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我唐夜久又回来了!

完结篇完结篇!真感动终于完结了虽然连十万字都没到不过没关系反正还会有番外就是这么任性(...)

有另一个脑洞的苍歌长篇,不过最近又开了篇鬼网三所以新的苍歌就不那么快放了......还有叶蓝也要回归一下嗯

前章走:第三十三章








34.

  “莫非你再缩也不会离苍爹多远的。”唐恕卿看着坐在对面的极力把自己往角落缩的唐夜久,一本正经地说。

  “......”唐夜久翻个白眼。

   月末放下茶杯,轻咳一声,“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就是唐逍遥,真名月末,和莫非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

  “我明象,真名陆漠烟,因为姓氏才玩的明教。强推明唐。跟燕君燐嘛......算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明象大大咧咧地将左手搭在月末的椅背上,虚虚地揽住自家对象的肩。

  “我是唐恕卿,那个炮萝!本名唐浔黎,也是因为姓氏选择的唐门。准大一生,最喜欢道长!”唐恕卿下一个接话,最后一句倒是说得大大方方,沈濯尘的耳尖有点发红。

  “咳......沈濯尘,本名一样。”沈濯尘的介绍干净利落。

  “...道长你的本名就叫沈濯尘?”唐恕卿一脸诧异地看向他。

  “嗯。”

  “......”

   餐桌上一阵诡异的沉默。唐夜久不得不干咳一声跳出来打破这个气氛继续做自我介绍,“我就是那个琴太,唐莫非,本名唐夜久。因为姓氏才起的这个ID,原来是个唐门,后来么......去了长歌门。准大三,”顿了一下,唐夜久偷偷瞄一眼身边的燕君燐,清清嗓子努力用刚才唐恕卿那种大大方方的语气继续说:“喜欢苍爹。”

   可惜没唐恕卿这么淡定,他的脸先红了一边。

   不过倒是成功让燕君燐的眼中出现点笑意。

   完美,气氛总算是没那么僵了。唐恕卿默默地给唐夜久点了个赞。

   不用说,最后一个介绍的当然就是燕君燐。

  “苍爹燕君燐,本名燕君绝,嗯......今年过完生日就二十五了。G市人。”燕君燐想了想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喜欢琴太。”

   好了,唐夜久的脸更红了。

  “噗!......咳!那我们就...点餐?”唐恕卿没忍住笑,赶紧干咳两声收住气。

  “嗯。”沈濯尘永远是第一个响应的,还特别顺手地把其中一张菜单递给唐恕卿。“喜欢吃什么?这顿我请客。”

  “啊?这样不好吧?”唐恕卿诧异地看向他。

  “没什么,你们来S市这也算是我的主场,我做东道主。”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明象大大咧咧地抽走另一张菜单,然后递到月末面前。

  “......你倒真不客气。”月末的嘴角抽搐一下。

   唐夜久大手一挥直接让自家发小帮自己点完——反正他俩都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

  “你喜欢吃什么?”结果燕君燐偏过头问他。

  “啊?我不挑......真要说的话,不吃苦瓜和芹菜,不怎么能吃辣。”唐夜久挠挠头。

   旁边的明象听到他们俩的对话眨眨眼,转头问正在看菜单的自家对象:“媳妇儿,你喜欢吃什么?”

  “嗯?”月末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嗯......没什么特别喜欢或者特别不喜欢的,不挑。要说的话就不吃苦瓜,芹菜还行。”

  “你们俩真不愧是发小......”唐恕卿没忍住吐槽一句。

   月末将菜单丢给明象让他跟燕君燐看去,偏头问唐夜久:“可乐?”

  “嗯。”唐夜久摸出自己的手机。

   实在不知道现在能聊什么......假装在认真刷消息的唐夜久默默地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结果被月末一巴掌拍了一下后脑勺。

  “我靠唐逍遥?!”唐夜久猛地一抬头。

   月末连话都懒得说,直接一个手机凑到他面前给他看屏幕上的内容。唐夜久眨了眨眼,将焦点放到手机屏幕上。

   哦,团长问他们去哪了......

  “......我还以为你跟他们说过了。”

  “怪我?你不是说今天比赛完了就自由活动了?”月末翻个白眼。

  “呃......我之前听到负责人这么说而已......”

  “......团长要骂人我就把你怼出去。”

  “我靠唐逍遥!”

  “闭嘴。”

   唐恕卿听着这俩人的对话也眨眨眼,“你们不会没跟你们团的人说出来吃饭吧?”

  “我跟团长吱过一声。”唐夜久弱弱地举手申明。

  “......你要不要再在QQ上说一声啊。不然还以为你们俩失踪了。”

  “我跟团长说了。团长说回去G市之后叫你请庆功宴。”月末一边按着手机屏幕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咕咕咕??????”

   六个人特别和谐地吃完一顿饭,鉴于唐夜久和月末明天早上就要和大部队一起赶回G市,他们也没敢逛得太晚。唐恕卿和沈濯尘准备待在S市玩几天,燕君燐和明象则是明天跟自家对象一道回去G市。

  “哎,对了。你们回去是不是就准备考试周了?”月末忽然扭头问唐夜久。

  “是啊......地狱修罗场。”唐夜久哀嚎一声,身子一歪靠倒在燕君燐身上。

  “那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啊?”月末顺口又问一句。

  “大概一月中的样子吧。”在唐夜久也顺口地回完话之后才想起来某个人还听着他们的对话——哦,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放假时间。

   唐夜久面无表情地给了自家发小一巴掌。

   燕君燐但笑不语。

   第二天一早,团长又来了通morning call把全部人叫起来,大厅集合之后全员吃完早餐出发去机场。大概就在他们出发的十分钟之后,燕君燐和明象也下楼退房。

  “你今晚回宿舍吗?”月末问。

  “回吧,到家之后就收拾东西回去。”唐夜久向后一仰头靠着座椅背,“啊......这两星期周末就不回来了,考完试直接收拾宿舍回家放假!”

  “你加油。”

  “你呢?什么时候放假?”

  “已经放了啊。”月末淡定地一侧身,稳稳躲过唐夜久挥过来的一爪子,“别动。我放行李。”

  “怎么全世界都放假了啊?!”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你上学期可是比我们谁都早放假。”月末看着唐夜久,假笑。

  “......”这好像的确没错,上学期他是这群亲友里面最早放假的,还成天在群里嘚瑟放假太无聊......

   报应来了。

   他们俩的航班本来比燕君燐他们的要早起飞,结果飞机又晚点,反而燕君燐和明象还比他们俩还早落地。

  “累死了......我撤了啊!”唐夜久撑着自己的行李箱摇摇晃晃向外走,背对着月末摆摆手。

  “......你悠着点儿!”月末正准备拖着行李追上去——省得这人半路被车撞——就被一个人从后面抓住手臂向后拽,他一个没站稳,向后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媳妇儿~”

  “......蠢猫?”

   明象凑到月末耳边,蹭蹭他的脖颈,还趁着旁边没人经过舔了一下,不出意外感觉到怀里的人浑身一颤。“嘘——老燕跟过去了,不用担心。”

  “......老燕???”

  “嗯。我送你回家吧媳妇儿?”

  “......”

   不说明象成功拦截下月末,唐夜久这边才刚走出机场大门正准备拦车,一辆私家车就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来,燕君燐单手搭在窗边,“上车。”

  “......你不是才下飞机吗?怎么马上就开车来了?”唐夜久的重点不太对。

   燕君燐轻笑一声,“让助理开过来的。上车,我送你回家。”

   他总有一种被包养了的错觉......他也不跟燕君燐客气,将行李箱放到后座,自己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燕君燐一挑眉,没说什么,默默地启动车子,“带路?”

  “我这是不是就间接带你回家了?”唐夜久也一挑眉,没忘记系上安全带。

  “嗯,差不多。”

  “啧,送我到路口就行,还以为真让你进门?”

  “噗、咳......好。”

   两人一路无言,唐夜久指完路之后就没再说话,偏着头看窗外飞过的风景。车内放着舒缓的音乐,暖气拂过他的脸颊,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燕君燐在等红灯的时候扭头看唐夜久,正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透过车窗看到对方的睡颜,赶紧收住了声。

   唐夜久斜着脑袋靠在车窗上,大概是因为姿势不太舒服,睡着了他也是皱着眉。燕君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还是伸手轻轻地将对方的头换了个方向靠向自己这边。唐夜久呢喃了一声什么,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

  “你说什么?”燕君燐带着笑意轻声问。

   被问的人依旧沉浸在睡梦中,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撇撇嘴,像是不肯回应他的问话。

  “嗯?宝贝儿你刚刚说什么?”仗着还没变灯,燕君燐干脆半个身子凑过去,右手抚在唐夜久的发上,偏头侧耳倾听。

  “唔嗯......”唐夜久嘟囔一声,微微翻个身,倒是让自己贴近了燕君燐,嘴唇擦过他的侧脸。燕君燐只觉得被碰到的地方有些发烫,就听到一句很轻很轻却又如惊雷炸响般的话语,带着睡着时候迷糊的奶猫音像柔软的羽毛划过他的心尖。

  “我喜欢你......”

   燕君燐张了张嘴,还是克制不住覆上那双唇。

  “我也喜欢你。”


评论(14)
热度(17)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