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思考着不然我周更吧?x

前章走:第二十五章






26.

   周围的人都傻了,几个守尸的号也没反应过来,站了半天愣是没动弹。琴萝倒在地上大概也是没反应过来,居然没有继续刷近聊频道。

【近聊:燕君燐:莫非?】

   燕君燐这会儿倒是速度快,队伍下一刻就组进了燕君燐。

【小队:燕君燐:莫非?】

   唐夜久没理他,只是默默焦点上地上的燕君燐,歌尽影生读条先将人给拉起来。然而读条还未结束,守尸的那几个人终于回过神,也十分迅速地将琴太加入仇杀列表,然后一个魂锁就过来了。

   唐夜久十分冷静地将三个人一一拉入仇杀列表,丝毫没在意耳机里唐恕卿慌乱的阻止。

   守尸的三个人都是大号,看上去都快毕业了。琴太的这点血条不过一两招就能被任何一个人撂倒在地。

   这种时候,唐夜久在竞技场跟燕君燐一起组队打22时候的骚操作就全都显现了出来。迎风回浪后跳巧妙躲开喵哥,放出两个影子给对方挂满dot,然后毫不犹豫地将曲风切成平沙落雁。

   对面三个分别是二少、喵哥和苍爹。唐夜久的琴太不断吃影子走位拉开距离,一个迎风回浪后跳巧妙地躲过苍爹的撼地,青霄飞羽上天给挂满dot的人炸羽。平沙落雁的曲意点满,青霄飞羽的时限一过,还未落地马上再接一个后跳,然后焦点上二少。

   平沙落雁。

   憋着一股气,唐夜久的一通骚操作简直像超常发挥一般,硬是没让自己的血条掉到只剩血皮。平沙落雁控制住二少之后,不用说,风车是妥妥的了。虽然苍爹有盾立,但对面的喵哥是三个人之中最小的,居然还真被他打死了。

   平沙落雁时限一到,视角就回到了琴太身上。这时理智回笼,他也不指望自己能继续干掉剩下两个人,更何况能把那个喵哥干掉已经是超乎他的意料了。淡定依旧挡在燕君燐的身前,他看着自己的血量直直地掉下5000。

   突然一个镇山河下在脚下。唐夜久一愣,“道长?”

  “嗯。”沈濯尘是恶人的,不用加仇杀就能直接与对面的开打。一个镇山河下来就冲了上去。

   唐夜久皱皱眉,因为还在进战的状态,他也不能坐地回血,背包里的小药早就吃完了,一时有些无奈。

【近聊:冰蓝蓝:那个同门!有话好好说啊!上来就打人几个意思啊!】

   对面的那个琴萝终于回过神了,从地上爬起来打坐调息的同时又开始在近聊频道刷屏。

【近聊:唐莫非:你当着我面抢我情缘,他不答应你还让人守尸,还能好好说话?

近聊:冰蓝蓝:哪当着你面了!你刚刚不是不在吗!

近聊:冰蓝蓝:再说了!我又不知道他有情缘!

近聊:唐莫非:他刚刚说他有情缘,你当没看见是么

近聊:冰蓝蓝:那你这几天都没有出现过,我还以为他是骗人的啊!】

   唐夜久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情缘没有出现过,所以燕君燐说的就是骗人的。那这么一说,看不见的就是不存在了?

【近聊:唐莫非:没出现过,所以就能直接抢人了是吧?

近聊:唐莫非:逻辑满分】

   唐夜久甚至怀疑这个琴萝是个小学生。只是他这边还在刷近聊,那头的喵哥就被琴萝拉起来回满了血,迅速冲过来将琴太一波带走——他还只剩可怜巴巴的5000血量。

   沈濯尘这边刚将那个二少给解决了,一回头就发现自己这边的琴太躺倒在地,电脑那边的人不由皱起眉,“恕卿你......”

   沈濯尘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唐恕卿已经将几个人拉进仇杀列表,一发追命箭命中喵哥,暴雨梨花针全都招呼在琴萝身上。

【近聊:杨念心:哇,这是有818的节奏?】

   近聊频道突然多了一个琴娘。唐夜久诧异地睁大眼睛,将鼠标挪到那个琴娘的ID上。

   是他们帮会的人。

   琴太的帮会是个纯长歌帮会,他是在帮会建立的最初就进去的,也算是个元老级人物了。在群里跟其他元老级别人物的关系也算不错,这个琴娘也是其中一个,他平时还会开玩笑叫她“师姐”。

   反正都是长歌门的。

【近聊:唐莫非:师姐?

近聊:杨念心:小琴太!

近聊:杨念心:什么情况?】

   说话间,ID为杨念心的琴娘已经轻功降落到琴太的身边,焦点上地上灰名的琴太,歌尽影生读条将他拉了起来,顺便帮忙回满了血。

   杨念心也是个奶歌,恶人阵营,装备快毕业了。

   琴太坐地回满蓝,施施然站起来轻拍去衣服上的灰尘。

【近聊:杨念心:有818吗?

近聊:唐莫非:有啊

近聊:杨念心:哇!我去拿爆米花

近聊:冰蓝蓝:那个同门,你又没时间陪他一起玩游戏,这样不是耽误别人吗!

近聊:杨念心:啥?你叫谁??

近聊:唐莫非:......师姐别闹

近聊:杨念心:我也是长歌啊!】

   唐夜久忍不住笑出声,倒是把刚刚的那股气给消了一半下去。

   唐恕卿趁着这个时间将燕君燐给拖进了群里的语音组。唐夜久这边还在看着杨念心的回复笑着,就听见耳机里传来一个特别小心翼翼喊他名字的声音。

  “莫非?”

   脸上的笑容一秒消失得无影无踪。

   轻哼一声,没有回复语音里的人,唐夜久手下“哒哒哒”地打着键盘。

【近聊:唐莫非:她说的是我

近聊:杨念心:啊?你耽误谁了?

近聊:唐莫非:我也想知道

近聊:冰蓝蓝:当然是苍爹了!

近聊:杨念心:浩气那个啊?小琴太你不是恶人的嘛?

近聊:唐莫非:嗯

近聊:杨念心:这年头都喜欢相爱相杀???】

   对面的苍爹有种躺着也中枪的错觉。

【近聊:唐莫非:我不喜欢

近聊:冰蓝蓝:琴娘你别老打岔啊!我说的是恶人的那个苍爹!

近聊:杨念心:噢,你喜欢相爱相杀啊?

近聊:冰蓝蓝:不是!但是我就是喜欢那个苍爹!

近聊:冰蓝蓝:[燕君燐]

近聊:燕君燐:我不喜欢你,我有情缘了谢谢

近聊:杨念心:哎人家都有情缘了你还这么缠着他

近聊:冰蓝蓝:反正他情缘又不陪他!那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啊!

近聊:唐莫非:呵呵

近聊:杨念心:你怎么知道人家情缘不陪他啊!

近聊:冰蓝蓝:我跟了苍爹这么多天都没见过啊!

近聊:唐莫非:我是死的?

近聊:杨念心:!!!苍爹的情缘是你啊!!!

近聊:唐莫非:......不然我为什么在这?

近聊:杨念心:苍歌啊!!!活生生的苍歌啊!!!】

   琴太的焦点本就在琴萝身上,被琴娘这么一吓,唐夜久的手一抖,直接对着琴萝放了个羽。

【近聊:冰蓝蓝:你怎么又打人啊!你这人怎么这样?!】

   唐夜久还没回复——虽然他也懒得回复——既然都已经打了,那他不介意再将对方打趴下一次。

   只不过这次,另外三个人反应迅速,还没等他继续挂dot,喵哥的缴械就已经到位。琴太的血量一下子掉了一半。

   身上突然多了个盾护,一个镇山河同时再次下在自己脚下。苍爹和道长同时挡在他们面前。琴娘不知何时也已经将心法切成了莫问,孤影化双几个影子放了一圈。

【近聊:唐莫非:被抢情缘我还不能打人了?】

   唐夜久不紧不慢地也跟着放出影子,琴太的手覆上琴下的剑柄准备切剑。身上忽然飘起一串绿色的增益信息——“宫+3075”“宫会心+10237”。

   突然的回血让他愣了一下,视角一转,顶着他们帮会名称的一个琴萝站在旁边,焦点在他的身上不断刷新治疗量。

【近聊:高山流水:三个pvp欺负一个pve好意思吗】

   实际上,他们这边以多欺少才是真的。唐夜久扯了扯嘴角。

   琴萝也是个pve奶歌,一身装备也毕业了。蹑云逐月一步窜到琴太身边,还顺手喂他一根糖葫芦。

【近聊:高山流水:小琴太

近聊:唐莫非:在

近聊:高山流水:这里是在818吗?】

   ......一个两个都是来围观818的?话说琴萝又是怎么知道的?唐夜久的嘴角不由抽搐一下。

【近聊:唐莫非:......你猜

近聊:高山流水:有!

近聊:杨念心:嘿小琴萝

近聊:高山流水:啊师姐!

近聊:唐恕卿:......你们这是来叙旧的吗?!

近聊:唐恕卿:念心姐姐对我最好了!

近聊:唐恕卿:............】

  “噗!”唐夜久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莫非?”语音里的某人再次小心翼翼地唤一声。

   唐夜久再次一秒变脸,轻哼一声,干脆利落地直接退出群语音,剩下三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发愣。

   游戏里,琴太也直接退出组队,转而组上自己帮会的琴娘和琴萝。


评论(4)
热度(23)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