖类之间的平衡关系,知道自己还不能长时间维持人形,所以他溜出族群玩闹的时间也不敢太长,总能在春易老的容忍程度内回到他眼皮底子下乖乖窝好,其熟练程度堪比他化人形,看得春易老尾巴都要秃了。

   他们的族群居住在森林的深处,而森林的中央偶尔会有迷路的人类,蓝河通常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一溜烟窜回自己的族群中。更多时候,他会找个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地方幻回原形,用大大的蓬松柔软的尾巴包裹住自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窝在那睡个舒服的午觉。待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化为人形回到自己的族群中。

   成长期的日子基本上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蓝河其实并未有太过焦急的心理,直到某天,他在森林中央见到那个人。

   那是个十五六岁的人类少年,不顾一袭白衣径自靠着树干坐在地上,左臂搭在曲起的左膝之上,阖着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身边放着一把除妖剑。看上去像是某个道士家族的继承人偷跑出来找个地方偷懒。但蓝河并未在意这些,只像着了魔似的小心翼翼地朝少年的方向靠近,甚至没注意到自己的头顶上已经冒出了一对耳尖。

   忽然,少年似是察觉到他的靠近一般,猛然睁开了双眼,带着一对狐狸耳的正太蓝河便就这么直直地撞进了褐色的眼瞳中。少年皱起眉,看着面前这个明显还没到成年期的狐精,“啧”了一声,手上倒是没有任何动作。“你这小狐狸也太大胆了吧?就这么把自己送到我面前?你可知我也算是个道士?”

   蓝河眨眨眼,并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用依旧带着些许小奶音的腔调回答:“我又没有做什么,你不能伤害我!”

   少年失笑,“你倒是聪明。”

   蓝河扬了扬下巴,眉宇间尽是得意。“你叫什么?我叫蓝河。”

  “......叶修。”

  “你在这里做什么?”蓝河眨眨眼看着他。

  “睡懒觉,晒太阳。”叶修说着,又躺了回去,仰着头眯起眼。几束阳光透过枝杈的缝隙擦过他的侧脸,落在身后的树干上留下点点光斑。有风吹过,头顶的繁茂枝叶沙沙作响,身后光影摇摆,不动的只少年复阖上的双眼,以及那一袭白衣。

   蓝河的耳边只剩下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还有自己心跳加速的咚咚声。

  “你以后别老来这里,这儿也不安全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修才忽然睁开眼跟他说。

  “啊?”蓝河有些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这里不安全了,会有其他的道士进来的。”叶修耐心地解释。

   蓝河依旧不解,“但是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啊!其他的道士为什么要来这里?”

  “.......原因太复杂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你以后别再来了。”叶修盯着蓝河头顶的那对尖耳,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伸手呼噜了一把。

   触感真好。

   蓝河这会儿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一早就暴露了耳朵,吓得他差点直接变回原形,到底忍住了没炸毛,只鼓起了脸愤愤地瞪着叶修。

   叶修又伸手捏捏他的脸,“怎么?好心提醒你还不领情?小心我现在就收了你!”语罢还收回手假装要去拿他的除妖剑。

   蓝河下意识向后退两步,满脸都是警惕。

   知道对方还只是个成长期的狐精,欺负小孩子实在没意思,叶修摆摆手示意自己只是开玩笑的,将除妖剑重新别回自己的腰间,冲他挥挥手,“我走了啊!以后别再来了,听话!”

   蓝河站在原地没动,也没跟他道别,只目送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交错的树木间,有模有样地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会有道士来到这里?

   如果是春易老他们这些早已到了成年期的狐精,大概会对这一点感到深深的忧虑,继而开始讨论族群是否应该转移栖息地。但蓝河只是一个还在成长期的小孩子,在短暂思考这个问题几秒钟未果之后,他的思绪就已经转移到叶修临走时那一身白衣飘飘的背影上。

   蓝河第一次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懵懵懂懂地抬手覆在自己的胸口上,心跳还未平复下来,脸颊似乎也有些发烫,但又并不是生病时候的那种滚烫,耳尖在微微抖动着,不知是在不安还是在狂喜什么。

   那时候的蓝河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心动。


评论(4)
热度(87)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