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猫的报恩(9)

差点把这篇给忘了......

通贩地址:戳这里

前篇:【叶蓝】猫的报恩(8)






9.

   许博远失踪了。

   叶修是第二天早上才发现的。因为他醒来的时候没猫叫醒他,而床头闹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8”。

  “......小许?”打了个哈欠,叶修叫了一声。

   半天没见到小白团子的身影,叶修有点慌,翻身下床走出卧室。

   客厅一片平静,猫窝是空的,没了主人的影子。食盆也是空的——叶修昨天忘了给他倒牛奶。

  “许博远?别闹脾气了!”叶修皱起眉,随手翻开沙发上的一个靠枕,边唤着自家那只小祖宗。“小许?”

  “啪嗒啪嗒——”

   雨打窗面的声音让叶修扭过头,外面开始下雨了。

  “啧......”想到黄少天曾经叮嘱过的话,叶修抓起把伞就往外冲,也没忘记给喻文州打个电话。

   反正联系喻文州就跟联系黄少天一样。

   不过喻文州没接他电话,打了几次那一头都是忙音,这倒是少见。

   冲出去听到雨打在伞面上的声音之后,叶修反倒是冷静下来了。主要是他也不知道许博远会跑去哪儿。

   第一直觉就是去找黄少天,那这样的话他联系不上喻文州也就说得通了。

   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叶修掉头往回走。

   这场雨下了几天,许博远就失踪了几天。叶修没再试着去联系喻文州,不如说他不想知道许博远是不是真的去找了黄少天。更别说之前还出了资料泄露那档尴尬的事。

  “叶修?你还不走?”陈果这几天总看到叶修发呆,有些担忧,“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回过神来,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一句。

  “之前那件事儿也解决了,你不会又出什么问题了吧?”

   之前关于资料泄露的事,公司上下都知道了,然后就有个员工莫名其妙地自己提出了辞职。陈果仔细一查就发现泄露了内部资料的正是这个员工,跟许博远没关系。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许博远去打印资料的时候,中途离开过打印机几分钟,那个员工趁这个空档复制了一份。

  “没事。”

   叶修不肯说,陈果也没法撬开他的嘴,一脸无奈,“小许之前还打电话给我问你的事儿来着......”

  “他打电话给你?”叶修猛地抬头。

  “是啊!”陈果被他吓一跳,“就前两天,他打电话给我,问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看你心情不太好什么的。然后我就跟他说了公司的事......哎话说你们俩怎么还有见面啊?”

  “......你告诉他资料泄露这件事了?”叶修眯了眯眼。

  “呃......说了......不过我们都相信不是他不就行了!”

  “......”

   特别心累地让陈果退出去,叶修背对着办公室的门,靠着椅背看向窗外——外面还在下雨,叹口气,“你跑哪儿去了?......”

   叶修又想起自己以前养过的那只小奶猫,也是突然地就离开自己,然后再也没出现过。

   许博远不在,叶修还是继续住在他家。潜意识觉得这人的归宿在这,就还是会回来。刻意忽视了许博远不是人类的这个事实。

   房间的装饰没变,唯一变的大概就是那个猫窝,叶修将它挪到了卧室的床边。想着有一天早上起来,能看到里面有只小白团子。

  “哎......你说我又没生气,也没说你啥,你不至于就躲着我不回来了吧?”叶修半躺在床上,侧身看着猫窝,伸手去摆弄猫窝顶上缠着的毛线球,许博远小白猫最喜欢的小玩意儿。“就因为我忘了给你倒牛奶?......那我给你烧鱼?回来吃呗?......”

   没猫或者人回应他。

   沉默许久,叶修收回手,翻了个身背对猫窝。

   迷迷糊糊的,叶修似乎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脸上来回扫。睁开眼就是许博远睁的大大的水汪汪的猫眼。

  “你说要烧鱼给我吃的!不许反悔!”

  “小许?!”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叶修猛喘了几口气,才发现只是个梦。

   扭头看床头柜的闹钟,现在才半夜两点半。

   被惊醒之后就没了多少睡意,干脆起身下床去厨房,翻翻冰箱看看有什么。

   偶然翻到之前给许博远买的牛奶,看了眼日期差不多到期了,叶修倒出来打算自己喝完。

  “你的牛奶都快到期了,你咋还不回来喝呢?......”

   不是没有想过到底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么一个人、或者说猫?上心,只不过他也不是未经世事的未成年了,到底为什么叶修早就心中有数。

   他喜欢许博远。

   从陈果将这个人带到自己面前让他当自己的助手的时候,或者说从自己看到他简历上的照片开始,叶修就知道自己对他感兴趣了。

   试探性地抿了口牛奶,叶修皱眉,“怎么感觉那么腥?真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喝这玩意儿......”

   虽然这么说着,但叶修还是倒完了最后一点牛奶,空了的牛奶盒被扔进垃圾桶。

   发呆地望着许博远的小食盆,想起许博远舔食牛奶时候的样子,抬起头的时候嘴边都是白白的一圈奶渍,让他笑了半天,得到小奶猫一个呲牙咧嘴的恐吓。而叶修总会在他要用自己的爪子蹭掉那一圈奶渍的时候拦下来,然后抽张纸巾小心翼翼地帮他擦干净嘴巴。

  “再不回来的话牛奶可都要被我喝完了啊......”晃了晃杯子,叶修喝干了最后一点。

   第二天,雨停了。

   许博远也回来了。

  “......小许?”叶修瞪着沙发上的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还真是个人,不是之前的那个小白团子。

  “唔......叶修?”许博远迷迷糊糊地刚睡醒,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身体还下意识地保持着之前猫形的时候的坐姿,一脸乖巧地坐在沙发上。

   如果身后有尾巴,叶修相信那条尾巴估计这会儿摇的正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对,你怎么?......”

  “啊?”见到叶修伸过来的手,许博远下意识就低下头蹭蹭他的手,“唔......就,回来了啊!这里是我家,我不回来能去哪?”

  “......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叶修一挑眉,手下滑到许博远的后脖颈处揉了揉,不出所料看到对方舒服地眯起眼,“......你现在是人形,就不能改一下猫的习惯?......”

  “啊?呃......”正在蹭着叶修的手的脑袋一僵,许博远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习惯没那么容易改啊......而且我化人的时间又不长......”

  “啧。”看着对方一脸乖巧,叶修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了一下许博远的额头。

  “叶修?”许博远一脸迷茫地看着他,然后就被对方拥入怀中。

  “......欢迎回来。”不想去问许博远失踪的这段时间到底去干什么,叶修满足地蹭蹭许博远的发顶,嗅到的还是熟悉的奶香味。

  “唔,我回来了。”乖乖地窝在叶修怀里,许博远自然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晚上烧鱼?”

   许博远的眼睛蹭地亮起来,“好!”

  “你先去洗个澡?洗完就有鱼吃了。”松开许博远,没忍住还是伸手揉揉他的头。

  “洗过了!”习惯地蹭蹭叶修的手,“在黄少家洗过了。”

  “......”


评论(3)
热度(4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