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对不起我之前忘记放更新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本期友情出场人物:雁北 @脑洞大我觉得海星 




Chapter.4

 

   值得庆幸的是,唐莫非离队并没有多久。队长本来移交到了燕君歌身上,唐莫非一入队立刻把队长和所有权限都转了回去。

【小队:唐莫非:我回来了

小队:唐莫非:你们都接任务了?

小队:一只黄叽:接了,就在你们长歌门等着呢

小队:燕君歌:接了

小队:轻书漫:就等你啦,渊恕那边怎么样了?

小队:燕君燐:接了

小队:唐莫非:没事了,不过我等会儿还陪她重新打一次大战。她去跟矿了

小队:轻书漫:好,要帮忙吗?

小队:唐莫非:没事,其实直接跟她炮萝双刷也行

小队:唐莫非:你还来得及?

小队:轻书漫:......好吧,我打完大战就要下了

小队:燕君歌:我陪你们打

小队:一只黄叽:我打完大战也要下了......boss说等会儿开会#鄙视

小队:唐莫非:辛苦了......

小队:唐莫非:你们都在本门口了?

小队:燕君歌:嗯

小队:唐莫非:徒弟,拉我过去,我神行CD

小队:燕君燐:啊?

小队:轻书漫:点U键打开师徒界面,然后召请师傅

小队:燕君燐:噢好的】

   一身青绿色校服的琴太不过片刻就出现在他们身前,调整好面向,唐莫非在小队里发了句“进本”,便直直地撞进那片烟雾之中。还是轻书漫提醒他选择英雄。

   头一次进副本,燕昀修觉得挺新鲜的。长歌门本就是文人墨客之派别,微山书院更是青山绿水尽显文雅之至。燕昀修的苍爹站在门口半天没动还在感慨着,其他人已经开始往第一个boss点跑了,见他不动还以为他卡。

【小队:唐莫非:徒弟?卡了?

小队:燕君燐:没有,马上来】

   沿着他们刚刚的线路,燕昀修顺利穿过水域到达第一个boss点。唐莫非已经将心法切成了相知,其他几个人都是输出。他的师傅正在小队频道尽职尽责地讲注意事项。

【小队:唐莫非:徒弟,插件下了吗?

小队:燕君燐:下了

小队:唐莫非:好。这里有一个要特别注意的,凤息颜音潮倾湖读条的时候就扶摇上天,在空中能撑多久是多久。扶摇上天以后在要下来之前向前蹑云,二段跳,能停多久是多久。音潮倾湖读条的时候插件会有提示让你躲

小队:燕君燐:好的

小队:燕君歌:技能摸熟了吗

小队:燕君燐:还好......

小队:燕君歌:行

小队:一只黄叽:开吗?

小队:唐莫非:开】

   因为是第一次组队打副本,燕昀修免不了有点紧张,更何况技能还没完全摸清,生怕自己给其他人拖了后腿。所幸中途并未掉过链子,唐莫非提到的音潮倾湖也被他挂扶摇上天稳稳躲开,第一个boss就这么平安度过。

【小队:一只黄叽:不错啊那个苍爹!音潮居然没死!

小队:轻书漫:黄叽你怕是欠

小队:唐莫非:徒弟打得不错

小队:燕君歌:技能可以了,就是掌握一下衔接

小队:燕君燐:好的,谢谢】

   屏幕前的燕昀修总算是松了口气。

   之后的两个boss都没有什么难度,只要暴力锤就行。燕君歌一边放技能一边在小队频道跟他讲技能的连贯性,轻书漫偶尔和唐莫非闲聊两句,一只黄叽会在旁边插话。五个人打起来倒也显得轻松,哪怕是带着他一个纯小白。

   最后一个boss掉出样任务物品,名称是“银杏油”。燕昀修顺着唐莫非的意思捡走了掉落的苍云装备,刚想问这个油是什么,就看到轻书漫在小队频道咋呼。

【小队:轻书漫:啊啊啊啊啊啊出油了!!!!

小队:轻书漫:莫非你要吗?我还差三个!

小队:唐莫非:你拿吧,我不急

小队:燕君歌:你还差多少?

小队:唐莫非:六个

小队:燕君歌:等会儿我陪你刷?

小队:唐莫非:不用,我懒得刷

小队:一只黄叽:我交完任务就下了,boss刚刚来办公室催我们去开会

小队:唐莫非:好

小队:轻书漫:嘿嘿谢谢莫非啦!

小队:轻书漫:你快去吧你!

小队:燕君歌:好

小队:轻书漫:我也要下啦,你们继续玩!我晚上再来

小队:唐莫非:好】

   黄叽和轻书漫退了队就神行离开,剩下他们三个在一个队伍里,双苍歌这个配置让燕昀修想起贴吧里说过的jjc33配置。虽然以他目前的水平来看,jjc还是个很遥远的事情。

【小队:唐莫非:徒弟,神行回主城把大战交了

小队:燕君燐:好

小队:燕君歌:接下来做什么?

小队:唐莫非:不知道......啊,今天是不是有美人图?

小队:燕君歌:嗯

小队:唐莫非:那我去做美人图攒一下侠义。徒弟,等会儿神行瞿塘峡白帝城,带你去做美人图

小队:燕君燐:好

小队:燕君歌:那我先退了,有事叫我

小队:唐莫非:好】

   燕君歌一退队,燕昀修登时感觉小队内的气氛都变轻松了不少——虽然就剩他们两个人。说不上是为什么,但方才总给他一种压抑的感觉,而且绝大部分是来源于他的师傅和燕君歌。大概还是因为以前发生过的事。

【小队:唐莫非:和我连线的这个npc对话,然后接画图的任务,点他买画纸。选中同队的队友右键画纸就可以画图了。

小队:燕君燐:好的】

   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燕昀修刚想试探性地问问唐莫非他和其他人的关系,就突然有一个喵哥组进队伍。

【小队:陆明堂:小琴太,借我画个画

小队:唐莫非:?今天不是画琴太

小队:陆明堂:我知道,看你可爱,给我画一张如何?】

   这是拿他当妹子撩了啊?!燕昀修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小队:陆明堂:这个苍云是你情缘?

小队:唐莫非:我徒弟

小队:陆明堂:谢了啊,小琴太。

系统:[陆明堂]已退出队伍】

【近聊:唐莫非:明堂哥哥对我最好了!】

   ......这是被撩动的节奏???燕昀修惊了。

   唐莫非的解释来得也很及时。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那个是矮子被喂糖葫芦的喊话

小队:燕君燐:......

小队:燕君燐:师傅你认识刚刚那个喵哥?

小队:唐莫非:不认识

小队:燕君燐:......好吧】

   此时喵哥早就退了。唐莫非等着他画完五次美人图,就大轻功带他飞到采仙草的npc处,几乎是手把手教学,在他大轻功用得不熟练飞不到石壁时还双人轻功带他上去。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做完了采仙草的任务。

【小队:燕君燐:谢谢师傅

小队:唐莫非:没事】

   突然听到“当当”两声系统提示有红名在附近,燕昀修一惊,当初被劫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深,游戏里的苍爹差点整个人掉进水里。再一看右上角的小地图,红名就在自己身边。

【小队:燕君燐:师傅,有红名

小队:唐莫非:没事,是没关阵营的。你的阵营关上了吧?

小队:燕君燐:......没有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点击头像下面那个倒三角,关闭阵营模式

小队:燕君燐:好......

小队:燕君燐:还有五分钟?

小队:唐莫非:嗯,五分钟之内别进战,等着它自己关就好了

小队:唐莫非:先去把潜行做了吧。等你关了再做龙脉

小队:燕君燐:好的】

   他们都是恶人阵营的。这个服恶人与浩气势力平分秋色,瞿塘峡一半浩气一半恶人,而且两边都有不少阵营小斗士,在野外没关阵营又容易被波及的难免会发生小型的恶斗。燕昀修这么个脆皮被藏剑的风车刮到分分钟就躺倒在地,唐莫非倒是关了阵营且离混乱中心远远的。看着不幸被波及成灰名倒地的自家徒弟,唐莫非又在小队频道发了一串省略号。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你还是躺地上关阵营吧...五分钟之后我拉你起来】

   唐莫非下一句话跳出来的前一秒,燕昀修已经点了原地疗伤站起来,看着迟到的建议再看看已经站起来的苍爹,一时无言以对。

【小队:唐莫非:......算了,你站远点关】

   燕昀修小心翼翼地操纵着自己的苍爹躲到唐莫非那个位置,原地打坐调息等着五分钟过去。小琴太在原地蹦跶了两下,也坐下来打坐,面朝着苍爹的位置,双臂抬起。

【小队:唐莫非:给你传个功,别站起来

小队:燕君燐:好】

   总算是顺顺利利地将阵营给关了,传功也刚好结束,燕昀修松口气站起来,就见面前的小琴太依旧保持着打坐抬臂的姿势,便在队伍频道提醒一句。唐莫非过了半晌才恍若回过神来一般站起身,若无其事地拍拍衣襟上的灰尘。

【小队:唐莫非:先做龙脉吧。按M点开大地图,看那个蓝色光标的位置在哪】

   因为唐莫非说这个任务可以不用打怪,站在一旁等它自己完成也行,燕昀修就乐得轻松地开了水灵珠便躲到一边等着。唐莫非教完他之后就飞去自己的目的地,两个人任务期间一路无言。燕昀修不知道该怎么找话题,唐莫非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气氛一时又变得有些尴尬。

【小队:燕君燐:师傅

小队:唐莫非:?

小队:燕君燐:你们都是在一起玩了很久的亲友吗?】

   燕昀修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了,纠结半天还是试探性地在队伍频道发问。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燕君燐:你们玩这个游戏多久了啊?

小队:燕君燐:我高三的时候就被别人安利过,但是那会儿一直没时间,后来也没人带我飞就懒得来

小队:唐莫非:两年吧,今年第三年。最早认识了恕卿,就是那个秀萝。后来被带着认识了很多人,经常在一起打打大战或者截图看风景,就慢慢混熟了

小队:燕君燐:师傅,我在师门排行第几啊?】

   屏幕另一边的唐莫非失笑。

【小队:唐莫非:如果除去现在已经A了的那些,你应该是我收的第三个徒弟

小队:燕君燐:那不除去?......

小队:唐莫非:我收徒的位置亲传和普通都满了

小队:燕君燐:......】

   一直在这些问题上打擦边球,燕昀修到底没敢直接问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龙脉做完,唐莫非就带着他去做潜行,队伍频道全都是他的讲解,燕昀修也不好意思再岔开话题。

   做完了潜行,唐莫非就说自己要下线了,还有点事要忙,晚上再上。燕昀修跟他道别,看着组队界面的唐莫非变成灰色才退队,神行回主城打算去插旗区找人练练手。

   虽然都只有他被人虐的份。

   在他被同一个军爷按在地上摩擦了五次之后,兴许是那个军爷觉得自己这样实在太欺负人,于是密聊说他先脱几件装备。

   燕昀修觉得有点丢人。

   在军爷脱到装分比他还低1000分的情况下,燕昀修从在他手上撑个十秒变成撑到半分钟。可喜可贺。

   垂耳兔军爷蹲在残血瘫平倒地的苍爹身边戳戳装死的人,密聊也跟着过来。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兄弟,你是小白吗?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是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师傅教教你手法?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有教过技能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看我上马踩你你开盾立啊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你秘籍读完了没?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没有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上世界去喊个出监本的,然后把需要的那些秘籍都点满了再说。反正你现在应该没打算练T吧?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好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没有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去收监本吧,读读秘籍。pvp装备的话就靠你自己慢慢来了,散排攒阵营威望什么的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霄说:谢谢

司徒雷霄悄悄地说:没事没事,去吧】

   和这个好心的军爷道了别,燕昀修就将频道切回世界,试图捕捉打广告人士。直到一个苍爹的ID跳进他眼里。

【世界:雁北:1:3出监本,大量!走过路过的老板看我一眼!还有[五行石(六级)][彩•斩铁•痛击•狂攻][皇竹草][月光石][南红珠][沧海珠][素银钥匙],出30w帮贡,一砖出辣鸡陆级,要的老板直接组!】

   那一长串的物品名字颜色闪得他眼睛疼,顺手也跟着密聊过去。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出监本吗?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要多少】

   燕昀修一时语塞,因为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应该点哪几本秘籍。

   这就很尴尬了。屏幕前的燕昀修一头砸到书桌上。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

雁北悄悄地说:嗨?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需要哪本?量多便宜卖!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我......去问问我师傅......

雁北悄悄地说: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有需要随时m①

雁北悄悄地说:#猪头#猪头②】

   虽是这么说,然而唐莫非之前才说过去找燕君歌问秘籍。现在唐莫非不在线,帮会群里没人出声他也不敢直接上去问。通过帮会群找到了唐莫非的号,但是私聊过去并没有回复。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燕昀修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个出监本的,他也是个苍爹啊!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应该用哪本?

雁北悄悄地说:......别吧老板,我咋知道你用哪本?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我是说,苍云一般点哪本?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你点了哪本?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云城盾•盾刀》参悟断篇][《破阵令•盾舞》参悟断篇]

雁北悄悄地说:..................................

雁北悄悄地说:#流汗

雁北悄悄地说:兄弟,你这......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雁北悄悄地说:和没点有区别吗???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我直升的......

雁北悄悄地说:哦哦!

雁北悄悄地说:懂了!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稍等!我给你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好

雁北悄悄地说:[《云城盾·盾刀》参悟残页][《云城盾·盾刀》参悟绝章][《云城盾·盾刀》人偶图残页]

雁北悄悄地说:[《云城盾·盾压》穴位图残页][《云城盾·盾压》穴位图断篇][《云城盾·盾压》人偶图残页][《云城盾·盾压》人偶图断篇]

雁北悄悄地说:[《苍雪刀·劫刀》参悟断篇][《苍雪刀·劫刀》参悟绝章][《苍雪刀·劫刀》注解残页]

雁北悄悄地说:[《破阵令·盾墙》穴位图残页][《破阵令·盾墙》人偶图残页][《破阵令·盾墙》真髓图残页]

雁北悄悄地说:[《寒铁诀·血怒》人偶图残页][《寒铁诀·血怒》手抄残页][《寒铁诀·血怒》真髓图断篇]

雁北悄悄地说:[《苍雪刀·绝刀》穴位图残页][《苍雪刀·绝刀》穴位图断篇][《苍雪刀·绝刀》人偶图残页][《苍雪刀·绝刀》参悟断篇]

雁北悄悄地说:[《苍雪刀·斩刀》参悟绝章][《苍雪刀·斩刀》参悟断篇][《苍雪刀·斩刀》人偶图断篇][《苍雪刀·斩刀》人偶图残页]

雁北悄悄地说:[《破阵令·盾舞》真传残页][《破阵令·盾舞》人偶图残页]

雁北悄悄地说:盾飞回怒,血怒回血,斩刀绝刀怒气消耗这些还是要点的。

雁北悄悄地说:其他像[《苍雪刀·劫刀》参悟残页][《苍雪刀·劫刀》秘诀绝章][《破阵令·盾舞》真传断篇][《破阵令·盾舞》人偶图断篇][《破阵令·盾舞》参悟残页][《破阵令·盾舞》秘诀断篇]这种,一般看个人习惯喜好。

雁北悄悄地说:然后[《破阵令·盾飞》秘诀残页][《苍雪刀·斩刀》秘诀残页][《苍雪刀·劫刀》秘诀残页]像这种,你即使读了也不会点的,毕竟只能点四本,没有[《苍雪刀·劫刀》秘诀绝章][《苍雪刀·斩刀》秘诀绝章][《云城盾·盾刀》秘诀绝章]这种收益高。

雁北悄悄地说:当然如果老板你强迫症,看它灰着就不舒服,那你都读了我也没意见#猪头#猪头】

   燕昀修看着被刷满了一个聊天窗的秘籍名惊呆了。然而既然是同门,那么说的也就必定是基本所需。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都买的话,多少钱?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你是买我最开始贴的,还是全部?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当然是贴的#鄙视

雁北悄悄地说:好的老板,稍等我算算#猪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好

雁北悄悄地说:总共5940监本,一比三,手续费我给你包了,总共1砖7820,零头我给您抹了,您给1.7砖就行!

雁北悄悄地说:不过我这个号监本不太够,一会得多换俩号交易。】

   燕昀修默默地看了眼自己背包里那可怜巴巴的3000金,想起之前唐莫非跟他说过的买金的事。

   没想到自点卡之后,再次在游戏里花钱居然是为了买金!燕昀修悲愤感慨。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等会儿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我先去买金

雁北悄悄地说:!!!

雁北悄悄地说:1111111111

雁北悄悄地说:桥豆麻袋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

雁北悄悄地说:桥豆麻袋!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留步!!!!!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雁北悄悄地说:我卖!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雁北悄悄地说:金,我也卖

雁北悄悄地说:#猪头#猪头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雁北悄悄地说:老板好!这里是雁门杂货铺,您看需要多少金!

雁北悄悄地说:可以小额多次交易,支持微信QQ支付宝付款,您想走链接也是可以的!

你悄悄地对雁北说:……】




注释:①m:密聊,游戏里的私聊

          ②#猪头:带#的都是剑三内的系统表情手动打法

评论(2)
热度(7)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