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最近开始实习了所以没什么更新...这是最后一章存稿了orz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常驻人员雁北:感谢友情出演 @脑洞大我觉得海星 





Chapter.5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别走!看我一眼!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怎么卖?

雁北悄悄地说:1:800

雁北悄悄地说:绝对比淘宝便宜!

雁北悄悄地说:#欣喜 #欣喜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那就买50吧

雁北悄悄地说: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您看怎么交易?

雁北悄悄地说:#猪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微信吧

雁北悄悄地说:1234567zxcvbnm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加你了】

   那雁北的微信号名字起得也是简单粗暴——雁门杂货铺,倒是完美符合这人的人设。燕昀修的嘴角抽搐两下,还是直接发了个50元的红包过去。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麻烦你,点一下同意】

   燕昀修这才发现游戏界面跳出了一个系统提示:对方邀请您进行交易。赶紧点下同意,交易框内“当”一声数字一跳变成4砖,他翻了翻前面的记录找回买监本需要支付的费用,未直接点下确认而是跳去密聊频道。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你不直接把我买监本的金减了?

雁北悄悄地说:那怎么行!

雁北悄悄地说:一码归一码!

雁北悄悄地说:买金是买金!卖货是卖货!

雁北悄悄地说:而且说实话,老板你不觉得

雁北悄悄地说:做两笔生意收两次钱才更有感觉啊!

雁北悄悄地说:#吓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不觉得,不好意思。】

   燕昀修只觉得这人的话真多,打字的速度真快。

   迫不得已,只得按照对方的坚持,先是交易了金,然后才交易秘籍。看着占了差不多两个背包空间的秘籍本,燕昀修忍不住感慨一句:苍云的秘籍真特么多!

【雁北悄悄地说:谢谢老板,老板交易愉快,下次常来!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嗯】

   本来只是习惯性回复,谁知道他这个“嗯”还真是一语成谶,日后成了这人的固定老板。

   为了方便之后的交易,燕昀修顺手和雁北加了个好友,读完刚才买的秘籍就再次回去插旗区找人练手法。

   唐莫非终于看到了QQ小窗给他发的消息,姗姗来迟回复一句:徒弟你要买监本?

   燕昀修将苍爹停到扬州河边打坐看风景,才切去聊天窗口。

【燕君燐:是的,刚买了要用到的秘籍

唐莫非:你去问燕君歌了?

燕君燐:没有,那个出监本的也是个苍爹,就直接问他了

唐莫非:噢

唐莫非:其实你不用这么急的,我这儿监本还是满的

燕君燐:没关系

燕君燐:谢谢师傅

唐莫非:不用,我是你师傅】

   屏幕前的燕昀修抹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一脸感动——啊!终于体会到剑三的人情味儿了啊!

【唐莫非:我今晚再上线,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帮会里找人

燕君燐:好的

唐莫非:晚上见

燕君燐:师傅晚上见】

   燕昀修的苍爹在扬州河边对着水面发了半天的呆,直到一声“叮咚”密聊提示响起才恍然回神般看向密聊频道——是刚刚让他去买监本的那个军爷,下了马站在自己的苍爹身边。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读完秘籍了?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嗯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再来练练?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不了,看会儿风景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好吧】

   于是垂耳兔军爷也坐了下来,两个成男肩并肩蹲在扬州河边,那画面要多给有多给。好歹也是聊起来的人,燕昀修想了想,添加其为好友。结果点开好友列表一看显示是对立阵营,才反应过来这人是浩气的。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刚开始玩剑三?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是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游戏体验感觉如何?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人情味挺浓的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快体会到了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是啊,这个游戏玩的就是个人情味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慢慢来吧,江湖路还有得走呢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嗯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兄弟你玩多久了?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有五年了吧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中间其实也A过,然后又回归,再A,再回归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准哪天就彻底A了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为什么?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人都散了啊,自己一个人没意思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嗯......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不过你这才刚开始,别在意我说的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师傅呢?没带你?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他下线了,晚上再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师傅也是苍爹?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不是,是个琴太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不同门派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不过我也认识一个琴太,喜欢随手收徒,纯小白的那种。不同门派的也收,带得也是尽心尽力,虽然不会教其他门派的手法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我师傅的亲友也说他真是随手收徒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我跑商被劫镖的时候他帮的忙,然后干脆就拜师了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哈哈哈哈哈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准是同一人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师傅ID啥?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唐莫非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我*还真是我认识的那个啊!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哎哟居然是他的徒弟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来来来,起来再练练。那家伙肯定不会教你苍云pvp手法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司徒雷霄说练就真的练。那一天,燕昀修感受到了扬州河水的冰凉,以及被碾压的耻辱。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虐菜有意思吗大佬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很有意思#笨猪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燕昀修无力反抗,燕昀修很悲伤,甚至想叫他师傅过来帮忙揍这个不要脸的军爷。结果司徒雷霄就跟知道他的心思一样又来了一句密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师傅单修相知,他的莫问打不过我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笨猪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

   在这个装备毕业JJC全部十二段的军爷终于欺负够小白之后,他才密聊燕昀修问他有没有苍云的亲友能过来教一下手法。燕昀修盯着只有四个好友的好友列表沉默良久,唐莫非、雁北、司徒雷霄、曲渊恕,这就是他好友列表里仅有的人。

   思来想去,他还是密聊了方才出货出金的那个同门杂货商。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有空吗?

雁北悄悄地说:有的老板!

雁北悄悄地说:#笨猪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有何吩咐?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方便来插旗教一下我手法吗?

雁北悄悄地说: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系统:[雁北]邀请您组队】

【系统:您已加入[雁北]的队伍】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谢谢,就在扬州河边】

   雁北就在扬州城内打广告,组队找到燕昀修的位置之后便直接大轻功甩了过来,稳稳地降落在燕昀修的苍爹身边。燕昀修顺手点开他的装备,中立,2w1装分。

   这应该就是师傅之前说过的毕业装?燕昀修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残酷了,他要收回之前那个这游戏对小白很友善的想法。

   按照军爷的说法,中立的装备血条脆,但是打人也疼。因此在被雁北几招就秒出一句“方才我喝了杯茶”之后,燕昀修的内心是淡定的。

【雁北悄悄地说:苍云打的时候分刀盾两个状态,用[盾飞]这个技能切换,切刀的时候伤害一般会比盾状态高一些。

雁北悄悄地说:但是切刀的时候主要就是斩刀绝刀劫刀闪刀四个刀,用的时候都耗怒气值,所以切刀之前首先要在盾状态攒怒气值。】

   燕昀修一滑鼠标,在游戏界面上一一扫过才刚熟悉没多久的技能,暗叹一口气感慨任重道远——苍云的技能怎么这么多?!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你把奇穴改一下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雁北悄悄地说:[劫化生]

雁北悄悄地说:点出来,血怒的时候免控。

雁北悄悄地说:苍云是单解控

雁北悄悄地说:只有[无惧],被控之后贼几把难受。

雁北悄悄地说:[血怒]点了秘籍奇穴之后可以算三个免控。

雁北悄悄地说:还有[盾立]

雁北悄悄地说:你点了秘籍之后是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你就理解为两秒无敌加反伤就行了

雁北悄悄地说:反正对方肯定不会这时候控你,你就可以趁这个机会死命怼他

雁北悄悄地说:奇穴要针对你打的门派改

雁北悄悄地说:比如说你要

雁北悄悄地说:呃

雁北悄悄地说:就比如天策吧

雁北悄悄地说:如果你要打天策这种,就要追击技,比如说[卧沙]这个奇穴,撼地两层充能

雁北悄悄地说:还有斩刀的追击,点[雁旋],把他从马上打下来,还能解除你锁足状态。

雁北悄悄地说:但是斩刀追击这个有bug,有可能你就原地斩刀了没追上去……

雁北悄悄地说:都怪gww!

雁北悄悄地说:总之免控链非常重要

雁北悄悄地说:还有一种是击倒

雁北悄悄地说:如果你被天策踩倒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蹑云,没办法蹑云可以解控,解控也不行就......呃......

雁北悄悄地说:一套连招应该还死不了

雁北悄悄地说:反正最好还是别被控】

   燕昀修看着雁北在密聊频道刷屏的教学,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对不起,卧沙是什么?......哦,这个奇穴。雁旋?......哦,这里。他就跟小学生学认字一样一个一个去对应认识奇穴的效果,深吸一口气。

   盾生艰难。

   大概是太久没等到燕昀修的回复,又看到新来的那个苍爹,军爷终于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虐人之心,哐当一面大旗就插在了雁北身前。雁北倒也无所谓,跟燕昀修说了一声让他看技能循环就退了队。

   燕昀修自觉后退两步准备围观神仙打架。然后他就看到,近聊频道两行白字刷过。

【[附近]雁北:我靠兄dei你敢不敢再贱一点???

[附近]雁北:我tm一个中立pvj,欺负我你很有成就感吗?!】

   燕昀修眨眨眼——等等,说好的看技能呢?怎么两个神仙在近聊频道吵吵起来了?

【[附近]司徒雷霄:对啊#笨猪

[附近]雁北:#鄙视#鄙视

[附近]雁北:等我换个奇穴

[附近]司徒雷霄:#笨猪

[附近]雁北:1

[附近]司徒雷霄: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附近]雁北: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雁北密聊他说让他看苍云对天策的技能循环,然而现实是:他只能看到一堆酷炫的技能特效,然后没两下就又是近聊的白字。

【[附近]司徒雷霄: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附近]雁北: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雁北:卧槽现在突过来就判定击倒了?!

[附近]司徒雷霄:#抠鼻#抠鼻

[附近]雁北:来来来再来。

[附近]雁北: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附近]司徒雷霄:放马过来!】

   ......

【[附近]司徒雷霄: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附近]雁北: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司徒雷霄:好险好险#笨猪

[附近]雁北:#鄙视

[附近]雁北:你卡着血怒没好才控的是不是

[附近]司徒雷霄:是啊#笨猪

[附近]雁北:#鄙视#鄙视

[附近]司徒雷霄:再来啊

[附近]雁北:#鄙视

[附近]雁北:1

[附近]司徒雷霄: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附近]雁北: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

【[附近]司徒雷霄: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今日可算是遇上了对手。

[附近]雁北:屡败屡战,江湖上终究会有你的传说。

[附近]司徒雷霄:沃日!

[附近]司徒雷霄:打盾立上了

[附近]雁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附近]雁北:#笨猪

[附近]司徒雷霄:#鄙视

[附近]司徒雷霄:我明明看你刚按了盾立,你怎么还有?

[附近]雁北:我特意推了一把骗你解控

[附近]雁北:留了一个盾立cd就等你踩

[附近]雁北:#笨猪

[附近]司徒雷霄:#鄙视#鄙视

[附近]雁北:来啊,刚才打我不是很爽吗?

[附近]雁北:来啊,造作啊

[附近]司徒雷霄:你pve打人太几把疼了

[附近]雁北:少废话,劳资没御化你怎么不说

[附近]司徒雷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沉默是金?

[附近]雁北:别废话,劳资卖杂货的,沉默是金谁**买啊!】

   燕昀修看着近聊频道这两个人的刷屏,沉默半晌幽幽地在近聊频道也发了一串省略号以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附近]燕君燐:......

[附近]雁北:呦,老板

[附近]雁北:老板你看,就是这么打的

[附近]燕君燐:......

[附近]司徒雷霄:你借口找的真尬

[附近]雁北:[司徒雷霄]闭嘴#鄙视

[附近]雁北:来来来

[附近]雁北:老板我给你讲

[附近]雁北:你跟他打,你就得不要脸

[附近]司徒雷霄:......

[附近]司徒雷霄:沃日你m

[附近]司徒雷霄:看来今天我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了!

[附近]雁北:有本事你来啊 #鄙视

[附近]司徒雷霄: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附近]雁北: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得,这俩又打起来了。燕昀修自暴自弃地往后倒靠在椅背上,双手捂脸。你们俩还记得插旗的初衷是为了教小白吗?!

   这两个人打架还打得特别小学生。就是那种你追我赶的类型。

【[附近]司徒雷霄:哎,无敌最是寂寞!

[附近]雁北:十年之后,某再来拜会!

[附近]雁北:......

[附近]雁北:有本事你别跑!

[附近]司徒雷霄:有本事你过来!

[附近]雁北:猥琐#鄙视

[附近]司徒雷霄:这叫策略!

[附近]雁北: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附近]司徒雷霄: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附近]司徒雷霄: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今日可算是遇上了对手。

[附近]雁北:屡败屡战,江湖上终究会有你的传说。

[附近]司徒雷霄:靠啊

[附近]司徒雷霄:你特么开场就盾立

[附近]雁北:这叫策略!

[附近]雁北:#抠鼻】

   燕昀修再次面无表情地打下一串省略号。

【[附近]燕君燐:......】

   呵,看透你们了。游戏界面上的苍爹一脸冷酷地转个面向,本想潇洒地一个大轻功飞走远离这两个人,然而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憋屈地原地转个圈就像被卡住了视角一样。

   老子不玩了!


评论(1)
热度(18)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