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我唐夜久又回来了!!!!!!!!!

前章走:第二十三章




24.

  “夜久啊!......”

  “干嘛!”唐夜久一脸阴沉地看向叫他的人,手上一用力,握着的易拉罐马上变了形。

  “......”秦峰看着这一幕默默地咽了口唾沫,慢慢举起双手,“伙计,冷静。我就是来通知你......明天要补课。”

  “哦,补就补呗。”恹恹地将手中变了形的罐子扔到垃圾袋里,唐夜久特别颓废地趴在桌上,周身仿佛在冒着黑气。

  “......怎么了?”秦峰好哥俩地拍拍他的肩,“有啥事儿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你现在跑还来得及。”当事人凉凉地斜他一眼。

   秦峰干笑两声,“开个玩笑!咋了啊?这么丧。”

  “啧......电脑坏了。”

  “......就这事儿?”

  “我想上游戏。这是重点。”

  “......”秦峰算是对自己舍友的游戏瘾彻底无奈。“你就少上两天呗,电脑不是拿去修了吗?”

  “修了三天了,还没通知我。”唐夜久的心很痛,虽说玩游戏卡,但是好歹是用了两年的机子,更重要的是里面存了一堆他写的小说。

   对,这人喜欢写小说。

  “别蔫儿了!今晚出去不?”秦峰一巴掌又拍在他肩上。

  “去干嘛?网吧啊?”唐夜久凉凉地随口问一句,才说完这句话,眼睛突然蹭地就亮了,“对!去网吧吗!”

  “......醒醒醒醒,明天早上还有课,出去吃个饭而已。”这回轮到秦峰凉凉地看他。

  “......滚。”

   燕君燐自然是知道唐夜久的电脑坏了的这件事,帮自己对象顺毛顺了半天,答应他自己会帮他清每天的日常,然而还是抵不过这人每天必嚎一句“我想上游戏”。

【大唐最帅组

唐莫非:啊

唐恕卿:......唐莫非你闭嘴别嚎了

唐恕卿:我也不能上游戏!!!】

   唐恕卿学校的校园网网速之差,让她曾经体验了一把在漫长地读了五分钟的过图条成功爬上线后,从唐家集的仓库管理员飞到门外的驿站点飞了五分钟,还摔死两次的经过,让她放弃了在学校上剑三这个可能性,决定A到寒假。

【大唐最帅组

唐莫非:其实你可以去网吧的......

唐恕卿:怂,不敢

唐恕卿:那你也可以去网吧啊!

唐莫非:......第二天早上都有课

唐恕卿:你可以下午去

唐莫非:有课

唐恕卿:......我记得你的课表不是满课???

唐莫非:你记错了

燕君燐:[图片]

唐恕卿:......我记错了???唐莫非你看看你的课表!!!我哪里记错了!!!

唐莫非:啧你拆穿我干嘛

燕君燐:顺手

燕君燐:电脑什么时候能拿回来?

唐莫非:不知道,之前说大概周末的

唐莫非:然而周末我回家

燕君燐:不急的话就下周再拿

唐莫非:嗯】

   燕君燐最近有点奇怪。唐夜久是这么觉得的。

   倒不是说他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而是总会在聊着天的时候突然失踪,而且一消失就是半小时一小时的。

【夜久语声绝:有何想法?

唐恕卿:......说不定是有事呢?

夜久语声绝:好几次了,而且以前每次临时有事的时候他都会跟我说一声

唐恕卿:......

唐恕卿:说真的我总觉得我在吃狗粮

夜久语声绝:......】

   唐夜久觉得去找唐恕卿说这件事简直就是自己脑子进水了。

   燕君燐不在他身边,两个人虽说是见过面了,却依旧隔了几千公里的距离。他们的关系终究只是保持在网络上,现实发生了什么,如果对方不说,他也不会知道。即使知道,也无法做点什么。

   网络似乎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却又依旧那么远。

   唐夜久趴在桌上叹口气。

【唐恕卿:不然我让道长在游戏里问问?......】

   唐夜久曾经帮她勾搭上的那个道长,终于成功地让唐恕卿这个缩头乌龟答应与他情缘。也算是唐夜久成功做了一回媒。

【夜久语声绝:算了,没事】

   对方不愿意说,他就不会逼问。想说的话自然会说。

   带着有些沉重的心情,加上不能上游戏的怨念,唐夜久愣是将这股劲压在了创作上——其实是因为在宿舍的时候太无聊导致他只能看小说和写小说,还有写作业。

   维修点的小哥一直没通知他去拿电脑,这让他有点虚,总觉得自己的电脑坏到修不好了一样。

   燕君燐没再上游戏了——这是唐恕卿说道长告诉她的。至于为什么,唐恕卿也不知道,道长没有说。

【夜久语声绝:所以其实还是游戏里发生了什么事...

唐恕卿:我也觉得

唐恕卿:被仇杀了??被悬赏了???

夜久语声绝:......你觉得他是那种被仇杀悬赏了就不再上线的人???

唐恕卿:......好的不是】

   没由来地想起自己被君子花那群人追杀的时候。唐夜久皱皱眉——该不会是那群人转火去仇杀燕君燐了吧?那么长时间没动静,唐夜久几乎都要忘了他们这些人了。

   只是很快的,他就自己打消了这一可能。且不说君子花他们才四个人来到这个服,燕君燐号大,亲友也多——虽然唐夜久一直没见过除了明象之外的人——总不可能被那四个小号打到连游戏都不上。

   仰起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唐夜久再次叹口气。

【唐恕卿:你就不能直接问他吗......

夜久语声绝:你觉得我问了他会说?

唐恕卿:......

唐恕卿:那也好过什么都不问吧?

夜久语声绝:......】

   犹豫半天,唐夜久还是点开了燕君燐的对话框。

【夜久语声绝:咕咕咕

燕君燐:?

燕君燐:怎么了?

夜久语声绝:你最近遇到什么事了吗?

燕君燐:......

燕君燐:为什么这么问?】

   唐夜久突然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这算是谈情缘以来遇到的第一个难题?趴在桌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聊天对话,唐夜久的手指点了一串省略号,纠结半天还是没敢发出去,又重新删掉。

   只是没多久,大概是见他一直没回复,燕君燐又发过来了。

【燕君燐:抱歉,最近心情不太好,不是想拿你撒气

燕君燐:莫非?

夜久语声绝:在在在

夜久语声绝:怎么了?

燕君燐:没什么

燕君燐:电脑还没修好吗?

夜久语声绝:......我总觉得我的电脑它死了

燕君燐:噗

燕君燐:不行就换一台?

夜久语声绝:......

夜久语声绝:我也想

燕君燐:嗯......

燕君燐:不然我给你买一台?喜欢什么样的?】

  “啪嗒!”唐夜久的手机不幸落地,屏幕朝下,摔出一板漂亮的冰裂纹。

评论(7)
热度(24)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