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三十一章




32.

   大部队的酒店和当初在H市时一样,就在会场周围,走路五分钟就到了。明象和燕君燐也在这间酒店开了房,不过因为他们团是一起订的房间,所以唐夜久和月末两人周围的房间自然都是自己团里的人,燕君燐和明象想住他们邻房是不用指望的了。

【神说要有光

团长:东西放好之后就下来大厅集合!行李回来再收也行!

啾啾:好好好

樱白木:1

莫非:1

逍遥:1

负责人:我们就在大厅那里

六六:来了!】

   微信一群人报数一样排了一列的1,唐夜久收起手机,将行李箱放到支架上,就和月末下了楼,顺手还先给燕君燐发了条消息。

   踩场很快,就五分钟的路程,只要到现场了解赛场布置环境就行。麻烦的就是他们还要再最后排练一次全过程。

  “去哪排啊?”唐夜久双臂环胸。

  “这里没空地吧?而且占位置。”月末靠着沙发一挑眉。

  “酒店后面倒是有片空地,但是会有车经过。”六六也说。

  “唉......不行就干脆各自去对戏?”团长皱紧眉头。

   一群人正一筹莫展,唐夜久眼角一瞥瞥到燕君燐和明象刚好下来大厅。

  “怎么了?”见他们一群人在这愁眉苦脸的,燕君燐毫不在意地径直走到他身边问。

  “没地方排练。”唐夜久耸耸肩。

   团里的其他人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要多大的位置?”燕君燐思索片刻。“我知道附近有片空地,而且没什么人。”

  “酒店附近?”

  “嗯。”

  “带路。”轻描淡写地一扬下巴,唐夜久随手一挥。

   全团人更加惊悚地眼睁睁看着那个比唐夜久还高几乎一个头的男人就这么听话地走在最前面带路。

  “这这这这这这人谁?!”六六哆嗦着手指着燕君燐,左手猛地抓住月末的胳膊,一脸惊恐地扭头看他,丝毫没注意到月末身边也跟了一个人形跟宠,还正一脸阴沉地盯着她抓住月末的手。

  “你猜。”月末说得也是轻描淡写,两只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走得悠哉悠哉。

  “......”六六默默地收回手窜回啾啾身边。

   一群人碍于唐夜久身边的男人,愣是没一个敢上前去问他这是谁。直到到了燕君燐说的那片空地上开始排练了,才勉强收起心思。

  “别天真了,这场游戏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你?”唐夜久轻蔑地冷笑一声,嘴型完美配合上背景音的台词,伸出右腿向前一迈——“我靠!”脚步一滑差点整个人翻倒在地上。

  “停!莫非怎么了?没事吧?”吓得团长赶紧喊停,没等站在旁边围观的燕君燐过去,团长和负责人先冲上去了。

  “没事没事,就是脚滑了一下。”唐夜久反应够快,及时刹住车,成了左腿单膝跪在地上、右腿弓步向前。龇牙咧嘴地用左手撑着地站直身子,唐夜久甩甩手,“地上灰太多,太滑了。”

  “没伤到吧?”团长皱起眉头。

  “没有没有!”唐夜久毫不在意地摆摆手,顺便拍掉手上的灰。

  “那大家接下来的打戏动作小点!注意踩稳脚步,只要能和对手配合好、踩准时间点,清楚自己的动作就行了!莫非,你要不要先缓缓?”说到最后,团长转头问他。

  “不用,继续吧。”半蹲在地上拍干净武器道具上的灰,唐夜久才慢悠悠站起身甩甩腿。

   一群人排练到晚上六点才稀稀拉拉地往酒店走。燕君燐三两步绕过人流走到唐夜久身边,“没事吧?”

  “没事。没真摔。”唐夜久将武器换到左肩。

  “怪我。”燕君燐皱起眉,脸上难得地出现懊恼的神情。

  “......怪你什么?”

  “我带你们来这里的。”

  “......那也是因为我们真的需要排练啊!乖别闹,我真没事!”唐夜久暗地吐槽一句,忍不住侧过身子伸手想去摸燕君燐的头,可惜身高不够还要他踮起脚。

  “那个......莫非啊......”樱白木顶着所有人期待的目光压力巨大地一步步挪到唐夜久身边,同时顶着燕君燐面无表情的注视和唐夜久疑惑的眼神,斟酌着问:“那个......你身边这位?呃......是?......”

  “啊?他?我对象啊!”唐夜久指指燕君燐,说得坦坦荡荡毫无压力。

   我靠居然就这么自然地说出来了?!——团里其他人的心声。

   燕君燐原本有些阴沉的脸色缓和下来。

  “......没事了没事了!你们继续!”樱白木一下子蹿到大部队的最后面。留唐夜久一脸莫名其妙地转回头继续跟燕君燐聊天。

  “所以恕卿他们明天也来看我们比赛?”唐夜久一挑眉,冲月末招招手让他过来。“那......中午一起约顿饭吗?”

  “看你们。我们都行。”燕君燐说。

  “怎么了?”月末带着人形跟宠明象走到他这边。

  “我们明天比完赛什么安排?”唐夜久问。

  “不知道啊。问团长。不过我估计就是回酒店休息,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

  “就是说明天比完赛就自由活动了?”

  “嗯。”

  “那我们去约顿饭?”唐夜久晃晃手机,“恕卿和道长明天也来看我们比赛。”

  “......不如说除了我们两个要比赛的,他们都来围观。”

  “答对了。”

   月末翻个白眼,“我都行。不过你不用先回趟酒店换衣服洗个澡?”

  “......我想的。”

  “没事,不急。”燕君燐忍着冲动没敢伸手摸对象的头。

   一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着就到了酒店门口。在大厅休息区内,团长又跟他们叮嘱了一遍注意事项,说明天早上六点半morning call叫他们,然后才解散各回各的房间。

   他们团的人都住在四楼,燕君燐和明象的房间在五楼。两个大男人很一致地将自己的对象送到房间门口,才返回去坐电梯上楼。

   唐夜久和月末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

  “啊,明天决赛了。”躺倒在床上,唐夜久举起手对着天花板。

  “嗯。”

   腰部猛地一发力坐起来,看着靠坐在桌边的发小,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对着对方伸出握拳的右手,在空中默契地虚虚一撞。

  “加油!”


评论(1)
热度(1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