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试个水】

最近转型原耽,先试个水。题目还没想好最后定下来什么...

林天择x白鱼




第一章  书店

 

   有什么不一样了。他想。
   依旧是空荡荡的回廊,工作日里书店的人少得可怜,即使有人也不会往顶楼跑,就连店员都没几个。天花板的灯发出昏暗的光,此刻还隐隐带上了些许诡异的红,晕染过层层书架,像一摊摊颜色变淡的血迹。
   白鱼扫视遍周围发现,原本书架间间隔看守着的店员也不见了,此刻的顶楼就剩他一个人。
  “那我是不是拿走几本书也没人知道了?”白鱼暗想。反正也没监控。

 

   白鱼顺着原本的楼梯向下走,这种情况下他就算再不想爬楼梯也没那个胆子去搭电梯。不过那个电梯倒是挺适合这种氛围的。

   电梯就在中央楼梯的侧边,能够承载下14个人,看上去其实还是挺大的,但走进去仍会有种逼仄感。顶部有盏发出昏黄的光勉强照明的灯,四壁贴着已经泛黄的广告,还是特别具有年代感的,让人一看就想起“夜上海”那种时代。

   所幸下楼总是比上楼容易,虽然这种地方的下楼明显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在第五次见到一个写着“4”的牌子之后白鱼终于不得不承认,他是遇上鬼打墙了。

  “要按照游戏副本来看,这大概就是第一关?”他还很有心思跟自己开个玩笑。

   老人有说,遇到鬼打墙,每走一段路就要拐个九十度的直角弯,这样走下去就能破了这个局。还有一种科学的说法,称这个现象为“彭罗斯阶梯”,指的是一个始终向上或向下但却走不到头的阶梯。

   然而不管是哪一个,显然此时此刻都不能将他带出困境。走楼梯怎么拐个九十度的弯?白鱼停下脚步,正好停在那个“4”字的下方。他抬头盯着数字牌好半天,总感觉牌子顶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奈何身高不够。

   好像还有一种破解的说法是咬破自己舌尖流点血就能出去。白鱼冷静地思考了几秒钟,果断放弃这个办法。他怕疼,怕得要死。

   反正待在这也出不去,还不如继续往下走走看。这么想着,脚步再次移动。临走前白鱼又抬头看了眼数字牌顶部,确定自己刚才并不是看走眼。的确有什么东西在那里。

   不够高的人选择性放弃,直接下楼。【末尾小剧场:叮咚!恭喜玩家白鱼成功错过:任务物品x1!】

   白鱼原以为他至少还要再绕个半小时一小时的,结果没想到只是再次重复路过这个数字牌三次之后,他就看到了“3”的数字牌。看来是走出来了?白鱼抱着幸存的心态又往下走了一层,这回数字变成了“2”。看来局破了,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破的。

   他终于走到一楼,推开楼梯间的门,一楼已经完全变了个样,不再是书店原本的布置,而是成了个大堂一样的地方,正中央的天花板上还挂了一个特别大又华丽的水晶吊灯,在这种现代化装修中显得格外突兀。有几个人正站在吊灯下方说着什么,听到门开的声音同时收了声扭头往他的方向看过来,动作诡异地整齐划一,不过能确定是人——在灯下面有影子。白鱼特别淡定地往他们那边走去,好似没有感觉到他们聚焦于他身上的视线。

  “你是谁?”见他未有任何惊慌或恐惧或疑惑的神情,终于有个人忍不住开口问。

  “你是谁?”白鱼反问一句。

   那人露出一副被噎住的表情,好半天才不情不愿似的回他:“我叫秦黎。”

  “白鱼。”得到答案的白鱼悠悠地说。

  “你为什么会从那里出来?”这次问他的是人群里的一个女生,看上去是个大学生,扎着个清爽利落的高马尾,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探究。

  “不然从哪里出来?地下吗?”白鱼淡淡地说。

  “一般人应该都是从中间的楼梯下来吧?”高马尾身边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说,语气充满了怀疑。

   白鱼只耸了耸肩,“边上的楼梯还不让人走了么。”

   的确如那少年所说,一般人都是走中间的楼梯或是直接乘电梯上高的楼层,很少会有人去走侧边的安全通道。

   人群中央的那个男人像是这群人的领头者,气场很强,站在这群人中间宛如鹤立鸡群,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白鱼毫不在意地走到人群边沿,若无其事般扫视一圈大堂四周。

   这个大堂就跟普通的酒店大堂一样,原本书店正中间的楼梯被岔开成左右两道,夹着一个酒店的前台,而楼梯上半部分却还是和本来的设计一样,没几步就是向左向右上楼。一楼中间的几排书架被清空,只留下两侧,分别三排。白鱼眯起眼仔细看了看书架上贴的分类,左侧是养生食谱,右侧是人文小说。

  “出口就在那儿。”鹤立鸡群的领头者突然开口,指指他们背后的那扇正门。“但是没有钥匙。”

   所以这其实是真人版密室逃脱?白鱼心想。

  “所以我们是只要找到钥匙就能出去了吗?”那个叫秦黎的人问。

  “不然你可以试试找别的路出去。”男人冷淡地说。

  “不能直接让外面的人把门开了放我们出去吗?”高马尾有些不满。

   男人瞥她一眼,“你去试试?”

   似是受到了挑衅一般,高马尾愤愤地走到正门两侧的窗边,朝外面用力地挥手,“喂!有没有人能帮忙把门打开啊!喂!”

   正门边上的两扇窗都很大,虽然不能打开,但是视野非常好,能够清楚地看到此时外面人来人往,和平时无异。但奇怪的是,无论她如何挥手呐喊,外面的人都像是看不见一般径直走过窗边,就好像这里只是一堵墙。

   高马尾喊了差不多五分钟,才终于感到一丝恐慌,“他们......他们是看不见我们吗?!”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沉默了半晌,又有个人提出来:“既然有窗户,那我们直接打破窗逃出去不就好了吗?”

  “好主意!”“对啊!”......

   响应者多了几个,白鱼有些奇怪地看他们一眼。难道这群人到现在都没感觉到,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书店了?换句话说,这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他们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但是外面的世界无法感知到他们所处的区域,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逃出去。

   响应的人已经开始找东西破窗,剩下几个除了他和那个领头一样的男人,都是抱着观望的状态,有一两个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加入另一边。

   不过很快,他们的犹豫就被打散。提议破窗的人用前台的座椅砸向那扇窗,玻璃破碎的瞬间出现的不是窗外原本的风景,而是无边的黑暗空洞。

  “这...这是什么!?”高马尾一声尖叫,震得白鱼耳朵疼。还没缓过来,只听又是一声惨叫,黑暗的空洞里突然伸出两只肤色惨白的手臂,不断伸长,竟是将最靠近窗边的那个人给拖进了黑洞里。

  “救我!救命啊!这是什么东西!...救我!”那人下意识就想抓住什么来抵抗拖力,只是那对手臂的力气惊人的大,一个成年男子在短短几秒内就被拖进黑洞中。在那人消失的瞬间,本被砸碎了的窗户重新恢复,外面还是原本的风景。

   剩下的人只觉背脊一阵发凉。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对,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终于有个人克制不住恐惧大喊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没有人能回答他。

   白鱼重新看了眼那扇本该被打破的窗,窗外依旧是人来人往,阳光灿烂,给地面和来往的行人披上一层金色的毯。马路对面的商场还在进行促销活动,销售员拿着大喇叭将过往行人吸引过去。

   然而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现在情况已经很明确了。”那个气场很强的男人突然开口。“只能从正门出去,那就必须找到大门的钥匙。”

   书店的大门是普通商铺常用的卷帘门,此时严密地贴合地面,锁就在正中央,只要拿到钥匙将卷帘门拉上去,他们就能出去。

  “大家分头去找找钥匙吧。”高马尾回到人群中时已经冷静下来,提议道。

   其他人点点头,三三两两的组成一个个小队一起行动,有些胆子小的赶紧跟上人数较多的队伍,往不同方向走去。只剩下白鱼和那个气场很强的男人、一开始质问白鱼的秦黎,还有高马尾身边的那个少年。

   白鱼只瞥了眼剩下的人就移开了视线,继续扫视过这个大堂。他没有组队的打算,而且他相信那个气场很强的男人也不会想要组队。不过他还以为那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是跟高马尾一路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卡。”正当白鱼准备跟着离开去别的地方看一下时,那个少年突然开口。他扭过头正好对上对方看过来的视线。

   于是白鱼礼貌性地点点头。

  “林天择。”出乎意料的,气场很强的男人居然也跟着开口做了自我介绍。

  “秦黎,刚刚说过了。”秦黎看上去有些不情愿地撇撇嘴。

  “白鱼,刚刚也说过了。”顿了顿,他又继续道:“你们这是要组队的意思吗?”

   莫卡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难道你不打算组队?在这种情况下贸贸然一个人行动很危险吧?”

  “还行吧。回见。”白鱼耸耸肩,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没再说话的林天择只意味深长地看眼他离开的背影。

  “什么人啊真是!别管他了,死了也活该!”秦黎愤愤地瞪着他的背影呸一声,转头跟另外两个人说。

   林天择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假到不行的笑,“抱歉,我也不打算组队,回见。”说完,也是毫不犹豫抬脚离开。

  “......靠!一个两个都是没点团队意识的家伙!你呢?你也要自己走?”秦黎气得怒骂,一脸凶狠地看向莫卡。

   余下的莫卡干笑着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挡在胸前,“我哪有那个胆子啊。不然我也不会先做自我介绍了。”

   秦黎这才满意地收敛了表情,随便指个方向示意。

   白鱼重新回到二楼。书店二楼的摆设倒是没变,依旧是满满一层的书架。二楼主要是医科类的书,从中间的楼梯走上来,右边的楼梯口处摆放着一个人体骨骼模型,正常情况看还好,这会儿倒是容易被吓一跳。整个二楼呈空心椭圆的形状,空心的部分就是下方一楼大堂,显得二楼倒更像是个夹层。此时白鱼靠在二楼的栏杆边,能看到一楼大堂边缘的书架处有几个人在察看。他倒也不急去看二楼有什么线索,只是换个姿势依旧靠着栏杆,回想了一下方才的人群。

   除去一开始就被黑洞吸走、大概默认为死亡的倒霉蛋,还剩下十一个人。除了他和同样单独行动的林天择,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两到三个人为一组。

   还有这么多人吗?白鱼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他愣了一下,皱起眉。

  “白鱼?你怎么没动?”刚刚选择组队的秦黎莫卡小队此时也上来了二楼,莫卡看到他还友好地打个招呼。

  “你该不会是想干等着别人找到钥匙出去吧?”秦黎不屑地冷哼一声。

   白鱼假笑一下,没出声。

   直到秦黎扭头走上三楼,莫卡才冲他抱歉地笑笑,看上去颇为无奈地耸耸肩,跟上秦黎的步伐。

   他收回一直看着莫卡的视线,重新扭头看向一楼大堂。

   这人真有意思。


评论(2)
热度(6)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