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论小白如何上位成自己的师爹

第一章

第二章

存稿即将告罄噫呜呜噫......





Chapter.3

 

   第二天下午没课,燕昀修中午饭都没吃就冲回宿舍,泡了个方便面迅速爬上游戏。一看帮会在线人数,十几个在线的。

   说好的工作日呢?燕昀修默默吐槽一句,吸溜两口面条,凭记忆去接了勤修,开始自己清日常任务。

   刚做完勤修,系统跳出提示:您的亲传师傅[唐莫非]已上线。燕昀修马上密聊过去一句“师傅”,然后一个组队申请就跳了出来。

【小队:唐莫非:徒弟

小队:唐莫非:日常做了吗?

小队:燕君燐:刚做完勤修

小队:唐莫非:好

小队:唐莫非:等会儿一起去矿跑

小队:燕君燐:好】

   等唐莫非那边做完了勤修,又组进来三个人,是昨天的黄叽、苍爹燕君歌和长歌轻书漫。

【小队:轻书漫:哇莫非!

小队:轻书漫:今天怎么这么早上来了?

小队:唐莫非:下午没课,就上来清日常了】

   燕昀修眨眨眼,唐莫非也是个大学党?

【小队:一只黄叽:莫非,我这可是顶着boss的压力爬上游戏的!

小队:燕君歌:你自己不就是boss?

小队:一只黄叽:谁说我是boss了!我还没这么大的能耐!我就是个副的!副的!

小队:唐莫非:......

小队:轻书漫:你们是小学生吗#鄙视

小队:轻书漫:我三点半还有课......等会儿跟完矿就下了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唐莫非:我神行黑戈壁了

小队:轻书漫:好

小队:燕君歌:好

小队:一只黄叽:好】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师傅,你也是大学党?

唐莫非悄悄地说:嗯,你也?

你悄悄地对唐莫非说:我大三了,理工科的

唐莫非悄悄地说:我也大三,汉语言文学的】

   文学系的汉子啊!难怪是个长歌,果然是一身文人气质。燕昀修咂咂嘴,再看一眼自己的苍爹,内心有点复杂。

   五个人同时出现在黑戈壁的神行点。燕君歌一转面向,焦点上唐莫非,一个大轻功就将人带飞。队里的黄叽像是慢了一步,轻功跑出去没几步又回来站在原地呆了几秒,最后还是自己大轻功飞去恶人据点。轻书漫看他半天没动,用长歌的双人轻功带燕君燐飞去据点,也省得他找不到位置。

   跟着轻书漫接了任务,燕君燐就站在npc身边等着。

【小队:唐莫非:徒弟,现在够换套黑戈壁吗?

小队:燕君燐:......啊?

小队:一只黄叽:莫非你这徒弟可真是够小白的

小队:唐莫非:......】

   于是在唐莫非的讲解下,燕君燐去找npc换齐一套黑戈壁装,好歹是凑齐了一身1w5的装备。

【小队:唐莫非:等会儿跟在车旁边走就行,有红名也不用慌

小队:一只黄叽:莫非切奶歌吗?

小队:唐莫非:都行

小队:一只黄叽:求爱意的奶![轻书漫]肯定不肯切奶!

小队:轻书漫:我是个莫问!莫问!!!

小队:一只黄叽:#鄙视

小队:一只黄叽:学学人家!可奶可dps!你看看你!

小队:轻书漫:#鄙视#鄙视#鄙视】

   唐莫非还真的就切了相知,换了身装备。燕君燐悄咪咪地看一眼唐莫非的相知装,比莫问装还大,接近毕业。

【小队:唐莫非:出车了,徒弟跟着

小队:燕君燐:好】

   一直没说话的燕君歌突然召唤出马匹,上马邀请他同骑。燕昀修楞了一下,在小队频道发了个问号,燕君歌就回一句“上马”,两个苍爹挤在一匹马上,那画面要多美有多美。

【小队:轻书漫:哇前面大部队啊!

小队:一只黄叽:风车就位了,奶妈求奶!】

   才发完这句,黄叽就一个大风车往红名堆里冲,唐莫非不急不乱在车边上放个影子,和轻书漫一起往前蹑云,焦点上红名堆里的黄叽,扔过去一个仓鼠球。

【团队:唐莫非:[一只黄叽],梅花三弄唤群仙,丹心谱写九重天。】

   这喊话可真是够文艺的......燕昀修禁不住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团队面板的黄叽和唐莫非的血条上上下下的波动,轻书漫早就洗了平沙落雁,控住敌对阵营的一个藏剑开风车在红名堆里转了一通,时间一过,切回到自己的本体。

   黄叽的风车过去之后,趁着身边的人都是残血还没反应过来,直直地冲回自己的阵营堆。唐莫非的大加适时到位,黄叽的血量登时补满。黄叽退到琴太身边,已是拉开了一段的安全距离。唐莫非却是突然被晕,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红名大师直接将他拽到了红名堆里。他自己的血条本来就只剩四分之一,一进红名堆内直接重伤倒地。

   唐莫非迅速点了回营地休息,打坐回满血蓝,大轻功甩过来施施然降落在两个同骑的苍爹身边,甚至还没给同队的人反应的机会。

【小队:一只黄叽:谁拉的?

小队:唐莫非:没看到

小队:燕君歌:又是大师?

小队:唐莫非:嗯】

   燕昀修的苍爹突然落地,燕君歌解除了同骑关系,抄起盾就和黄叽往前冲。唐莫非稍微向前两步,给两个人补上持续。

   燕昀修在后面看得一脸懵逼,看看自己一身脆皮,还是乖乖地跟在车旁边。

   浩气的人来砸车也只是一时兴起,这一波被打退之后就没再继续。好战的dps也乖乖退回到车边上慢慢跟着矿车走。不知是不是因为无聊,琴太在车边上蹦来跳去,不然就是绕着矿车转圈,看得燕昀修眼都晕了。

【小队:一只黄叽:......莫非你卖什么萌!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哦,我舍友在凑热闹

小队:轻书漫:噗

小队:燕君歌:......

小队:一只黄叽:......

小队:唐莫非:今天大战哪儿?

小队:轻书漫:微山书院!

小队:一只黄叽:打吗?

小队:唐莫非:嗯】

   大战是什么来着?燕昀修一脸严肃地点开了百度。原谅他实在是没完全记住之前燕君歌的科普。

【小队:唐莫非:徒弟,大战接了吗?】

   燕昀修刚好百度回来。

【小队:燕君燐:还没,刚刚没去主城

小队:唐莫非:等会儿交了矿车就神行去马嵬驿,然后从地图直接传送去成都

小队:唐莫非:接了任务之后叫我,我在门口拉你

小队:燕君燐:好的

小队:轻书漫:对了莫非,你徒弟需要江贡装吗?我江贡满了

小队:唐莫非:没事,我的也满了,之后我换给他

小队:燕君歌:要pve配装吗?

小队:唐莫非:你跟我说说需要什么属性吧,反正江贡的也不大

小队:燕君歌:好,我等会儿小窗发给你

小队:唐莫非:好,谢了

小队:一只黄叽:我也还有江贡,需要的话可以叫我

小队:一只黄叽:噢对,还有监本】

   燕昀修仿佛成了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一转眼几个人帮他凑装备和监本读秘籍——虽然他还没搞懂这些有什么用,但这不妨碍他忍不住感动一番,于是他怀着满腔的感激之情打了一句。

【小队:燕君燐:谢谢

小队:一只黄叽:没事,帮会的新人总是要照顾一下的

小队:轻书漫:更何况是纯白!

小队:燕君歌:嗯

小队:唐莫非:徒弟,你现在有多少监本?

小队:燕君燐:是最上面那一栏的那个监本印文吗?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燕君燐:45

小队:轻书漫:......怎么这么可怜

小队:唐莫非:没事,我这边的也满了,反正我自己的秘籍读完了

小队:一只黄叽:我的也满了,苍云有多少秘籍要读啊?[燕君歌]

小队:燕君歌:我等会儿发去帮会群

小队:一只黄叽:好

小队:轻书漫:没事!不够的话我还有小号哈哈哈哈哈!!!】

   燕昀修在屏幕前被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抹把不存在的眼泪,燕昀修正准备再发句感谢的话,突然一个好友申请跳出来。

【系统:[曲渊恕]已加您为好友,是否将其加入好友列表?】

   曲渊恕?这个名字有点眼熟......燕昀修回忆了一下,就是昨天的那个秀萝,于是毫不犹豫点击确认。

【系统:[曲渊恕]已加入好友列表】

【曲渊恕悄悄地说:苍爹!!!让你师傅那个智障看密聊!!!!!!】

   燕昀修被吓了一跳。

【你悄悄地对曲渊恕说:......啊?

曲渊恕悄悄地说:那家伙肯定是切着团队就看不到密聊频道了!!!!

曲渊恕悄悄地说:让他看密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奈,燕昀修切去小队频道喊唐莫非。半晌后,小队频道才跳出来唐莫非的一串省略号。

【小队:轻书漫:怎么了?

小队:唐莫非:我等会儿退一下,唐恕卿说之前那个丐哥又来了

小队:轻书漫:......

小队:一只黄叽:就是那个橙武丐???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轻书漫:怎么又来了?上次不是看你俩在一起就走了吗?

小队:唐莫非:我哪知道

小队:唐莫非:我交完碎银就先退,你们接任务去大战门口等我就好

小队:轻书漫:好

小队:燕君歌:好

小队:一只黄叽:好】

   剩着个燕昀修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碍于时间不长又不好意思问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还是琴娘轻书漫好心,大概是看出他的尴尬便先行在小队频道内解释。

【小队:轻书漫:唐恕卿,就是那个秀萝曲渊恕,之前有个橙武丐哥跟她求情缘,被拒绝之后还缠着她。渊恕就叫莫非假装她情缘赶走丐哥,谁知道这人居然这么锲而不舍......

小队:一只黄叽:那个橙武丐其实人还可以啊,秀萝怎么不喜欢?

小队:唐莫非:恕卿不喜欢丐帮

小队:一只黄叽:为什么?

小队:轻书漫:......我懂了,来自奶的怨恨

小队:唐莫非:......聪明

小队:一只黄叽:噗

小队:一只黄叽:那你呢?你不也修相知?

小队:唐莫非:我?

小队:一只黄叽:是啊

小队:唐莫非:......】

   唐莫非并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只发了一串省略号,也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默认。燕昀修总觉得黄叽像是在有意无意套他师傅的底一样,不过这群人都认识这么久了,也没必要这么套底吧?

   那一串省略号之后就再也没人出声,一路无言直到矿车抵达终点,他们几个大轻功飞回出发地,唐莫非在小队内说了一声便退队神行离开,剩下燕君燐自己跟着其他人神行去马嵬驿交碎银,然后从传送点飞去成都。

【小队:燕君歌:你故意的?】

   燕昀修看着这么一句突然的话一脸茫然,不过他当然也知道这不是说给他看的。怕是有瓜吃了。燕昀修暗想。

【小队:一只黄叽:怎么,反正他以前都说过最喜欢的体型是苍爹,你怕什么

小队:燕君歌:......

小队:轻书漫:都冷静点,莫非他徒弟还在这呢

小队:一只黄叽:......

小队:一只黄叽:没事,你当没看见就好了】

   燕昀修的嘴角抽搐一下,心说我又不瞎。

【小队:燕君燐:......】


评论(3)
热度(1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