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答应的周更

前章走:第二十七章








28.

   自打那天,唐夜久发现燕君燐实际上是出了什么事之后,他就没再跟燕君燐有过什么联系,甚至在QQ上都没说过一句话。燕君燐本也不是会主动提起什么话题的人,撑死了就道声早安或者晚安,于是燕君燐的聊天窗口直接就掉到了最底下。

【紧急行动小组

唐恕卿:所以说......苍爹你就跟他道个歉呗......

燕君燐:......

唐恕卿:主要是这种事情你瞒着他,总会觉得不舒服啊......

燕君燐:......

燕君燐:我就是不想让那几个人去找他麻烦

唐恕卿:他又不是妹子

唐恕卿:也不需要你这么护在身后啊......

燕君燐:嗯

唐恕卿:你不会这几天一直都没找过他吧?

燕君燐:......嗯

唐恕卿:........................

沈濯尘:呵呵

燕君燐:怎么?

唐恕卿:你好歹小窗跟他说说话啊!!!!!!!

燕君燐:......

沈濯尘:你觉得他是这种人?

唐恕卿:......好吧不是

燕君燐:......

唐恕卿:你再打省略号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个讨论组给散了!

燕君燐:呃

沈濯尘:乖,恕卿别生气

唐恕卿:嗯嗯】

   唐夜久当然不知道这三个人背后做了什么勾当,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地带徒弟。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傅傅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徒弟晚好啊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傅傅晚上好

杨徵羽悄悄地说:能来带我打个副本吗?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行啊】

   他跟这个徒弟聊了几句才得知,这个琴爹是他徒弟为了自己的情缘才练的号。

   无意间吃了一把狗粮的唐夜久不是很想说话。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傅傅,我有师爹吗?】

   唐夜久刚喝的一口水呛在了嗓子眼。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你猜

杨徵羽悄悄地说:有!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你是妹子吧......

杨徵羽悄悄地说:是啊

杨徵羽悄悄地说:所以我有师爹吗!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你猜

杨徵羽悄悄地说:有!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爹是什么门派啊?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苍爹

杨徵羽悄悄地说:哇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傅怎么没跟师爹在一起?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徒弟进本】

   妹子真可怕......唐夜久的嘴角抽搐,操纵着琴太落荒而逃一般通过接引人进入日轮山城。

   好在他徒弟也没再继续问,进了本后就乖乖地跟在琴太身后。

   唐恕卿的炮萝也在线,他打完boss时刚好收到对方发过来的一句密聊。

【唐恕卿悄悄地说:你在打日轮山城?

你悄悄地对唐恕卿说:嗯,带徒弟

唐恕卿悄悄地说:又收徒了啊?什么门派?

你悄悄地对唐恕卿说:琴爹

唐恕卿悄悄地说:要帮忙吗?

你悄悄地对唐恕卿说:没事,打完了】

   虽然说了打完了,不过唐恕卿还是一个组队申请发过来。唐夜久也无所谓,跟徒弟说了一声就将人给组进来。

【小队:杨徵羽:炮萝好?

小队:唐恕卿:你好啊

小队:唐莫非:徒弟你继续去升级?

小队:杨徵羽:嗯,好

小队:杨徵羽:谢谢师傅傅

小队:唐莫非:没事,你去吧

小队:唐恕卿:你日常做完没?

小队:唐莫非:还没

小队:唐莫非:一起?

小队:唐恕卿:好

小队:唐恕卿:我在太原,拉你过来?

小队:唐莫非:好】

   两个人因为放假的时候每天都在一起做日常浪本刷成就,好感度早已达到了生死不离,随时能用义金兰拉另一个人。

   过图完毕,琴太出现在炮萝的面前,被塞了一根糖葫芦。

   这会儿的唐恕卿其实也是被燕君燐气得不想管这俩人之间的事,干脆直接将烂摊子踢给沈濯尘,自己跑来下游戏找另一个当事人。

   当然,她是懒得劝了。

   一边做日常,两个人如往常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在队伍频道里聊天。将公共日常和茶馆都做完,刚好今天的大战是微山书院,两人连组人都不用,直接将大战本给双刷过去。

   才出了副本,沈濯尘的一个组队申请就弹出来。

   唐夜久默默地点下同意。

   因为队伍里组进一个道长,唐夜久切去队聊跟徒弟说了一声。

【小队:沈濯尘:这是?

小队:唐莫非:我徒弟

小队:唐恕卿:道长!

小队:沈濯尘:嗯

小队:沈濯尘:你们做完日常了?

小队:唐莫非:刚打完大战

小队:唐恕卿:我去成都交任务了

小队:沈濯尘:我在成都

小队:唐恕卿:好!

小队:唐莫非:......我去扬州】

   莫名被闪了的唐夜久心很累。

   沈濯尘说他要去跟矿,唐恕卿毫不犹豫地切号换成秀萝,两个人同时退了队。

【小队:唐莫非:......徒弟我去陪你升级,你拉一下我】

   日常做完了没事干的唐夜久很无聊。

   琴太被徒弟拉去升级地图,直接导致下一秒飞到扬州任务面板的某个苍爹调了半天面向没找到自己的目标在哪。

【紧急行动小组

燕君燐:没看到他?

唐恕卿:???

唐恕卿:不会吧???刚刚还在扬州啊!

沈濯尘:恕卿,退后点

唐恕卿:好!

燕君燐:......】

   燕君燐很憋屈。

   憋屈的燕君燐同时还失去了自家对象的死党的支援,于是不得不点开好友列表,看到琴太的坐标显示在寇岛,犹豫片刻还是发了一条密聊过去。

【燕君燐悄悄地说:莫非?你在干什么?】

   唐夜久无聊得都在寇岛蹲螃蟹了,突然一条密聊消息过来,他下意识就点开频道。看了一眼ID,切回队聊。

【小队:杨徵羽:师傅,[燕君燐]是谁啊?】

   他怎么就忘了他刚刚把队长给徒弟了......还没来得及让人别放,杨徵羽已经把燕君燐给放进队伍。

【小队:唐莫非:......你可真是我徒弟

小队:燕君燐:?

小队:燕君燐:这是?......

小队:杨徵羽:啊???

小队:杨徵羽:苍爹?师傅这是师爹吗?

小队:唐莫非:......

小队:唐莫非:你猜

小队:杨徵羽:#鄙视

小队:燕君燐:是你徒弟?

小队:唐莫非:嗯

小队:杨徵羽:师爹好~

小队:燕君燐:你好

小队:杨徵羽:师爹给见面礼吗~

小队:唐莫非:......徒弟弟你的骨气呢???

小队:燕君燐:等着,现在来】

   唐夜久一个手抖,大轻功没飞稳摔死在悬崖上。话说这人认这个称呼还挺自觉......唐夜久的嘴角抽搐两下,默默地点了回营地复活。

【杨徵羽悄悄地说:师傅傅,师爹好大方啊!!!#哦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

杨徵羽悄悄地说:五砖!!!

你悄悄地对杨徵羽说:......】

   有钱任性是吧?唐夜久看着密聊频道扯了扯嘴角。徒弟被收买得也是够快的......有些忧伤地叹口气,他还是点开那只苍爹的密聊频道。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有钱任性啊?#鄙视

燕君燐悄悄地说:没有......这两天刚好买了金,而且也打了几天工

燕君燐悄悄地说:你要金吗?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不要,买了

燕君燐悄悄地说:不够可以问我要啊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我也不用买什么东西

燕君燐悄悄地说:你......

燕君燐悄悄地说:还在生气吗?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你猜,猜对了就告诉你#大笑】

   电脑另一边的燕君燐看着那个笑的表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抖了抖。


评论(8)
热度(23)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