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猫的报恩(8)

想想还是再放一章吧=-=估计不久之后就能出一宣和印调了√然而我番外还是没动过......

【叶蓝】猫的报恩(1)

【叶蓝】猫的报恩(2)

【叶蓝】猫的报恩(3)

【叶蓝】猫的报恩(4)

【叶蓝】猫的报恩(5)

【叶蓝】猫的报恩(6)

【叶蓝】猫的报恩(7)






8.

   睡的正香的许博远感觉到有只手在逗弄自己的耳朵,不耐烦地抖了抖耳朵,甩甩尾巴抽了那条手臂一下警告人别再继续,可惜那只手的主人不怎么听话。许博远还是被逗醒了。

  “叶修!”呲牙发出愤怒的低吼声,尖利的虎牙反射着寒光。当然,那是许博远自己的假想而已。

   毕竟他的虎牙还是短了点。

  “醒了?”叶修心不在焉地继续逗弄着许博远柔软的耳朵,惹得他一爪子糊过去。

  “别动我耳朵!......你心情不好?”察觉到叶修的情绪不对,许博远收回爪子。

  “嗯......工作上遇到些事儿。”轻描淡写地敷衍了一句。

  “......我能帮到什么吗?”犹豫了一会儿,许博远还是主动凑过去,小脑袋蹭蹭叶修的手背,被叶修一手捞起来抱到怀里。

  “就你现在这样?”叶修没忍住笑,挑眉看他。

  “我现在这样怎么了!我还是能做很多事的好吗!”许博远又炸毛了。

  “比如?”随口回了一句,叶修抱着小猫团子去厨房找牛奶。“哎,你能吃点别的什么不?”

  “很多!......呃,鱼!”

  “除了鱼?”

  “其实人类能吃的我都可以啊!”许博远甩甩尾巴,换了个姿势继续窝着。“只不过黄少说我修为没补上,原形的话还是怕没法消化人类的食物。”

   听到许博远提起黄少天,叶修没由来地就觉得一阵心烦,放下牛奶盒的动作就大了点,吓得许博远整个身子抖了一下,“叶修?......”

  “......没事。抱歉。”冷静下来,将许博远放到桌子上,倒了一盆牛奶给他。

   有些担忧地看着叶修的背影,许博远甩甩尾巴,心不在焉地舔着牛奶,心下决定了一些什么事。

  “小蓝河?!”黄少天见到自家门口的许博远的时候心脏有点不太好,“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黄少!想来问你一些事儿。关于叶修的。”许博远蹲坐在喻文州家门口,一脸乖巧。

   黄少天赶紧将他抱回屋,“在外面别轻易开口说人话啊喂!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现在没人,我刚刚看过了。”舔舔自己的爪子,任由黄少天将自己放到沙发上,还垫了个枕头给他。

  “你想问啥?老叶怎么了?话说老叶怎么就让你自己这个样子过来找我了!说好的会好好照顾你呢?!我就知道那家伙不靠谱!下次见面我要......”

  “叶修照顾我照顾得很好。”许博远不得不打断黄少天的话,不然他别想在叶修下班之前回去了。“我......我是想问,叶修最近工作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啊?”黄少天眨一下眼,再眨一下眼,“他最近......老叶最近不是有个跟蓝雨、就是文州他们,的合作么?除了那个还能有什么让他心烦的?”

  “那那个合作有什么问题吗?”许博远小心翼翼地问。

  “能有什么问题?本来是为争夺一份地产的,不过文州后来主动提出跟他们兴欣的合作,现在应该是双赢的局面才对。”黄少天撇了撇嘴,伸手揉揉许博远的脑袋,“我去给你倒牛奶。”

  “好——”许博远答应得很愉悦。

   因为黄少天也是一只猫,更何况喻文州直到这件事,所以他买牛奶基本上都是挑好的买,牛奶盒上都是英文,一看就知道是进口的。

   一脸满足地舔着牛奶,许博远倒是没忘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来的。

   不过既然合作没事,那还能有什么事?

   不放心许博远这个样子自己回去,黄少天揣上家门钥匙,抱着许博远送他回去。

  “你确定送到这里就行了?”因为怕叶修到时间下班回家,许博远让黄少天把他送到大楼门口就不让他上去了。

  “嗯嗯!可以了!那我先回去了!谢谢黄少!”许博远挥挥爪子,一溜烟窜进大门。

   黄少天心累地叹口气,掉头往回走,结果就碰上了躲着的人,“卧槽老叶?!”

   使了点小法术打开家门,探了探脑袋确定叶修还没到家,许博远窜到沙发上,假装自己一直在家。

  “咔擦——”

  “叶修?”翻个身面向大门,许博远一脸乖巧,“欢迎回来?......”

   叶修的表情有些复杂,“你去找黄少天了?”

  “你怎么知道的?!”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完就懊恼地捂住了嘴,于是他干脆倒在沙发上装死。

  “我刚才碰到黄少天了。”叶修难得没被许博远萌到,应该说没心情。“你去找他有事?”

  “嗯......”许博远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总不能直说是因为担心他所以去问黄少天?

  “......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没跟我说的?”

  “啊?”叶修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他愣了半天,一脸懵,“还能有什么?”

   深深地看他一眼,“算了,没什么。”起身走回房间,也没给他倒晚餐份的牛奶。

   许博远被叶修突然的这么一出弄得一脸懵,想起来之前陈果告诉过他自己的手机号,趁着叶修去洗澡的空档,许博远挪开抽屉,翻出自己那部差不多要停机了的老人机——毕竟他当初刚修成人型也没怎么研究过人类的手机问题,黄少天虽然有介绍过,不过反正他也不怎么玩儿——拖着手机去到阳台,有点艰难地拨出陈果的手机号码。

  “喂?你好,哪位?”

  “喂!陈姐!是我!许博远!”许博远赶紧叫了一声。

  “小许啊!好久没联系过了!你现在怎么样?怎么这么突然地就取消了实习啊!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就不见人了!想联系你又不知道你手机号到底是多少。这是你自己的手机号不?......”

  “陈姐,我打电话是想问你些事儿来着!”许博远不得不打断陈果的话。怎么他以前没感觉陈果跟黄少天一样话唠......

  “什么事儿?”

  “叶修他......最近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儿?”

  “......”

   许博远直觉就是出事儿了,不然陈果也不会沉默那么久。

   大概过了十几秒,陈果才回答他,“哎......就是,之前不是说过跟蓝雨合作吗?你还记得吧?本来那次合作就是为了一份地产,合作结果是双赢的局面才对。而且真要说,兴欣对那份地产的把握其实也十拿九稳的。只不过......兴欣内部的一些资料不知怎么被蓝雨那边拿到手了......对这事儿也有影响,兴欣的把握也被大大削减了......”

  “......那那份资料?”

  “那份资料...呃......理应来讲是不应该被泄露出去的......因为......”陈果有些说不下去。

  “因为什么?”许博远感觉到可能跟自己有关。

  “......因为接触过那份文件的人,除了叶修自己,就......就只有你了。”

  “......”

  “啊!不过小许你要相信我们绝对没有怀疑过你!我是绝对相信你的!我知道你不会干出那种事的!而且你也不认识蓝雨那边的人吧?我知道......”

  “嗯,谢谢陈姐。”许博远没听她说完,轻轻回应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喂?喂!”“嘟——嘟——”


评论(1)
热度(67)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