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猫的报恩(6)

拖了好久的坑...爬上来填啦!!!

【叶蓝】猫的报恩(1)

【叶蓝】猫的报恩(2)

【叶蓝】猫的报恩(3)

【叶蓝】猫的报恩(4)

【叶蓝】猫的报恩(5)







6.

  “...叶修?”黄少天刚刚那句话还没说完,被叶修堵在话头上。

  “你怎么在许博远家?”叶修眯了眯眼,探头想往里看看,被黄少天挡在门口。

   两个都是工作上的老对手了,私底下其实来往还挺多的,互相之间都熟悉。“我还没问你呢!你把我家小蓝河怎么了?!这人是晕过去了?!”

  “......你家小蓝河?”叶修懵逼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说许博远。“...淋了雨着凉了。你家的?”

  “不是我......”“少天。”

   黄少天本来想回喷一句“不是我家的难道是你家的啊”,被从屋里出来的喻文州打断,乖乖将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喻文州?怎么你也在?”叶修挑了挑眉,“这到底是谁家?小许家还是你们俩的谁家?”

  “我......”“小许家。”再次被喻文州打断的黄少天一脸憋屈。

  “......”

   侧身让叶修进去,喻文州帮扶着许博远,跟叶修一起将人扶进去。这人能把他抱到家门口没摔都是个奇迹......

  “你们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情况?”将人安置在沙发上,叶修松口气,坐到沙发另一边看着喻文州在他面前放下一杯茶。

  “先不说这个小蓝河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晕倒了?!......算了我好像猜到了!”不等叶修解释,黄少天自己先打断他。

  “......刚刚那通电话是你打的?”叶修问。

  “是啊!”黄少天窜到许博远身边,小心翼翼地让人平躺在沙发上,也亏得这沙发够长。探了一下许博远额头的温度,黄少天皱起眉。

  “怎么样?”喻文州站在一边问他。

  “不怎么样。”黄少天摇摇头,“刚刚接触雨水太久了,有点麻烦。”

  “这是怎么了?”难得看到黄少天严肃的样子,叶修也开始慌了,“这不会淋了会儿雨就要出什么事儿了吧?......”

   黄少天表情微妙地看他一眼,“他淋多久雨了?...不对,应该说,他身上持续湿透的状态多久了?”

  “呃......半个多小时吧......”刚刚在他家也没来得及让人换套衣服,许博远就让他送自己回去了。叶修也没想起来换衣服这事儿。

  “很严重吗?”喻文州有些担忧地问。

  “......如果是我的话倒还没什么,但是小蓝河他修为不深啊......”

  “......我是不是听错了?修为?”叶修捕捉关键词的反应挺快。

  “等会儿再跟你解释!”黄少天利落地甩了一句,一只手贴在许博远的额头上,张了张口刚准备又说句什么,猛地反应过来他们还在客厅,抬头看了叶修一眼,扭头跟喻文州说:“文州,帮我搭把手!”

  “嗯。”喻文州什么也不问,帮着黄少天将许博远拉起来,两个人扶着许博远进了卧室,然后喻文州走出来之后将卧室门关上了,叶修听到黄少天在里面将门给反锁。

  “......这是要干嘛?”叶修全程一脸懵逼。

  “搞事情。”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黄少天打开门,抱着一只白猫走出来。

  “......这是干啥?变魔术?大变活人???”叶修更懵了。

  “咳。”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抱着白猫坐到沙发上,清清嗓子,“咳咳......老叶你淡定点听我说啊!...不是你先坐下!我怕你听完以后摔了......别撑着沙发!那什么......其实我和小蓝河......不是,许博远,都不是人类。”

  “......”

  “......”

  “......”

   五分钟过去,叶修还是没说话。

  “老叶?老叶!回神了!我还没说完!”

  “啊?啥?......噢,你继续......”叶修猛地回过神,整个人还处于一种半懵逼的状态——被吓的。

  “先听我说完!”黄少天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边顺着怀里的白猫背上的毛边解释,“我跟小许不是人类,是猫妖。呃......说是妖也不太对...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吧!我修成人型的时间比较长,成年也早。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我现在也有二十多岁了。不过小蓝河他才刚修炼成人,按照人类年龄来算也只是刚满二十,在族群里也是刚成年而已。虽然说才成年就已经能修成人型的确很了不起,但是修为暂时还没跟上,所以对人型的身体也会有一定影响。举个例子来说,猫怕水。人类的洗澡洗脸什么的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那是在基于身体保持湿透的状态时间不长的情况下。如果是淋雨这种情况,就蓝河的体质,不能超过十分钟,不然......”

  “不然怎么样?”见黄少天没说下去,叶修急切地追问。

   看了眼怀里的小白猫,“虽然说不至于不能再变回人型,但是会保持一段时间的原形,等修为补上。而且保持原形的这段时间,小蓝河的身体会非常虚弱。”

   莫名的,叶修感觉自己松了口气。然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对面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直直地盯着他,下意识往后挪了挪屁股,“......你们盯着我干嘛?”

  “你害的!不应该是你来负责吗!”话是这么说,不过黄少天抱着猫化的许博远小心翼翼的也没见他有交给叶修的意思。

  “......那你倒是给我啊?”

  “我就知......等会儿老叶你答应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黄少天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只想撤回刚刚说过的话。

  “你说的啊,我害的。做人的责任我还是有的。”叶修说的一本正经,朝黄少天伸手示意。

  “......我比较担心把小蓝河给你了,他以后还能不能化回人型。”

  “...你对我就这么不放心?”

  “废话。”

  “......”

   不情不愿地将怀里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小白团子放到叶修手上,黄少天依旧不放心地叮嘱各种注意事项,“你照顾好他啊我告诉你!他猫化期间还是能说人话的,不过身体会blabla......所以你要blablabla......”

   抽了抽嘴角,虽然满是不耐烦的表情,但是叶修还是细心地记下了黄少天说的注意事项,然后在黄少天一步三回头要杀人一样的注视下淡定地将他们俩送走。

   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那一团小生命,脆弱得似乎轻轻一捏就会熄灭生命的火苗。许博远还没清醒,呼吸不深,贴着叶修手臂的胸口起伏也不大。叶修没由来地觉得心疼。

   盯着小猫团子的背部盯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发现白团子的背上有一道不怎么明显的蓝色,像是一条溪流穿过白雪覆盖着的平原。

   怪不得叫蓝河。轻笑一声,抬头扫视一圈许博远家的装饰,很简单的装修,家具也没多少,估计是刚搬进来没多久。

   一手托着还没清醒的许博远,另一只手有些艰难地收拾起猫窝——黄少天友情提供。

   许博远是在叶修收拾猫窝的时候醒的。

   因为单手不方便,所以叶修还是将许博远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沙发上,然后轻手轻脚地收拾起猫窝。

  “......叶修?”半清醒半迷糊的许博远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还没开机完毕的大脑没控制住嘴,一个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叫了一声。

  “嗯?”叶修好不容易折腾完猫窝里铺着的垫子,听到声音回过头,“哟,小许你醒了啊。”

  “嗯...不对...”突然感觉到身体明显不对的许博远整个人都僵住了,脑袋僵硬地低下去看自己的身体,摆在面前的是一双猫爪。“啊啊啊啊啊啊——”

  “啧啧,别叫唤了。黄少天都跟我说了。”叶修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捣鼓猫窝的内饰。

   人不如猫。

  “......黄少跟你说我们的身份的事了?”许博远小心翼翼地问。

  “嗯。猫妖是吧?”

  “不是妖!”

  “那是啥?猫精?”

  “......”

  “反正就那意思。他说因为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所以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哈??”许博远傻了。

   终于折腾完猫窝,叶修伸个懒腰,转过头来顺手捞起小白团子,放进猫窝,“怎么样?试试?我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弄好了!”

  “......好硬。”

  “不会吧???我铺了两层毯子了!”

  “......”许博远在里面站起来转了个圈,“还是枕头软。”

  “......我还给你放个枕头进去?这也不够位置放啊!”

  “喵呜......”垂头丧气的许博远猫耳朵都不开心地耷拉下来了,小奶猫呜咽了一声。

  “好好好!我给你放个枕头!”叶修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太好。

   在许博远空荡荡的衣柜里翻出一个稍微小点的枕头,叶修研究了一下怎么放进去比较合适的问题。

  “...你就不怕吗?”许博远趴在沙发上甩着尾巴,看着叶修忙里忙外。

  “啊?啥?”

  “就......不是人类啊。”许博远自己说出来感觉有点别扭。

  “这有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终于将枕头给塞了进去,叶修一只手又伸过来将他捞起来放进窝里,“怎么样?”

  “唔......”踩了踩柔软的枕头,小白猫的小脑袋蹭了蹭枕头,舒服地打了个呼噜。

   叶修说他需要输个血。

  “小许啊,你家卫生间在哪?”折腾了半天终于折腾完,叶修站直身子问了一句。

  “卧室旁边。”许博远从猫窝里探出个小脑袋,“你什么时候回去?”

  “啊?赶我走?”叶修回头看他一眼。

   许博远莫名地一慌,“没有!不过现在不是很晚了吗?......”

  “你刚刚没听我说?这段时间我照顾你啊。”叶修伸手过来揉揉小猫脑袋,“住你家行不?不然把你带去我家也行。”

  “......”许博远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太好。


评论(3)
热度(76)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