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Chapter.8

 

  “喂喂?人齐了吗?还有谁没上YY的?群里帮忙叫一声。”

   周末,时隔多日,因为烛龙殿团,燕昀修再次爬上帮会的YY频道,刚进去就听到帮主说话。此时YY内已经有五个人,加上他就只剩下两个没来的。燕昀修扫了眼其他人的ID,没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犹豫几秒钟还是开麦问一句:“我师傅没来吗?”

  “你师傅?......啊!你是燕君燐是吧,他说今天有事,不来了。”帮主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谁。

   燕昀修道声谢,有些遗憾地闭了麦。

   烛龙殿打起来不算太难,更何况团里的人除了他都是pvp、pve双修,装备都是齐全的,帮主指挥起来也轻松。唯一比较遗憾的就是没出挂件,帮主夫人想要的蝎心忘情也没出,倒是出了个马头。

  “事实证明,皇竹草还是一如既往地只红马具。”帮主在YY里做了最后的总结——这本是皇竹草黑的。

  “毕竟他是个天策。”黄叽开麦补充一句,声音倒是出乎意料地年轻,像个高中生一样。如果不是之前群聊里提到过黄叽是个工作党,燕昀修差点就要以为这人这会儿是逃课出来打游戏了。

   燕昀修轻呼出一口气,向后一靠倒在椅背上放松,随手拿起放在电脑边上充电的手机,拔掉充电线,刚开机就是一条来自高中同学的消息。

【逗比羊:我跟你说,你今天不来真是亏大发了!

燕君燐:?】

   他们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不过因为早就和帮会的人约好打烛龙殿,燕昀修就没去。

【逗比羊:你知道今天都有谁来了不?

燕君燐:......你当我神?不去还能知道有谁来?

逗比羊:呵,愚蠢的地球人

逗比羊:你就后悔去吧!

燕君燐:?Sb滚

逗比羊:?????

逗比羊:我说了你有本事别来求爸爸我爆料!!!

燕君燐:呵

逗比羊:你初恋来了

燕君燐:??????????????

逗比羊:呵】

   姑且无视逗比羊的嘲讽,燕昀修的初恋就是他来玩剑三的动力。那是他高中的一个校友,不同班且不同科,他是理科班,他的初恋是文科班,而且是文科的重点班。当时他们学校文理班不在同一栋楼,文科班在前座,理科班在后座,燕昀修他们班所在的位置刚好与他初恋的班遥遥相望。更凑巧的是,两个人都是窗边位,燕昀修在靠门的第一列第三排,他的初恋在靠里的第八列第三排,一扭头就能对上视线,那是燕昀修整个高三最期待也最幸福的时候。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在那个简单的少年时代里,与喜欢的人对上视线,有时幸运地收获一个哪怕只是礼貌性质的微笑,也足以让人激动个一整天了。

   至于燕昀修是怎么认识他初恋的,倒也算是个乌龙。

   那会儿文理刚分班,燕昀修还没摸清教师办公室的位置。文科班的老师办公室在前座侧栋五楼,理科班有些老师的办公室在后座,有些在前座侧栋六楼,燕昀修作为物理课代表总要往办公室跑。于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摸清办公室位置的燕昀修就迷迷糊糊地跑去了前座侧栋的五楼,然而等他到了办公室门口小心翼翼地朝里面瞄一眼,没发现自己要找的人,结果一脸懵逼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唐夜久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同学?请问你找谁?”

   清冷干净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如同夏夜里洒落在街道两旁的几束月光。有点声控属性的燕昀修瞬间沦陷,慌乱地转过身,面前是穿着校服外套比他矮了小半个头的少年,面容清秀,因着天生一副娃娃脸而看上去比同龄人稚嫩不少,却又带着不符合这张脸的沉稳气息。此时少年的嘴唇微微抿起,眸中带着少许困惑歪了歪头看着他。

   冰壶见底未为清,少年如玉有诗名。

   燕昀修不记得自己是从哪儿看到这两句诗了,理科生也不会去琢磨这究竟是何种含义,他只是在那一瞬间就觉得,面前的少年就是这样的人。

  “同学?”见对方没有回应,唐夜久微皱起眉又喊了一次。【小剧场:唐夜久:其实那会儿我去主动问话完全是因为这人挡着路太碍事了......】

  “啊?......啊!不好意思!呃,我是来找刘老师的!”燕昀修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得差点将抱着的一沓作业丢到地上。

  “刘老师?”唐夜久愣了愣,重新上下打量遍面前的人,不知是回忆了什么,沉默几秒后再次开口:“你是理科班的吧?”

  “呃,是。”
  “理科老师的办公室在楼上。这里是五楼。”

  “噢......不好意思,谢谢你啊!”燕昀修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还有什么事吗?”见他半天没之后的动作,唐夜久好耐性地又问一句。

  “呃......能不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搭讪,满满的局促不安与慌乱,涨红了脸不敢直视面前的人,却又忍不住期待般偷瞄两眼。

   大概是因为他的这幅好笑模样,唐夜久勾起了唇角,话语间带着笑意,“我叫唐夜久,文科二班的。”末了,停顿几秒,又带上几分调侃道:“礼尚往来?”

   燕昀修是在五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燕昀修,理科八班的。”

   唐夜久只点点头,唇角的笑意未敛,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又有些为难地皱皱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燕昀修看得茫然,终于还是面前的人再度开口:“......不好意思,请让一下,你挡着我的路了。”

  “啊!不好意思!”燕昀修赶紧站到一边,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傻透了。这是他后来对自己的评价。

   但也因为这乌龙的初见,燕昀修开始关注起唐夜久这个人。

   他是文科二班的,据说成绩很好,常年排在年级前十的位置,拿手科目是语文和英语,还是语文课代表,文综里地理比较弱。比较好静,很少见到他跟班上的其他男生一起打球。在文科班中似乎人缘极佳,另外几个文科班里一大半都是他的熟人。

   怎么得到这些情报的,燕昀修只能说,有个不同科还在各种环境下都吃得开的死党真的很重要。

   两人再一次比较正式的见面是在他们班的一节历史课上。彼时反向科目的水平测还未结束,而凑巧的是,燕昀修他们班的历史老师刚好就是唐夜久的班主任,一个有着十年教龄的中年男人。

   那会儿其实已经下课了,只不过他们班还在拖堂,他又刚好被点名起来提问,因为答不出来还站在那儿,结果一扭头就看到教室门口有些犹豫不决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这会儿进来的唐夜久。

   燕昀修当时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

   他们的历史老师恰巧也发现门口自己班上的学生,倒也不在意此时还没正式下课,径直招招手让他进来,“哎!你来得正好!唐夜久,你告诉他,辛亥革命是什么时候哪个事件为起点爆发的?”

   突然被叫进去的唐夜久也是一脸茫然,但还是条件反射地回答:“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为起点。”

   历史老师满意地点点头,重新看向依旧站着的燕昀修,也没生气,语气满是调侃:“记住没?这可是历史年级排名第二,亲自告诉你答案了!能记住不?”

   怎么可能记不住?燕昀修暗想。直到反向科目水平测结束、甚至高考都结束了,他依然记得这道题的答案。

【逗比羊:??????

逗比羊:人呢?????

逗比羊:你该不会是把手机摔了吧??????

逗比羊:Hello?Hello????????

逗比羊:燕昀修?!!!!!!!

逗比羊:我靠亏我还想着给你发照片你就这样对你爸爸我???????

逗比羊:我倒计时了啊?!

逗比羊:喂喂喂??????】

   猛然从回忆中惊醒,燕昀修揉了揉眼,轻“啧”一声重新将视线放回手机屏幕上。

【燕君燐:谢谢大佬,求照片

逗比羊:啧啧啧

逗比羊:叫声爸爸就给你

燕君燐:?

燕君燐:最近很拽啊儿子

燕君燐:是不是又嫌皮痒痒了?

逗比羊:??????????

逗比羊:靠靠靠!!!

逗比羊:算了不逗你了

逗比羊:照片拿去!欠我一顿饭!

逗比羊:[图片]

逗比羊:[图片]

逗比羊:[图片]】

   燕昀修直接点开原图,一看就是偷拍的照片,像素不算高,光线还不是很好,照片里的人只露了侧颜,还被人挡了一部分。燕昀修撇撇嘴,向左一滑滑到下一张,虽然依旧是侧颜,但总算是没了别人的遮挡。

   照片里的少年一如曾经的模样,变化出乎意料并不算大,也许是因为那张天生的娃娃脸。不知在看些什么,嘴角勾起,眼睛微微睁大,兴许是光线的缘故,看上去眸中仿佛落满了点点星星。

   你的眼中有星辰大海。

   燕昀修久违的文艺范又出来了。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按下保存,设置成手机主屏壁纸。完美。

   后面还有几张基本都是合照,没了唐夜久的单人。燕昀修随意划过去,看到最后一张,是逗比羊和唐夜久两个人的自拍,估计是逗比羊强拉过来的,唐夜久整个人还是侧着身子,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

   燕昀修在认真思考着这图要怎么p才能p掉他碍眼的高中同学。

【逗比羊:怎么样!

逗比羊:爸爸是不是对你很好!

逗比羊:为了你我还特地拉你初恋过来拍了一张!!!

燕君燐:谢谢大佬

燕君燐:那什么

燕君燐:你能不能把你自己p掉?

逗比羊:..........................

逗比羊:你大爷的燕昀修你给我滚啊!!!!!!!!!!!!】


评论
热度(13)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