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Chapter.7

 

   直到两方的人都静默了差不多一分钟,躺在地上的小琴太头顶才慢悠悠冒出一行白字。

【近聊:唐莫非:什么?】

   只见唐莫非不紧不慢地原地复活,拍拍衣摆上沾染的尘土,向四周一扫才注意到目前是个什么状况。紧接着一行白字又跳出来。

【近聊:唐莫非:你们怎么来了?刚刚洗澡去了】

   燕昀修觉得,埋他的人大概要被他气死了。

【近聊:随遇而安:打不过就直说呗,装什么挂机啊菜比

近聊:落雨听:人家傍着条大腿呢!可不敢惹哟!】

   燕昀修还没反应过来这两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见刚起身连血都没来得及坐满的琴太突然抬手拨动琴弦,凛冽的曲音过后是一声惨叫——刚刚说话的那个随遇而安成了灰名倒在地上。

【近聊:唐莫非:不好意思,你刚刚说谁打不过?

近聊:随遇而安:**唐莫非 你个****】

   这得是说了什么话才被系统屏蔽成这样啊?屏幕前的燕昀修忍不住皱了皱眉。下一刻,唐莫非就组进了他们的队伍。

【团队:唐莫非:你们不是大跑商吗?

团队:一只黄叽:跑的时候就看到你被悬赏了

团队:一个奶毒:怎么还缠着你不放啊,没完了??

团队:曲渊恕:没事吧?

团队:唐莫非:没事,你们谁要拿钱的?来拿悬赏

团队:曲渊恕:......

团队:一个奶毒:......

团队:一只黄叽:我开个小号上来

团队:唐莫非:嗯

团队:唐莫非:赶紧的,看着难受】

   对面的人倒在地上也没有复活起来,依旧在近聊频道不停地骂,说的话也毫不客气。即使是燕昀修这种好脾气的人看了都不由感到恼怒,然他们队伍里的当事人却无所谓地在原地调息打坐,甚至还在团队频道里跟其他人闲扯,但就是对这件事避而不谈,哪怕是被曲渊恕他们直接提起。

   没一会儿,一个ID为藏剑山庄的叽萝忽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突然就转着风车直直地朝这边扑过来。只听一声惨叫,刚回满血的唐莫非重新倒在地上,连带着倒下的还有对面的一个红名小号。

【团队:假腿批发商:才一段时间没见,黄叽的叽萝女儿怎么又多了套外观

团队:曲渊恕:习惯就好

团队:一个奶毒:习惯就好

团队:一筐皇竹草:我买的

团队:杨一心:????????

团队:曲渊恕:????????

团队:一个奶毒:????????

团队:天策府第一帅:????????

团队:唐莫非:?

团队:一筐皇竹草:......

团队:一筐皇竹草:我看着好看就买了啊,怎么了?......

团队:一个奶毒:这到底是谁的号?!

团队:曲渊恕:呵,这其实是他们俩的女儿

团队:杨一心:没毛病

团队:轻书漫:没毛病

团队:一个奶毒:没毛病

团队:一筐皇竹草:......】

   唐莫非重新爬起来又坐下,周身环绕着绿幽幽的怨气,血量上限掉下了一半。团队面板显示离线状态的黄叽名字重新亮起,还刚好就在唐莫非面前的位置上。

【团队:一只黄叽:?

团队:曲渊恕:莫非有顺气丸吗?

团队:唐莫非:没有

团队:一筐皇竹草:我包里还有几个,来交易

团队:一只黄叽:不用,我给他】

   才说完,唐莫非就被砸了一脸顺气丸和金。

【团队:唐莫非:......

团队:唐莫非:真不用一组的......

团队:曲渊恕:......

团队:曲渊恕:黄叽你批发顺气丸?......

团队:一只黄叽:以防万一】

   方才被黄叽的风车波及到的小号大概也是对面的人,只不过是对立阵营的。被刮倒在地后同样没起,突然就开始喷他们针对小号,被他们直接无视。

  “阿修你睡不睡?我要睡了!明天早上我还有课。”上铺的室友探出个头喊他。

  “啊?噢!我也准备睡了!”燕昀修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匆匆应一声,在团队频道迅速打了句“我先下了,明早还有课”便如落荒而逃般退了游戏,连队伍都没来得及退。

   每次当他们说起以前的事的时候,燕昀修总觉得自己局外人的身份特别明显。他也的确是个局外人,不比帮会这群已经认识了大概有一年多甚至也许还不止这么短时间的亲友们,他只是个刚开始玩的纯小白。然而这种每次被明显隔绝在外的感觉总让他有些不舒服,却又什么都不能说。

   怎么突然变矫情了。燕昀修暗自嘲一句,关上电脑。

 

  “今天中午吃啥?下午第一节还有课,肯定回不去宿舍了。”室友伸个大大的懒腰,一手臂将燕昀修勾过来搭在他的肩上。

  “松手我靠!......商业街呗,不然你还去吃饭堂?”燕昀修直接一巴掌呼过去。

   他们今天接近满课,从早上第一节一直上到下午第四节,中间午休时间才一个半小时。

  “啊——我好想去吃烤肉!”舍友没理会燕昀修的抗议,干脆直接蔫巴巴地瘫在他身上发出一声哀怨的叹息。

  “滚蛋!周末自己去!”燕昀修翻个白眼,毫不留情地把人推下去。

  “别啊!阿修跟我一起去啊!你不去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

  “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烤么。”

  “没错!”

  “......呵呵。”燕昀修将书包带随便往自己肩上一甩,“我只给我对象烤,你是我对象么?边儿呆着去。”

  “重色轻友!!!”

  “呵。”

   帮会群突然跳到聊天界面的最顶端,一个“有全体消息”将全部人都给炸了出来,未读消息不断增加。燕昀修点开帮会群聊,是帮主圈的全体成员。

【夜雨十年灯

假腿批发商:@全体成员 出来了出来了!周末烛龙殿团报名了啊!有需求的自己说不然到时候直接出本打一架!

一筐皇竹草:马和马具

一只黄叽:......马和马具还需要考虑谁要?

假腿批发商:我就意思意思问一下,看你们谁手速比皇竹草快

一个奶毒:单身多年的手速

曲渊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一心:之前不是说大明宫吗?

假腿批发商:忘情说想要蝎心忘情

杨一心:噫——

曲渊恕:一嘴狗粮

一只黄叽:不吃不吃!拿走拿走!

一筐皇竹草:那夫人要白骨哀么?

假腿批发商:她不要挂件

曲渊恕:莫非估计会要挂件

假腿批发商:@唐莫非 团宠出来,烛龙来不来?挂件要不要?

天策府第一帅:我也想要马具...

一个奶毒:你和皇竹草打一架吧

一筐皇竹草:?

天策府第一帅:......

天策府第一帅:不敢不敢,打不过打不过,告辞告辞

柳依依:拒绝三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依依:帮主我报名!

轻书漫:我也去!

轻书漫:我想黑大铁!

假腿批发商:好的,大家的工资有了

轻书漫:???

假腿批发商:开个玩笑。你们有需求重了的到时候自己roll去吧

假腿批发商:@唐莫非 团宠人呢?

曲渊恕:估计还没下课吧

假腿批发商:莫非那个徒弟是不是也要来?

一个奶毒:@燕君燐

曲渊恕:我记得说来的

轻书漫:那会儿不说的是大明宫么

曲渊恕:反正都是打本没差啦!

轻书漫:......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燕君燐:我也去,只要不嫌我纯小白...

假腿批发商:没事没事,反正都是自己帮会的

假腿批发商:现在就是我,忘情,燕君燐,皇竹草,柳依依,轻书漫。其他人来不来啊?黄叽?天策府第一不要脸那个?

柳依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曲渊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奶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奶毒:还有我!

假腿批发商:好的,加上奶毒

一只黄叽:笑死我了

一只黄叽:我也去

天策府第一帅:......

天策府第一帅:我不去了!有小情绪了!帮主你说清楚!谁不要脸!!

假腿批发商:谁回我我说谁

天策府第一帅:嘤嘤嘤不去了!!!我要找情缘缘哭诉!

假腿批发商:呵,说得好像谁没有情缘似的[烟.jpg]

曲渊恕:......告辞

一个奶毒:......告辞

一只黄叽:......告辞

轻书漫:......告辞

柳依依:......告辞】

  “喂!吃什么啊!赶紧的!盯着手机屏幕傻笑毛线呢?”正看着手机乐呵的燕昀修后脑勺突然受到重击,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卧槽!......呃,跟你一样吧。”随意地摆摆手,燕昀修的视线只匆匆扫过菜单就直接放弃选择。

  “我说你是不是网恋啊?成天看着手机傻乐呵。”室友凑到燕昀修身边好奇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却被正主侧过身挡住。

  “网恋你个头!跟帮会里的人聊天呢!”

  “我跟你说,网恋不好,小心见光死!”

  “滚蛋!”

   早在开始玩剑三以前,燕昀修就老听身边玩剑三的朋友嚷嚷一句话:只剑侠不情缘。在得知他要入剑三之后,这些个朋友都是端出一副语重心长过来人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说,兄弟,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千万别找情缘,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燕昀修一脸懵逼地点点头。

   情缘是什么?能吃么?

   至于现在么......瞥一眼已经暗下去的屏幕,他将手机塞回裤袋内,没看到群聊最新发出的一条消息。

【夜雨十年灯:

唐莫非:不去了,我周末有事】


评论
热度(10)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