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猫的报恩(7)

更了一个下午更完了这篇......

大概会出本w本子会有番外~有人想看吗_(:з」∠)_lof上面我就不会放完后续剧情了

【叶蓝】猫的报恩(1)

【叶蓝】猫的报恩(2)

【叶蓝】猫的报恩(3)

【叶蓝】猫的报恩(4)

【叶蓝】猫的报恩(5)

【叶蓝】猫的报恩(6)








7.

   早上七点,许博远良好的生物钟让他准时清醒过来。抖了抖耳朵,习惯性地舔舔爪子洗脸,甩甩尾巴窜出猫窝。

   才变回原形没几天,许博远就觉得自己已经要不记得人类的动作了。

   脚步轻快地窜进自己的卧室,现在睡在床上的人是叶修。

   猫特有的轻巧的弹跳力让许博远窜上床头柜,然后爬上床,凑到叶修身边,盯着叶修的背,许博远一爪子——当然,指甲没出来——拍在叶修身上,“叶修!起床了!”

  “唔......”叶修迷迷糊糊地哼哼了一声,身子一动就要翻个身。许博远赶紧跳到枕头上,防止自己被叶修压在身下的惨状发生。别想太多,就是猫身太脆弱而已。

  “叶修!该去上班啦!”欢腾地在柔软的枕头上打了个滚,许博远倒是没忘记自己过来的正事儿。

  “小许啊......别闹,回你窝去继续睡会儿......呼......”叶修迷迷糊糊地摆摆手,差点把许博远从床上扫下去。

  “喵呜!”本能地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他尾巴被叶修压到了。

   于是叶修的脸差点多道爪印。

  “真是怕了您了哎。祖宗你这么小小只就别跑床上来啊!我怕我没睡醒那会儿再把你给摔床下去!”叶修打个哈欠起来,很顺手地捞起小猫团子到自己怀里,走去卫生间刷牙。

  “谁叫你赖床!你没调闹钟吗!”许博远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他怀里。

  “我是老板我那么早去公司干嘛?”

  “就是因为是老板才要以身作则啊!”

  “啧啧,老板的特权不就这么用的?”

  “......真心疼你的员工!”

   瞎扯了半天,叶修收拾好自己,将许博远放回猫窝,“你自己待家里可以不?”

   许博远回一个嫌弃的眼神,“我成年了!”

  “明明还是这么点大的奶猫体型。”叶修嘲笑地比划了一下他的身型,趁着小猫爪子还没下来赶紧先溜出门。

   甩了甩尾巴,许博远后知后觉发现一个问题——叶修没给他留一天的口粮。

  “......”有些忧伤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再看看厨房的冰箱和储物柜。

   任重而道远啊!许博远!

   出了门已经坐在办公室里的叶修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然而又想不起来忘记了什么。被陈果打断之后干脆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于是叶修下班回来就看到一只蔫巴巴的小奶猫。

   猫盆是空的。

   自知犯错的叶修特别迅速地倒了一盆牛奶放到许博远面前,看着他喝完。

   然后就被许博远瞪了一眼,外带奶猫音的一声“哼”。

  “......饱了吗?”忍着没敢笑出来,叶修戳戳用屁股对着自己的许博远,“咳......那什么,是我不对。忘记给你备食了。”

  “哼!”人、不是,猫没转过来,依旧是一声哼哼。

  “别生气了呗?”叶修半趴在许博远身边,头凑过去看许博远的表情,虽说小奶猫的样子也看不出什么。

  “哼!”变回小奶猫的原形,许博远的心智似乎都退成了未成年一样。后来还被他自己嫌弃。

  “不然我做鱼给你?”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许博远的耳朵,差点被他糊了一爪子。

  “不吃!”很有骨气地喊了一句,如果忽略之前吞了口口水的话。

   轻笑一声,“真不吃?红烧鱼?清蒸鱼?”

  “......”小猫尾巴摇的特别欢脱,暴露一切。

  “真不吃?”挑挑眉,假装没看到小奶猫抖动的耳朵,叶修站起身,故意用可惜的语气说:“可惜了!亏我还让沐橙帮我买了没什么刺的......”

  “吃!”许博远直接扑到叶修身上,眼神充满期冀,仿佛已经看到了一桌的鱼。

   叶修莫名想起自己以前养的那只猫。赶紧用一只手托住他,“你淡定点!真不怕自己掉下去......哎,真是跟我之前养过的那只一个样。听到鱼就双眼放光。”

  “......猫不都一样嘛!”许博远有些心虚地窝在叶修怀里。

  “反应这么大的又不多。”叶修轻笑一声,一只手揉揉许博远的后脖处的位置,舒服得他打了个呼噜。

   因为许博远现在这个样子,公司那边的实习直接就黄少天代替取消——本来学校的那一层就是黄少天帮忙的——许博远的实习取消,陈果还惋惜了好久,说难得见到这么一个认真工作又不会有什么性子的大学生,结果没干多久就不干了。

  “我回来了。”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在沙发上打着滚的许博远一溜烟爬起来窜过去,“欢迎回来!”

   不,主要是他闻到了鱼的味道。

   揉揉小白猫的脑袋,早就注意到他盯着自己的袋子,叶修一手捞起来,“鼻子够灵的。”

   一人一猫就这么相处了一段时间,倒也算是和平。

  “老板早上好。”“早早早。”“老板早!”“早啊!”

   打着哈欠走回自己办公室,叶修随手将自己的包扔到桌上就打算补个眠——自从有了许博远这个猫形闹钟,叶修每天准时七点钟醒——被闹的。

  “咚咚——”“老板?”

  “...进来。”注定没得补眠。

  “之前跟蓝雨的合同出来了。不过......”

  “什么?”察觉到估计是出了什么问题,叶修放下刚拿到的合同。

  “就是......蓝雨那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我们的一些文件,这样一来对之前争夺的那份地产会有些不利......可能我们这边的把握就没那么大了......”

  “剩下多少?”

  “......百分之三十。”

  “......”

   猛地将那沓资料砸到办公桌上,紧了紧拳头,深吸口气,“怎么泄露出去的?”

  “这个......理应来讲是不应该会有内部人员泄露的道理的。因为那份文件除了老板您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接触过这份文件了......噢!还有个人可能接触过!”

  “谁?”

  “就前不久取消实习合同的那个大学生。”

   叶修愣了,“许博远?”

  “不记得了......好像是这个名字?之前他不是老板您的助手么?那除了您以外大概就是......”

  “他不会做这种事。”叶修径直打断员工的话,脚踩着地一转转椅,椅背对着那员工。

  “但是老板,之前我们不是还有人见到他跟蓝雨的老总喻文州和副总黄少天见面吗?您看这个......”

  “你可以出去继续工作了。”再次打断员工的话,叶修直接将人赶了出去。

   那员工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还是没再说什么退了出去。

   微微扭头,确定对方已经走出自己的办公室,门也被关上了。叶修才叹口气,重新拿起刚刚的那份资料翻了翻,心思却不在这份资料上。

  “蓝河啊......”


评论(17)
热度(66)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