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拖了很久的番外!终于在回学校之前被我吐出来了......

其实炮萝还欠我一篇肉

再为自己打一下广告:【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我们下篇长篇见






   一转眼,唐恕卿升上大三,唐夜久和月末大学毕业了。因为有个创业的对象,两个人在大四期间都没愁过实习的问题,拉足了一波仇恨。也多亏这样,他们连游戏都没A过。燕君燐和明象几乎第一时间将两个人给拐到他们公司,至于做什么,这都不是重点。

   大四期间,唐夜久带燕君燐见家长了。

   唐夜久的性向他家里人一直都知道,所以见到他终于带了个男人回来,唐夜久的母上大人甚至一脸欣慰地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说你终于嫁出去了。看得旁边还在紧张的燕君燐目瞪口呆。

  “习惯就好。”唐夜久安抚地拍拍燕君燐。

   实习期的时候,燕君燐就已经特别干脆地将唐夜久拐出来同居了。毕竟实习期间他们也不用住宿舍。

  “你们终于同居了啊!”几个人挂着YY里聊天的时候,唐恕卿不由感慨。

  “是啊,有意见?”唐夜久懒懒地窝在沙发椅上,屏幕上还是游戏界面。

   贴心的恋人不仅已经布置好一切,还买好了两台台式机,摆在一起。

  “不敢不敢!”

  “末仔,你们几号回去交毕业论文啊?”唐夜久扭头,自然地咬住某人投喂过来的一块苹果。

  “不清楚,之后我去问问舍友。”

  “好吧。打大战去吗?同志们。”猛地坐直身子,唐夜久赤脚一踩地将沙发椅往前拖靠近电脑,被旁边的人马上提醒一句“别光脚”。

  “我和蠢猫打完了,你们去吧。”月末的炮哥和明象的喵哥坐标显示在马嵬驿,估计是在跑商。

  “退下吧你!其他人重新跟我组队!”唐夜久一扬下巴,鼻息轻哼一声。可惜看到这一幕的只有他旁边那个人。燕君燐没忍住笑。

  “你智障吗?”月末毫不客气吐槽一句。

   四个人重新组上队,还组进一个杨徵羽——唐夜久当初收的那个妖琴爹徒弟。

【小队:唐莫非:徒弟,你情缘呢?

小队:杨徵羽:挖宝,她打完大战了

小队:唐莫非:行,副本神行走起!】

   唐夜久有问过他徒弟来不来YY聊天,被对方以“不想吃狗粮”的理由拒绝,然后在yy被唐恕卿嘲笑了半天。

   日子就这么和平地过着。直到某天,唐恕卿突然将除了唐夜久之外的五个人拉进一个临时讨论组,组名叫“如何成功诱拐傲娇琴太上床”。

【如何成功诱拐傲娇琴太上床

唐逍遥:......这组名能再直接一点

明象:????

明象:我还以为老燕你早就把他给吃干抹净了!

唐恕卿:......

唐逍遥:......

沈濯尘:......

燕君燐:......

系统提示:唐逍遥已将讨论组名称修改为“傲娇琴太诱拐计划”

唐恕卿:......

唐恕卿:现在的重点是组名吗?!

唐逍遥:你们想怎么拐?

唐恕卿:你跟他是竹马啊!有什么见解?

唐逍遥:你都知道我是竹马你觉得我会卖他?

唐恕卿:............我竟无言以对

明象:老燕,你加油

燕君燐:滚】

   五个人背着唐夜久在讨论组嘀咕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论。唐夜久在亲友群喊人上线,五个人又匆匆忙忙将讨论组缩小,一个两个挂上YY。

   跟做贼似的——唐恕卿语。

   明象嘲笑过燕君燐“欲求不满”,不过想想这人也忍了有两年的时间,这会儿好不容易终于同居,近在眼前还吃不着,一部分也是因为燕君燐不愿强迫他,虽然唐夜久也并非表现出不乐意的态度。总之也真是够委屈他的了。

  “你们俩都是禁欲系的吧?”唐恕卿在讨论组里吐槽月末。

  “......”

  “你们怎么了?一个两个都不说话?”唐夜久敏锐地感觉到YY里一阵诡异的气氛,没人说话,有些诧异。

  “咳......没什么。”月末掩饰性地干咳一声,赶紧随便扯个话题,“等会儿去打55吗?”

  “......你告诉我六个人怎么打。”

  “......”月末沉默片刻,“炮萝开奶秀,你琴萝奶歌,两个奶了。气纯和苍云......蠢猫,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

  “就这么干脆地把对象丢一边了。”唐夜久吐槽一句。

   明象委屈,明象不敢说。

   最后还是月末退了出去,让明象跟他们打。YY里依旧挂着聊天,月末自己跑去散排。

  “救命啊——丐帮藏剑都在打我!......丐帮就算了这藏剑什么鬼?!”“夭寿了藏剑过来打奶了——”唐恕卿和唐夜久两个尖叫暴毙流奶妈占据了YY频道的主要噪音源。

   排了一个多小时的55,唐夜久说去洗澡,暂时将琴萝丢在成都广武镇开了艺人挂机,YY闭了麦就起身回房间。

  “夜久走掉了?”唐恕卿在游戏内密聊燕君燐。

  “回房间了。”扭头看一眼房门,燕君燐压低了声音在YY里说。

  “那我们直接YY里说吧!刚刚说到哪了?”唐恕卿一拍桌子。

  “......群名是重点。”——月末。

  “噢对!......什么鬼!组名不是重点!”——唐恕卿。

  “唐逍遥说不卖竹马。”——抓回主题的沈濯尘。

  “噢......不过我跟莫非搭档这么久,我真没觉得这人是禁欲系的。”——唐恕卿。

  “......”

  “说不定你可以直接霸王硬上弓!”——幸灾乐祸的明象。

  “......滚蛋。”——燕君燐。

  “哎,蠢猫说得倒的确没什么毛病。”——悠悠开口的月末。

  “啥?!”——唐恕卿。

  “夜久本来就不是主动的性格,你还想他自己来?”——月末。

  “......”诡异的沉默。

  “其实这人有点隐藏抖m。”月末继续悠悠地补充。

  “......谁说自己不卖竹马的?”——唐恕卿。

  “这不是卖,这只是陈述事实。”——月末。

  “......”唐恕卿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搭档有这么个竹马点个蜡烛。

  “所以老燕,直接上吧,别纠结了!”——明象。

  “......”——燕君燐。

  “你要想等夜久主动?那你可以洗洗睡了,梦里什么都有。”——月末。

  “......”燕君燐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到后面传来开门的声音,顿时咳嗽一声,切回游戏界面。

   YY里另外几个人本来还奇怪,结果下一刻就听到唐夜久说话的声音,马上心领神会都切回了游戏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你们刚刚说什么?”唐夜久甩甩头发坐回到电脑前,开了麦。

  “没什么,你竹马说你是抖m。”唐恕卿毫不留情地爆料。

  “......什么鬼。末仔???”

  “你不是吗?”月末很淡定。

  “滚你大爷的!”

   几个人的讨论一直都是不了了之,让燕君燐很郁闷,非常郁闷。唐恕卿给不出好建议,月末干脆利落让他直接上,明象么,完全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沈濯尘?别想了,根本不说话,偶尔说话也是安抚唐恕卿。

   一群损友——燕君燐语。

   因为一直讨论不出个结果,有时候几个人干脆挂着游戏就切去了讨论组,YY都不挂了。唐夜久特别茫然地切去YY频道才发现频道里就剩他和燕君燐,燕君燐还是闭麦的状态。关键是这人还不在家,在公司光明正大地上剑三......游戏里队伍频道也没人理他,密聊谁都没人回,或者直接是离开状态的自动回复。

   唐夜久隐约能感觉到这群人正瞒着他商量着什么阴谋,不过他也不是多心的人,就没当一回事,做完日常百无聊赖地在游戏里到处跑。刚好这时候杨徵羽密聊他说想做个出师任务。

【小队:唐莫非:我先退一下队陪徒弟做个出师任务】

   没人理他。

   唐夜久瘪瘪嘴,干脆地退队组上他徒弟。

【小队:杨徵羽:师傅傅,师爹不在吗?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唐莫非:扬州敬师堂?

小队:杨徵羽:嗯嗯】

   他的琴太就在扬州城,于是直接大轻功飞去野外的敬师堂。没一会儿杨徵羽就降落在他身边。

   出师任务其实只是找npc对话而已,走个过场动画,就算是出师了。唐夜久看着过场动画上的琴爹和琴太,有些感慨。

【小队:杨徵羽:谢谢师傅傅!】

   唐夜久操纵着琴太走近两步,给徒弟塞了根糖葫芦又贴了个福字,刚准备去频道打字,一个海誓山盟啪一下在自己脚下炸开。系统公告在头顶飞过。

【系统提示:江湖快马飞报!“杨徵羽”侠士在扬州对“唐莫非”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杨徵羽”对“唐莫非”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徒弟弟?

小队:杨徵羽:嗯嗯?师傅傅怎么了?】

   要不是他知道徒弟有情缘,他......唐夜久单手扶额,还是在频道里说了一句。

【小队:唐莫非:个人来看......烟花还是炸给情缘吧

小队:杨徵羽:0 0好】

   就是这么巧,系统刷上江湖快马飞报的时候,燕君燐他们刚好切回到游戏界面,眼尖地捕捉到了“唐莫非”这三个字。

   集体沉默。

   燕君燐的状态瞬间显示离线,不知道是掉线了还是这人把路由器踹了......

【小队:唐恕卿:杨徵羽......

小队:唐恕卿:是莫非他徒弟吧?

小队:唐逍遥:嗯

小队:明象:不对啊,他徒弟不是有情缘吗?

小队:唐逍遥:估计是因为出师才炸的吧

小队:唐恕卿:......】

   姑且不论唐恕卿他们是怎么看的,唐夜久跟杨徵羽在海誓山盟里站了一会儿就飞回扬州城,留下一地合上又绽放的花。因为不知道唐恕卿他们到底去做什么了,唐夜久也就没退队,依旧跟杨徵羽组着队去挖宝。

   忽然听到“哐当”一声,唐夜久一个激灵,扭头看向客厅的方向,游戏里跟徒弟说了一声。起身走出去,就看到燕君燐撑着门气喘吁吁的样子,眼睛有点发红。

  “怎么了?有人追杀你?”唐夜久特别茫然,还是走过去想扶他进屋,却被对方一把拽过手臂拉入怀中。“......君燐?”

   被叫到名字的人不说话,只跟赌气似的低头狠狠咬住唐夜久的唇。

   在唐夜久被吻得七荤八素之际,迷迷糊糊听到燕君燐在自己耳边说了些什么,语气还恶狠狠的。

  “你是我的!”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被拐上床的。

   后来得知这件事的唐恕卿等人集体放鞭炮祝贺燕君燐终于成功将傲娇琴太吃干抹净。


评论(1)
热度(1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