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默默奶一口今天刚考完的普通发......

前章走:第三十章








31.

   燕君燐回到G市已经两个星期了。十二月过了四分之一,唐夜久依旧拖着不肯跟他见面。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每个周末都在排练,而且十二月中的那两个星期周末还要考普通话和六级,于是这一拖也就刚好拖到元旦假期。

   元旦假期放三天,唐夜久和月末要去S市比赛,燕君燐就打算和明象去S市找他们俩。唐恕卿的学校考试早,寒假放得也早,元旦回去就基本上等于放假了,她干脆在元旦假期的时候就直接回家,然后再去S市找他们。沈濯尘据说目前人就在S市,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反正他们都找不动他,也就只有唐恕卿知道这人的消息。

  “啊......好累。”唐夜久斜斜地靠在月末身上,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等会儿上飞机睡会儿。”月末一只手拿着手机,低头刷消息。

  “我现在就想睡......”

  “蠢猫说,他们已经到S市了。”将手机锁屏,月末抬头说。

  “为什么他们这么快?......”

  “我哪知道,提前过去的吧。反正他们也没事做。”

  “真好......”

  “你现在就想体验工作了?”

  “我现在只想体验睡觉......”

   蔫巴巴地跟着大部队过安检上飞机,唐夜久刚坐下就脑袋一歪,准备补觉。

  “记得关机。”月末提醒一句,顺便将两个人的背包往头顶的储物箱里放。

   唐夜久看也没看手机屏幕,直接按下侧面的关机键就将手机丢到储物袋内,脑袋一歪——睡觉!

   飞机不是马上起飞,唐夜久倒是马上入睡了。月末收拾好以后就坐到他身边,帮这人扣好安全带,解锁手机屏幕准备刷一下消息就关,结果才刚解锁,明象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蠢猫?”月末稍微压低声音。

  “媳妇儿?燕君燐找他对象!”明象大大咧咧但又带着些迷之魅惑而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苍爹?”月末还没来得及再问句什么,就听到电话那边换了个人。估计是明象的手机被抢过去了。

  “喂?是唐逍遥吗?”下一刻就成了燕君燐的声音。

  “......是我,怎么了?”

  “莫非他......手机怎么关机了?”

  “我们在飞机上,还没起飞,不过他困了准备睡觉,我就先让他把手机关了。”月末瞥一眼身边睡得正熟的发小。

  “......好,谢谢。”燕君燐沉默两秒,将手机递给明象。

  “我去这人!媳妇儿我跟你说啊,他刚刚打他对象手机,第一秒通了,结果下一秒就成了‘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然后他就火急火燎地让我打电话给你了!你说他......”

  “要起飞了,我也关机。S市见。”在听到广播提示后,月末毫不留情地直接打断明象的话,“啪”地按下结束通话,关机。动作干脆利落。

  “喂?喂!媳妇儿!”只剩下那边的明象对着被挂断的电话一阵哀嚎。

   看着手机屏幕逐渐变黑,月末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几分弧度。

   他们团到达S市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待飞机落地,早就睡够了的唐夜久第一时间开机,打开流量,登录QQ。

【大唐最帅组

唐莫非:我到了!!!

唐逍遥:。

燕君燐:我们在机场

明象:媳妇儿!】

   自从知道明象和自家发小绑情缘以后,明象就被拉进了他们亲友群。

【大唐最帅组

唐逍遥:我们还没下机

唐莫非:你们在哪等着啊?

唐恕卿:我!在!S!市!啦!!!

唐莫非:......你们怎么都这么快

唐莫非:反正你们今天也见不到我俩

燕君燐:拿行李那里

唐莫非:下机了

唐恕卿:你们住哪儿啊?

唐莫非:会场隔壁

唐恕卿:......那是哪

沈濯尘:我带你去

唐恕卿:好好好

唐莫非:......唐恕卿你跟道长住一起???

唐恕卿:......................

唐恕卿:你觉得呢?????

唐逍遥:唐莫非拿你自己的包,走了

唐莫非:来了来了】

   将手机塞到衣服口袋里,唐夜久和月末背上随身的背包,跟着大部队慢悠悠晃去拿行李那边。还没走到传送带附近,唐夜久就眼尖地看见站在牌子边上的那两个人。

   不怪他眼尖,只怪这两人气场太强。

   燕君燐恰巧转过头看向他这边,两个人刚好对视上,唐夜久只觉得燕君燐的眼睛“蹭”地就亮了。

   唐夜久条件反射扭过头错开他的视线。

  “怎么了?”月末瞥他一眼,顺着他刚才看的视线方向看过去,“......燕君燐和...蠢猫?”

  “嗯。”

   月末刚准备问他要不要过去,团长就已经在那边招呼他们赶紧拿自己的行李。无奈,两个人只能先把箱子搬下来等着接下来的安排。

   大概是看出他们这边不方便随便走开,那两个人说了句什么,就冲他俩走过来。

  “拿完了吗?那就现在出发去酒店!酒店就在赛场旁边,等会儿到酒店赶紧先放下东西,然后去赛场那里走一下场地,再回去排练一次,明天中午正式比赛!”团长提高嗓门跟他们说。

  “好!”一群人答应。

   月末和唐夜久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媳妇儿~”明象一过来就贴到月末身边,凑到他的耳边故意呼气,蹭来蹭去的。“终于见到你了。”

  “......”月末面无表情地单手推开明象的脸,“走开,别贴我身上。”

  “媳妇儿你怎么这么残忍!——”

   唐夜久扭过头假装不认识这俩人,刚好一转头就撞进燕君燐的眼瞳中,清晰地看到倒映的自己,“......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燕君燐勾起嘴角,轻轻的说。

  “逍遥!莫非!走了!”大部队一行人拿齐行李就要出发去酒店。啾啾站在队伍最后面冲他们挥手。

  “来了!”两人赶紧应一声,唐夜久看向他们俩,“那你们.....怎么办?”

  “当然是跟你们一起去酒店啊!”明象说得特别理所当然。

  “......”

   四个人跟在队伍最后面,还刻意和大部队保持一段距离。结果唐夜久被团长给提溜到队伍最前面去。

  “啥情况?”团长一瞥跟在最后面的那两个陌生男人,压低声音问他。

  “......我说这俩是保镖你信么?”唐夜久翻个白眼,“没事,我和逍遥的......亲友,过来面基的。”

   团长一脸怀疑地上下打量他一番,摆摆手没再继续这个问题。“你和逍遥的对打怎么样了?等会儿我可要好好检查的啊!你别又被砸到头!”

  “知道了——”

  “莫非,我突然想起来啊,就是我们到这一段出场的时候......”樱白木拿着手机凑到他身边,指给他看屏幕上的剧本讨论对手戏。

  “啊?噢,这里......”唐夜久侧过头看她的手机,将行李箱换到左手,右手点着屏幕示意。

   从他们后面的人——尤其是燕君燐的角度来看,两个人的脸都要贴到一块去了。燕君燐忍不住眯起眼。

   明象见到好友的样子,忍不住打个哆嗦,不动声色地站到月末的左手边去。

  “嗯?”月末微微偏头看他。

   明象伸手指指燕君燐示意,口型夸张地无声提醒:“吃醋了!”

  “......”月末挑挑眉,没说话,只扭回头看着毫无自知仍在和樱白木讨论对手戏的发小。

   任重而道远啊。


评论(1)
热度(22)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