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见仙

大噶猴,我终于回来写叶蓝了!

我记得之前写过一篇叫《见鬼》的......好了鬼见过了,那我们今天就来见仙吧!

其实只是为了一句喜欢的话而产生的脑洞,虽然真正想表达出来的还不止这些......而且古风比较合适的,但是你们懂的我实在不会写古风文......so是熟悉的大学校园的味道!不过是带上些灵异怪谈的校园嗯!

和《见鬼》一样,又是个看上去就很像长篇结尾其实跟没结尾一样的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短篇......有没有后续再说吧再说吧!反正最近准备开叶蓝的长篇说不定就有了呢对吧!!!

架空不用说,有年龄操作。







————“自小听闻天有庭,从此朝朝暮暮盼见仙。”

 

 

   天庭,中华神话中最高的统治中心。《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小说中描述玉皇大帝所主宰统治的地方,是中国神话中统治三界(天、地、冥)、六道(轮回)、五行(诸天)、阴阳(生死)的最高权利中心。①

   在一个书香世家出生,许博远从小就喜欢看书,四大名著不用说,其中最喜欢《西游记》。尤其钟爱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父母的睡前故事讲的都是中国神话。

  “天庭之中是不是还有神仙?”掖好了被子的许博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自己的母亲,纯真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向往。

  “是啊。神仙就在天上看着我们呢!”许母笑笑,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小远的表现好不好,神仙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哦!所以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嗯!”单纯的小孩子重重地点点头。

   然后这段历史现在被许博远记做是黑历史,谁敢拿出来开玩笑他跟谁急。

  “唉!儿子越大越不可爱!”许母如是说。

   许博远重重地叹口气,将自己的风衣衣领向上拽了拽。他已经大三了,每次家族聚会的时候还是会被家人提起小时候的事调侃,糗得他巴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蓝啊!想啥呢?”舍友笔言飞从后面一下子扑上来,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走了!一点还有课!你还不去吃饭?”

  “走着走着!”许博远习以为常地将笔言飞的手臂打下来,抱着几本书往饭堂冲,无视损友在后面“等等我”的叫喊。

   世界上哪来的什么神仙?不过都是神话传说。

   许博远再次重重地叹口气。童年的黑历史真是不堪回首。

  “哎!蓝桥,知道不?最近理工科出了个神事儿!”笔言飞不死心地又将手臂搭上来,还一脸神神秘秘地凑近他的脸。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继续打掉他的手臂,“什么事儿?”

  “理工科那边的那栋化学楼知道吧?学校不是一直有个关于那栋化学楼六楼的怪谈吗?”

  “......就是那个什么,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不要接近六楼走廊尽头的那间实验室?不然会莫名其妙地从楼上跳下去?”许博远努力回想了一下笔言飞之前眉飞色舞跟他分享的怪谈。

  “...怎么被你说出来就没点怪谈的味道了......哎反正你还记得就行!我跟你说,听说昨晚真出事儿了!”笔言飞又故作神秘地凑近,还压低了声音。“据说昨晚半夜十一点四十五的时候,有个大三理工科的妹子就是在那个时间去了六楼,据说是去拿什么东西——反正这点是没人信了,大半夜的能拿什么东西啊!——本来她就在六楼的楼梯口那里,都准备走了。谁知道!她突然地就冲着六楼走廊的尽头那间实验室走过去,据本人说是毫无意识地、就好像是受到什么蛊惑一样。而且那时候那个实验室的门竟然没锁!你说奇怪不!”

  “然后呢?”许博远被他带得不由也有些紧张,吞了口唾沫催促他继续。

   见友人被自己吸引住了,笔言飞不由有些得意地晃了晃脑袋,“然后!那个妹子就推门进去了,里面的窗户是开着的。那个窗户你知道吧?就是正对着我们学校正门中央位置那个方向的。那个妹子说她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着一样,直接就踩在窗户边上要跳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个白色的人影,在那个妹子的脚刚离开窗户沿的时候果断抓住了妹子,将人给提溜回去房间里面。而被放在地上的瞬间,那个妹子就回过神了,后怕得哇哇哭,也没看清那个救自己的人到底长啥样。好像还是舍友接到她的电话才过去找她的。”讲完自己打听到的消息,笔言飞看着有些发愣的许博远,用手在他眼前晃晃,“嘿嘿!蓝桥?咋的?吓傻了?不至于吧!”

   回过神来的许博远一掌拍开他的手,翻个白眼继续向前走,“在想事情!”

  “你不会也想去那里探探险吧?!我可跟你说啊!化学楼六楼已经被封起来了!”笔言飞追上来。

  “不至于吧?”许博远惊了。

  “怎么不至于啊!这要得亏那妹子没跳下去,真跳下去那可就成校内跳楼自杀了!”

   倒也是。哪个学校会想自己学校出这种事?许博远点点头,“那理工科的化学实验怎么办?”

  “化学楼又不是就六楼一层实验室。再说了,六楼的实验室也没什么本科生上去用啊!都是研究生用的。”笔言飞不以为意。

   许博远刚想说一句“也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那那个大三的妹子上去做什么?”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会儿,对视一眼——肯定有鬼!

   笔言飞咽口唾沫,瞅着友人一脸兴致高昂就要撸袖子露胳膊的样子,“蓝啊,咱活着不好吗......”

  “我差点素材。这下够了!有现成的!”许博远的兴致的确很高昂——他最近在写篇新开的灵异长篇小说,正愁找不到素材没有合适的脑洞。这下可好!天上掉个大馅饼!

   虽然这个馅饼只是他这么认为的。

  “那什么......今晚你自己去行吧?我突然想起来我方言学的论文还没写......”笔言飞干笑两声就往后退——开玩笑!自己的这个舍友就差把学校怪谈提及过的地点全部摸一遍了!之所以没去化学楼是因为他们是文学院的,不方便往理工科的地盘跑。

   学校文理分地盘现象还是有点严重的。就跟猫狗大战一样。

   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忍心撇下你舍友让他一个人去冒险?”许博远斜眼看过来,“你看,万一真的发现了什么,你还能当个第一时间发现人不是?多光荣啊!”

  “......不,这个光荣还是让给你吧!而且我也不想真的发现什么!”

  “抗议无效。就这么定了。今晚十一点我叫你起来!”

  “别啊!——”

   笔言飞哀嚎着被许博远拖走。

   大抵还是受小时候听的神话故事影响,虽然许博远现在坚决将童年那些时光认做是黑历史,但是对灵异类、非自然现象却有着浓厚的兴趣。当然,不光是因为他写小说。

   笔言飞作为他的死党,已经被这人拉着跑遍了文学院的怪谈中出现过的所有地点。

  “哎哟!”跑得太急,许博远一不留神撞上个人,两人因为冲力同时向后一坐倒在地上。

  “嘶——对不起啊!同学!我跑太急了......你没事吧?”也顾不上掸掉身上的土,许博远赶紧爬起来去扶被自己撞倒的那位。

  “年轻人,跑这么快干什么?赶着投胎啊?”被撞倒的人一只手还搭在脑袋上,吓得许博远还以为自己撞到了人家的头,小心翼翼地将人扶起来。

   旁边幸灾乐祸看热闹的笔言飞这时才看清那人的脸,“叶修会长?!”

  “嗯?”被点名的人懵懵懂懂地抬起头看他,“认识我?”

  “......谁不认识您啊,大名鼎鼎的学生会会长。”笔言飞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表情有点扭曲。

   许博远一脸茫然,还是先将人给扶起来。“叶修......会长?真的对不起啊!是我跑太快了。”

  “没事没事!”叶修毫不在乎地摆摆手,“小伙子你跟我有仇?”他自是没遗漏笔言飞说话的表情。

  “没有!”笔言飞一秒撇清事实。

   叶修盯着笔言飞看了半天,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看得笔言飞冷汗都要下来了,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噢!你是喻文州的人吧?”

  “......”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别扭?“是......我是生活部的。”

  “我就说嘛!怎么一副跟我有八辈子大仇的表情!”叶修笑眯眯地说。“小伙子,气度不行啊!多学学你们喻会长!”说完又扭头看向许博远,“那你也是?”

  “啊?”许博远楞了一下,赶紧摆摆手,“我不是,我只是文学社的!”他大二的时候就已经退居二线了,现在在生活部也就是挂个名。

  “文学社......哎!你是不是那个在校刊上连载长篇小说的蓝、蓝什么来着.....”叶修皱着眉努力回忆那个名字。

  “蓝桥春雪!”许博远说。

  “噢对,蓝桥春雪?”叶修点点头,“上篇完结了吧?期待你下篇长篇啊!”

  “会长,你也看校刊啊?”笔言飞在旁边冷不丁窜出来一句。

  “怎么着也要给自己学校的杂志贡献一下阅读量不是?”叶修依旧笑眯眯的,冲他俩摆摆手就走了。

   笔言飞噎人不成反被嘲,脸都憋成紫色了。

   许博远一脸不明所以,用肩膀撞撞他,“哎!怎么回事啊?怎么跟见仇人一样?”按理说文理专业的就算再不对头,对学长和上司的尊敬还是在的。更别说那人是学生会会长。

  “你是退居二线了不知道!我跟你说,这个叶修上任学生会会长之后就没干过一件正事儿!基本上大事小事都是丢给喻会干的!本来想着这样一年下来,下一届会长推选的时候怎么着也应该是喻会了吧?嘿!哪想到又是他!连任!我是实在想不明白了这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连任啊!要说做实事喻会比他做的多了去了!你说......”不问还好,一问笔言飞就跟开了话匣子一样,叭叭叭的一通连黄少天都不遑多让,许博远艰难地从里面挑出了重点。

   本来学生会就是文理生各参半,喻文州是文学院的代表,那叶修也可以说是理学院的代表。谁当会长大概也就象征着哪个学院更胜一筹。而且文学院的人本来也比理学院少,这下可好,基本上就是被理学院压着打的节奏。

   许博远对这些学院专业系之争实在想不出什么评价,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你们是小学生吗”,被笔言飞凉凉地说他没有站位意识。

   不过他实在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站位的。耸耸肩,许博远拍拍笔言飞的肩提醒他今晚别忘了,就抱着书往宿舍走,再次无视身后的哀嚎。

   晚上十点半,躺在床上猛然惊醒的许博远愣愣地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刚才的梦境还在脑海中未散去。

   说是梦境也不太对,因为这是他小时候真实发生过的事。虽然说出来没人信。

   在他大约五岁的时候,有一回他自己一个人在幼儿园后面的院子里等父母接他回去,突然听到墙外传来一阵犬吠,那叫声就好像已经要冲进来了一样。小孩子害怕,抱着球缩在角落里不敢动。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踩着墙沿就往下跳跳进了院子里。要知道那堵墙可是足有四米高!就算是大人也不一定能爬上去。而看清那个身影之后许博远才发现,对方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只大几岁的小孩子,穿着倒是奇特,一身白衣飘飘如仙,像古代修仙大侠一般的江湖装扮。小孩板着一张脸,神色冷冷的,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韵味。尤其是跳下墙沿时候衣角随风飘摇摆动,配合当时的角度逆光而立,在小小的许博远眼中,仿佛就是神仙下凡。

   深受神话故事吸引的许博远连害怕都忘了,将球丢到一边,跌跌撞撞地向那神秘小孩子走过去。直走到人家面前,傻傻地仰着头问他:“你是神仙吗?”

   刚逃脱一劫的小孩警惕地回头,却看到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小孩子一脸天真,小大人一样板着的面部表情扭曲了一下,还是没敢打击小孩子单纯的灵魂,“......是啊。”

  “那你一定很厉害了!你刚刚是飞进来的吗!”小许博远兴奋了。

   比他大几岁的小少年的面部表情更扭曲了,有点艰难地点点头。

   于是小许博远就认定了自己那天见到了神仙,回家的路上都兴奋地说个没完。

   然后这事儿就成了他的黑历史之一。

   躺在床上的许博远叹口气,虽然现在他当然不会认为那白衣少年真是神仙,但是那堵四米的墙却也不是一个只比自己大几岁的小孩子能翻得过来的。更何况周围也没有什么大树能给他爬上去借力。

   不过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许博远摇摇头,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以防惊动邻床的舍友。踩在最后一阶台阶上的时候还踢了一下睡在自己下铺的笔言飞,得到惊醒的笔言飞一个幽怨而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许博远打着呵欠走去卫生间——就为了半夜起来,他晚上洗完澡七点就爬上床了。

   等他出来,笔言飞才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桌边拿上手机和钥匙,在门口等着许博远。

   许博远比个手势问他要不要去洗个脸,笔言飞摇摇头,两个人就跟做贼似的悄咪咪打开房门出去。

   也幸好他们学校没有门禁这一说法,舍管平时都不知道在哪躲清闲。

  “怎么说?现在直接过去化学楼?”因为是大晚上的,虽然不是每间宿舍都睡觉了,但笔言飞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问许博远。

   许博远也压低音量,“先去化学楼周围看一下,尤其是窗户对着的那个位置。”

   他对灵异事件感兴趣,不代表他真的就认为每件反常的事情都是灵异事件。只是有些事情在答案揭晓之前,容易被盖以另一种解释。

   两个人到了化学楼六楼窗户正对着的位置下方,打着手机的手电筒摸索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许博远还特意向里走了两步,结果被一只突然窜出来的猫吓得后退一步失坐在地上。

   笔言飞忍着笑将他拽起来,两个人看一眼现在的时间——十一点三十五分。传递个眼神,许博远坚定地点点头,反拉住笔言飞的手就往化学楼门口走,再次无视笔言飞在后面疯狂摇头,就差没把脑袋给晃下来。

   一楼到五楼一切平安,不过五楼通往六楼的楼梯口被封住了,拉上一条黄色的封条警戒线。许博远看眼笔言飞,依旧拽着这人的手臂不让走,一猫腰穿过封条,就朝着六楼上。

   笔言飞一只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默念一句“阿门”。

   六楼出乎意料的平静,在楼梯口的两个人也并未感觉到什么莫名其妙的召唤,什么身体突然无意识往走廊尽头走之类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大概是因为现在时间还未到。

  “十一点四十五......蓝桥你还真要蹲到十二点啊!”笔言飞偷偷摸摸看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用气音问。

   许博远没回答,只点点头。两个人就蜷缩着身子蹲在楼梯口,借楼梯扶手做掩护,等着零点的到来。

   虽然就十五分钟,不过干等着也的确无聊,他们俩也不敢打开手机,生怕手机的亮光被什么东西发现——好吧,什么人发现——两个人就这么蹲在楼梯口,腿都快蹲麻了。笔言飞居然还能感觉到一丝困意。

   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许博远微微动了动,身体呈一个起跑的准备动作,同时膝盖顶了顶身边的笔言飞示意他时间快到了。

   回应他的是死党微微响起的呼声。

  “......傻笔???”万万没想到,在这种紧张时刻这人也能睡着。

   无奈,他只能自己上了。轻手轻脚让笔言飞坐到地上靠着墙壁,许博远站起来活动两下手脚,眼看着手机屏幕上的23:59跳到0:00。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经历:仿佛是半梦半醒时的状态。你在熟睡的时候被什么声音叫醒了——闹钟或者家长叫起床的声音——你以为你醒了,你也能感觉到身体似乎已经起来换衣服、洗漱,但是直到家长真正推开门把你从床上拽起来,你才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其实还在床上。

   许博远被一个人拽回实验室内的时候,就是这种被惊醒的状态。

  “年轻人,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什么事都能好奇的知道吗?”拽他回来的人“啧”了一声,嘴里似乎叼着什么东西,说话有些含糊。对方一只脚还踩在窗户沿上,左手扶着窗边,半个身子还在夜空中。

   许博远还保持着跪坐的姿势在地上没有回过神,听到有人说话,愣愣地抬起头仰望声音的来源。

   一瞬间场景似乎与小时候的那一幕重叠,当初逆光而立,此时同样逆着柔和的月光,说话的人一袭白衣,衣角随风飘摇摆动,侧脸打着柔和的自然光,视线不知看向何方,跟他说话的时候才缓缓扭过脸看他。上身的白衣没有完全扣好纽扣,最顶上的两颗纽扣还是开着的。

   即使是这样,依然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韵味。

   如同仙人下凡。

   鬼使神差的,许博远如同当初那样,抬起头时还带着几分无意识的茫然,看向那人,“你是神仙吗?”

  “嗯?”那人一愣,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自小听闻天有庭,从此朝朝暮暮盼见仙。”

   虽然这人不是真的神仙,不过。许博远后来想,他大概是真的见到神仙了。

  “喂,年轻人,不会吓傻了吧?”叶修嗤嗤笑够了,轻巧地跳下窗户,伸手在许博远眼前晃了晃。“是我!叶修!”

  “......仙人你好。”

  “噗——凡人,你好啊!”

 

 

 

 

注释:①:来源“天庭”百度百科


评论(6)
热度(112)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