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狗不能吃巧克力

大家白情快乐!!!

一发小短打,白情嘛就发个巧克力吧!牛奶味的!

#今天的夜久也是一条单身狗#

差点忘记圈人 @脑洞大你打我啊 今天份的互相伤害







   蓝河不怎么喜欢吃巧克力。

   倒不是不能吃,他只是单纯不怎么喜欢吃甜食。虽然说甜食让人心情愉快。

  “蓝桥,来块巧克力不?”笔言飞一边撕开德芙牛奶巧克力的包装一边问他。

  “你知道我不吃巧克力的。”蓝河翻个白眼。

  “啥毛病啊?甜食是个多美好的存在!”笔言飞掰下一小块丢到自己嘴里。

  “狗不能吃巧克力,知道不?”蓝河扯扯嘴角,假笑。

  “......哦。”

   鉴于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是单身狗,他们就还是别互相伤害了。

  “蓝桥,现在有空吗?帮忙上线带个团。”春易老在QQ上敲他。他迅速回了句“好”,然后坐回到电脑前,登录荣耀。

   下个星期就是白色情人节了,荣耀里充斥着粉红泡泡,满满的都是狗粮的味道。蓝河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每个月的十四号都能被称作“xx情人节”,就像下星期的“白色情人节”一样。

   然而这些都跟他没什么关系,该单身的人还是单身。

   蓝河叹口气,戴上耳机准备去带团打本。

   在副本门口等着集合齐人的时候,蓝河的视角一转,又看到某个熟悉的花花绿绿的身影。

  “卧槽是君莫笑!?!”

   蓝河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团队和周围的人先刷起来了,就跟野图boss刷新了一样。世界上一群人刷屏复制君莫笑的坐标。

   蓝河偷偷戳开君莫笑的私聊窗口。

【蓝桥春雪:大神,你又来干什么!

君莫笑:哟,小蓝啊

君莫笑:你们也打这个副本?

君莫笑:我去,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又不是野图boss刷新了

蓝桥春雪:......你不就是野图boss

君莫笑:失策失策,我换个号再上来

君莫笑:等我啊!】

   蓝河愣愣地盯着他最后那句“等我啊”,还没来得及回一句“我等你干什么”,对方就已经是下线状态了。冲着世界上发的坐标飞奔而来的一群人失望地在原地转两圈,又全部散开。

   没一会儿,蓝河的身边出现一个叫“秦岭秋风”的剑客小号。

【秦岭秋风:安静多了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怎么突然开大号上来了?

秦岭秋风:本来是想上来看看你在不在,顺便打点材料的】

   蓝河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秦岭秋风:来帮我打个本?】

   心跳又平稳了。

【蓝桥春雪:......我还要带团

秦岭秋风:那你带完团来帮我们打一下?

蓝桥春雪:叶神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蓝溪阁的人!

秦岭秋风:知道啊,开你绝色那号上来嘛

秦岭秋风:公会的人都挺想你的】

   蓝河的嘴角狠狠抽搐两下。春易老已经在叫他了,蓝河干脆利落地发一句“先走了”过去,然后带着大部队进本。

   好巧不巧的是,下周是蓝雨和兴欣的比赛,兴欣主场,而且刚好就是白色情人节那一天。蓝河作为随队人员跟去。

   在游戏里碰到叶修的时候,蓝河一瞬间还有个念头想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然后马上被他自己压下去。

   说来干嘛?难道叫叶修大神带自己去旅游参观吗?

   蓝河再次叹口气。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蓝河摸出了蓝桥春雪的账号卡,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其锁在抽屉里。然而看到旁边安静躺着的绝色的账号卡,他鬼使神差拿出来塞进了背包的夹层内。

   叶修已经正式退役,这次比赛也没他什么事。蓝雨一行人下地时,他就跟着陈果过来接机。原本一副慵懒的模样在看到蓝雨部队后面的某个小青年时一扫而空,眼睛蹭地一亮,“小蓝?”

   队伍后面的蓝河恍惚一下,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小蓝!”叶修特别干脆地无视了走上前准备搭他肩膀的黄少天,就准备向蓝河那边走,不过被陈果揪了回去。

   这回蓝河终于听清了,转过头看到叶修,眨眨眼张了张嘴,还是没出声,只继续当个安静的随队工作人员。

   蓝雨一行人的住处是陈果安排的,距离兴欣俱乐部不算远。黄少天本来想着安顿下来之后就溜去俱乐部找叶修,可惜被喻文州抓住了。

   蓝河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摸到了绝色的那张账号卡,表情有点纠结。

   明明是作为蓝雨的人员过来帮自己的战队加油,结果还带上了对手战队公会的账号卡......他觉得自己成了叛徒。

   叶修没有再找他,也不知道那时候叫他是想说什么。

   蓝河带上手机和钱包出门,准备去附近逛逛,觅个食,结果一下楼就看到倚着电线杆子的叶修,嘴里还叼着什么。

  “......叶神?”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嗯?就知道你会出来。”叶修抬起头,冲他笑笑。“带你去吃个饭?”

  “你怎么过来了?不用帮忙做点什么......准备?”蓝河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去。

  “我都退役了,还要我准备什么?”叶修摆摆手,右手擦过上衣口袋的时候动作顿了一下,摸出一条巧克力脆卷递给他。“要不?垫垫肚子?”

   蓝河摇摇头,“我不怎么喜欢吃巧克力。”

  “为啥?”叶修好奇,“我还以为年轻人应该都挺喜欢吃这种零食的。”

   年轻人......蓝河的嘴角抽搐两下,“我不怎么喜欢吃甜食。”

  “怕蛀牙?”

  “......又不是小孩子了。只是单纯不怎么喜欢而已。”

   叶修耸耸肩,径直将巧克力脆卷塞到蓝河的上衣口袋里,“试试呗,请你吃。”

  “......叶神你知道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吗?”蓝河扯扯嘴角,鬼使神差地就说出这么一句话。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单手捂眼,“对不起,当我什么都没说......”

   叶修一挑眉,“噢?单身狗?”

  “......是啊。”

  “啧啧,那你这两天是连荣耀的活动都不打了是吧?”

  “......一码归一码。”

   荣耀当然是不会放过白色情人节这个活动商机的。不过他现在也没电脑能上游戏,而且也没带蓝桥春雪的账号卡。

   想到账号卡,他又想起那张被他无意识塞进背包里的绝色的账号卡,又忍不住叹口气。

  “年轻人,老叹什么气?”叶修说。

  “......没什么。”

   叶修嘴里叼着的棒棒糖就剩下根棍,被他丢进垃圾桶,然后从口袋内摸出一块德芙巧克力,是原味的。

  “叶神你......很喜欢巧克力?”蓝河忍不住问。

  “啊?还好,沐橙趁这几天有促销,买了一堆回来分给我们的。”随手掰开一小块,叶修回答。“要来一块吗?”

  “...不要,谢谢。”

   比赛当天就是白色情人节,街道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就连看比赛的绝大部分都是一对一对的。

   蓝河和其他的随队人员坐在一起,举着蓝雨的牌子为自己战队加油。

   因为外套没换,蓝河无意间就摸到了叶修之前强塞给他的那根巧克力脆卷,突然就想拆开试试。比赛都没怎么仔细看。

   最后结果是蓝雨获胜。

   比赛结束的时候,叶修忽然发短信给他。

  “叶神?”避开了人流钻去选手通道那边,还没往里走他就看到懒散地倚着墙壁的叶修,嘴里又叼着根什么。蓝河条件反射就冒出一句“这里禁止吸烟”。

   叶修失笑,微微张张嘴,“这是棒棒糖。”

  “......叶神你找我什么事?”

   叶修站直了身子,看上去有些无措地挠挠头,“沐橙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蓝河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他,“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昨天还调侃他是不是这两天都不上游戏。

  “咳。她说今天当纪念日会比较好看。”

  “......啊?”

   说话间,叶修已经走到了蓝河面前,右手在口袋内掏了半天又是摸出一板巧克力,这次是牛奶的。“要吗?”

  “......我都说了我不......”

   没说完的话被叶修突如其来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打断。蓝河惊讶地睁大眼睛,嘴唇抖了抖,半天没说出话。

  “这样就不算单身狗了吧?”叶修轻笑。

  “我......你......我们......”蓝河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能将一句完整的话给说出来。还是叶修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小蓝,我喜欢你。”

  “我......”

  “唔,白色情人节做纪念日,挺好看的不是?还是你想等到二月十四那天?那得明年了。”

  “不是!”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反驳。反应过来之后脸上有点发烧,抬起头就对上叶修满是笑意的眸子。“答应了?”

  “......嗯。”蓝河暗地里握了握拳,终于鼓起勇气正视叶修,“我、我也唔......”

   没说完的话被叶修的深吻打断,唇齿间满是牛奶巧克力的香甜味道,未出口的话语一同被湮没在其中。

   其实巧克力的味道也还不错?蓝河迷迷糊糊地想。

   于是某天,笔言飞一脸震惊地看着蓝河拆了一块牛奶巧克力。

  “说好的狗不能吃巧克力呢?!......哦等等,等等!你不用说了!我懂了!你别说话了!”


评论(8)
热度(238)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