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存稿完美告罄,最近转型原耽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Chapter.6

 

   唐莫非不在线,帮会的其他人燕昀修也不熟,不好意思问他们他接下来应该干嘛。原本以为靠谱的两个人此刻还在插旗,甚至从扬州河边一路打到扬州城门口,跟一群插旗的人混在一起,技能特效满天飞。燕昀修的苍爹孤零零地站在插旗区域的正中央,身前“哗”地一下出现一面刀墙几乎贴上他的脸,头顶呼啦啦飞过一面盾,脚边是在地上打滚的秀姐,身后是个切剑的琴萝。燕昀修觉得,自己站在这就好比一只小虾米混在一群大鱼中间,特别不安全。

   大概是终于想起还有个可怜巴巴不知所措的小白,军爷终于停下在雁北面前再次插上一面大旗的动作,焦点一变转到燕君燐的身上,密聊过来。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来来来,再插两把旗就带你去排22】

   燕昀修又傻了。什么情况???突然就要上竞技场了?!

   终于得了空休息的雁北一个蹑云窜出插旗区,在距离他们俩不远的地方打坐回血,近聊还好兴致地刷了句“老板加油”。

   事实证明,加油是加不起来的,这辈子都加不起来的。

   在燕昀修被军爷按在扬州城门前的地板上从左边摩擦到右边再从右边摩擦到左边数次之后,军爷终于停下了点他插旗的手。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走!带你排22去!】

   刚义务搞完卫生擦完地板的小苍爹可怜巴巴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满满的灰尘坐下打坐回满血,仿佛整张脸都写满了生无可恋。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现在?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事,看我1v3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毛病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如果被平沙了我不就是1v3了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竞技场这种东西,对小白、尤其是对他这种纯白来说,是个很一言难尽的地方。虽然他白,但是这也不妨碍他跃跃欲试啊!于是燕昀修期待而紧张地接了军爷的名剑队组队邀请,他们俩的队名也是简单粗暴得想让燕昀修打人——集火那个岔小劲。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上YY,来我频道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xxxxxxxx】

   燕昀修看着那个队名冷笑一声,然而还是乖乖地爬上了YY。自从上次帮会开完歌会之后他就没再上过YY,虽然帮主说过平时没事也可以去帮会YY跟他们聊天,不过和一群并不熟悉的人待在一起,燕昀修还是觉得不自在,更何况他们认识的中介唐莫非又不在那。

   登上YY,他点进军爷发过来的那个频道号。频道的名字叫“天策府第一帅”——燕昀修对这个名字只有吐槽的心。进去了才发现这也是个帮会频道,下面还有很多的小房间,只不过现在只有军爷一个人在,直到他跳进频道的提示音响起,军爷那个马甲左侧的绿灯闪了闪,紧接着一个有些跳脱的大叔音也跟着响起来。

  “喂?琴太小徒弟?来了吗?”

  “......嗯。”燕昀修对这个称呼怎么听怎么觉得——你其实就是为了占我师傅的便宜吧?!

  “这么高冷?来来来,你去排!进场看我如何一挑三!”司徒雷霄倒是并不在意燕昀修的语气,游戏里的军爷原地蹦跶两下催促他去排队。

   燕昀修和司徒雷霄排了几把22,几乎每场都是燕昀修上台吸引对面注意然后司徒雷霄再冲过来一口气干掉对面的。幽幽地叹口气,小苍爹一脸复杂地躺在青竹书院的地板上看着上方蓝蓝的天空——地板好凉。

   不过军爷的胜率的确是高,到现在为止他们就没输过,轻轻松松上了四段。

  “怎么样!琴太小徒弟,我是不是很厉害!”YY里的军爷也在嘚瑟。

  “......嗯,很厉害。”燕昀修老老实实地夸了一句。

   结果司徒雷霄嘚瑟得更厉害了。

  “我这是先带你体验一下22,之后你就可以自己去散排搞搞装备了。”司徒雷霄说。

   燕昀修再次“嗯”了一声,没太当回事,直到后来他自己去散排的时候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多么残酷,有人——尤其是技术好的人——带你竞技场,到底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司徒雷霄带着燕昀修打了一个下午的22,燕昀修的晚饭都是让舍友帮忙带回来的。中途司徒雷霄走开了几分钟去拿外卖,燕昀修就站在排队那里百无聊赖地一一扫过周围玩家头顶的ID,偶然间注意到一个同帮会名字的人,还未来得及细看,对方就已经神行跳走,他也就作罢。

  “回来了回来了!继续排!”另一边的军爷一坐下就嚷嚷起来。燕昀修能听到放下东西时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不先吃饭?”

  “不碍事!排!”

   于是他们俩就一直排到唐莫非上线。

【唐莫非悄悄地说:徒弟?

唐莫非悄悄地说:你在散排?】

   这会儿的燕昀修刚好打完一场出图,随便扒拉两口饭赶紧回复唐莫非的密聊。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不是,跟别人组排22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一个军爷,刚刚插旗认识的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司徒雷霄]

唐莫非悄悄地说:......军爷啊

唐莫非悄悄地说:嗯,你们排完叫我】

  “哟,你师傅上线了啊。”与此同时,司徒雷霄大概也看到了好友上线的系统提示,在YY里含糊不清地说。游戏里的军爷也停下了在地板上来回摩擦的动作,只听一声组队提示音响起,唐莫非的ID突然出现在团队面板中。

【小队:唐莫非:?

小队:司徒雷霄:哟,小妖孽

小队:唐莫非:你没欺负我徒弟吧?

小队:司徒雷霄:啧,什么话!我可是带了他一整个下午的22!现在打上六段了

小队:唐莫非:嗯,辛苦了

小队:司徒雷霄:你要怎么报答我?

小队:唐莫非:两筐皇竹草,不客气

小队:司徒雷霄:......

小队:司徒雷霄:滚蛋!我帮会仓库放了一堆!

小队:司徒雷霄:以身相许怎么样

小队:唐莫非:我对军爷没兴趣

小队:司徒雷霄:你想要什么体型!爸爸我开个新号给你!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军爷别闹。你们俩排完了吗?

小队:司徒雷霄:你带走吧,我自己散排去

小队:唐莫非:徒弟你还排吗?

小队:燕君燐:不了】

   他今天擦的地板已经够多了。屏幕前的燕昀修一脸冷漠地咬住勺子。

【小队:唐莫非:那我带你去打本?】

   燕昀修刚想答应下来,游戏界面突然跳出一个系统提示:帮会[假腿批发商]希望您现在传送到对方身边,是否同意?燕昀修之前无聊看剑三相关视频的时候看到过,这是帮会拉大旗了。虽然不知道这时候拉大旗是要干什么,不过作为一个刚入帮的小白新人,不去好像会显得太不友好。燕昀修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在队伍频道发过去。

【小队:燕君燐:师傅,帮会拉大旗了

小队:唐莫非:怎么这时候拉大旗了?

小队:司徒雷霄:大跑商吧

小队:唐莫非:哦对,那你去吧

小队:司徒雷霄:小妖孽,跟我组排去不?

小队:唐莫非:不去,懒

小队:司徒雷霄:#鄙视那我退队散排去了

小队:唐莫非:好

小队:唐莫非:徒弟你去吧

小队:燕君燐:好】

   燕昀修的苍爹过图完毕在黑戈壁落地,周围是几个熟悉的绿名,其中就有他现在的帮主,还有苍爹大佬燕君歌和之前的琴娘黄叽几个人。帮主似乎是转了个视角注意到他有些惊讶,炮哥后退了两步又重新上前,“叮咚”一声密聊就发了过来。

【假腿批发商悄悄地说:哎,我刚才把你也拉过来了??

你悄悄地对假腿批发商说:?嗯

假腿批发商悄悄地说:抱歉抱歉!大跑商必须要帮会成员入帮满七天才能有奖励,刚才可能是没注意随便点了人,不好意思啊!

假腿批发商悄悄地说:不然你也跟着跑一次熟悉一下?还是你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燕昀修茫然片刻,才想起来自己入帮才刚两天,不过此时此刻也没什么事可做,师傅刚才说去打本,这会儿估计已经开始打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找过去。军爷么.....估计已经在竞技场里虐人了。于是燕昀修便作罢,回复他自己也跟着跑一次熟悉一下。帮主下一秒就扔了个组队邀请过来。

   团队里已经有几个人在,见到他进组,第一反应就是:哎,你不是才入帮两天吗?怎么也来跑商了?

【团队:假腿批发商:还有谁要来跑的?群里发过消息没?

团队:一只黄叽:发过啊,我就是被炸出来的

团队:一个奶毒:发了

团队:杨一心:军爷好像说过要来!

团队:假腿批发商:那人呢??

团队:假腿批发商:现在人不多啊!

团队:一只黄叽:他刚下班吧

团队:假腿批发商:谁?皇竹草?

团队:一只黄叽:嗯

团队:曲渊恕:黄叽你怎么知道的!?

团队:一个奶毒:噫你们俩果然有一腿!

团队:一只黄叽:......滚蛋!

团队:假腿批发商:行了行了别闹了!我再拉一次聚义令啊!你们上群里喊一下人!二十分钟之内必须到齐!

系统:[一筐皇竹草]加入队伍

团队:一筐皇竹草:来了来了

团队:一个奶毒:说曹操曹操到

团队:曲渊恕:yoooooooo

团队:一只黄叽:......

团队:一筐皇竹草:???

团队:一筐皇竹草:发生了什么???

团队:一个奶毒:没什么没什么!】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策藏吧。窥屏的燕昀修默默地想。

【团队:一个奶毒:那他也跟着跑吗?莫非的徒弟

团队:假腿批发商:先让他跟着熟悉一下吧,反正之后也是要跑的

团队:一个奶毒:好

团队:一只黄叽:莫非又打本去了

团队:曲渊恕:正常

团队:曲渊恕:他在做成就

团队:一筐皇竹草:什么成就?

团队:曲渊恕:就是那些本的成就啊,他好像有些小本的没拿到

团队:一只黄叽:来跟帮会团啊!帮主之后还打算开大明宫来着

团队:曲渊恕:我之后去问问吧

团队:假腿批发商:直接在群里叫他不就好了。你们有什么挂件之类的想黑的提前跟我说啊!

团队:曲渊恕:好——

团队:一筐皇竹草:准备开了?

团队:假腿批发商:没呢,还有十分钟

团队:假腿批发商:还有没有人来啊!?

团队:杨一心:来了来了!小燕!

团队:燕凛:来了

团队:天策府第一帅:来了来了

团队:轻书漫:来了!

团队:燕君歌:嗯】

   团队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组满了一个团。这会儿刚好大跑商就要开了,燕昀修看着一群人在团队频道叽叽喳喳地说着之后开团打本的事,也有人问他要不要来,想了想,周末应该没什么事,正好也可以去熟悉一下打本的机制,便答应了。

   不知道师傅去不去。

   正这么想着,突然有人在频道内发了一连串的啊字,燕昀修一瞥ID——是曲渊恕。

【团队:曲渊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团队:曲渊恕: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团队:一个奶毒:???

团队:一个奶毒:怎么了??被人打了??

团队:一只黄叽:我靠靠靠靠

团队:一只黄叽:什么情况???

团队:一筐皇竹草:......莫非又被悬赏了?

团队:杨一心:!??!?!?!?】

   燕昀修一愣,赶紧挪动鼠标将频道切换去系统界面,刚好看到一行黄字公告刷过去。

【系统:江湖恩怨一朝清!现有人以10438金的价格对唐莫非侠士进行悬赏!......】

   这数字还真是......看着就觉得有故事!

   燕昀修倒是对悬赏没什么感觉,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团队:一只黄叽:帮主再见,我找莫非去了

团队:假腿批发商:卧槽这都快到终点了!!!

系统:[燕君歌]已退出团队

系统:[曲渊恕]已退出团队

系统:[一只黄叽]已退出团队

团队:假腿批发商:我去!

团队:假腿批发商:怎么我组团的时候不见你们速度这么快?!】

   好歹是自己的师傅......燕昀修点开好友界面,鼠标挪到唐莫非的角色图标上,坐标显示在无量山。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师傅?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你...被悬赏了?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师傅??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师傅你在吗?】

   那头唐莫非半天没有回复,燕昀修也不确定他是不在电脑前还是没心情回复他,只好作罢,跟着帮会的人将剩下一点跑完,一群人立刻就神行无量山。

【团队:假腿批发商:直接神行无量宫门口!

团队:一个奶毒:黄叽说莫非被人埋了

团队:一筐皇竹草:我靠??

团队:轻书漫:还是之前那些人吗...

团队:天策府第一帅:好像是

团队:一筐皇竹草:埋复活点了?

团队:一个奶毒:就门口

团队:假腿批发商:走了】

   随着帮主最后一句话的发出,原本还站在原地的一行人一个跟着一个高高跳起,然后神行消失。燕昀修还在这慢慢找地图上的点。

   无量宫......在哪?!...哦,在这。

   系统提示音忽然响起,之前现行退队的几个人又加了回来。

【团队:假腿批发商:把莫非拉进来啊

团队:燕君歌:密他没回】

   还没等燕昀修看完聊天记录,他神行的读条刚好结束,落地时只见周围一片红名和绿名混在一起,还夹了几个黄名估计是去打本的无辜路人。

【近聊:假腿批发商:帮战随时恭候】

   燕昀修只看到帮主的头顶冒出这么一行白字,然后突然地就有技能的专属特效一闪而过,他的血条哐当就掉下一半,又被团队里的奶妈迅速加满。

【近聊:一只黄叽:只知道欺负小号?

近聊:轻书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近聊:燕君歌:滚开

近聊:一筐皇竹草:有本事来战】

   两边的战斗一触即发,技能特效漫天乱飞——反正都是燕昀修分不清的——他就默默地躲在自己这边的最后方,在奶妈的庇护范围之下围观。对面的人远没有一个团多,而且帮会的人又都是大号,没一会儿就将对面的压回了复活点。

   而ID为唐莫非的小琴太头上还顶着个赏字,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名字始终是灰色的,团队里的奶妈拉了两三次都没见他起来,帮主这时才反应过来什么。

【近聊:假腿批发商:......

近聊:假腿批发商:唐莫非你特么不会在挂机吧?!】

【团队:燕君歌:......

团队:一只黄叽:......

团队:一个奶毒:......

团队:曲渊恕:......

团队:轻书漫:.....

团队:一筐皇竹草:......】

   帮会里的人瞬间将省略号刷了满频道。


评论
热度(10)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