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二十二章







23.

  “你还真来了啊......话说你刚刚...就在舞台下?”唐夜久的语气很无奈,又有些紧张。

  “是啊,最前排的位置。”燕君燐轻笑。

  “......幸好刚才不知道,不然绝对会出点差错......这么想着,唐夜久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看着他,“你觉得怎么样?......不对你刚刚认得出哪个是我吗?就是那个......”

  “知道,银色头发,扛着个......锤子?等高的那种。”燕君燐打断他的话,思索着形容。

   唐夜久一脸震惊,“我化了妆戴了假发你居然认得出来?!”

  “因为是你啊。”一只手自然地轻搭在唐夜久的头上,他有些不习惯地扭了扭脖子,“别摸我的头......都是汗......”

   这万恶的身高差。唐夜久似是无意地瞥过燕君燐的鞋底——平的,不由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

   唐夜久净身高174cm,现在还踩着五厘米的增高,和燕君燐站在一起却依旧足足矮了他将近半个头。

   超不爽。他悄悄地往后退一小步。

  “太累了?”见他不说话,燕君燐关切地问。

   唐夜久点点头,这一场比赛下来的确很辛苦。

  “不然你先回酒店休息?你们这几天还有什么安排吗?”燕君燐收回手问。

  “嗯......今天是没什么了,就等比赛结果。明天可能会出去开个庆功宴?后天上午回去,十点半的飞机。”唐夜久想了想,说。

  “这么赶吗......那大概是没机会为你做地陪了。”燕君燐的语气带上点遗憾。

   他一愣,失笑,“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不用当真。本来行程也赶,我们总得给自己留下点放假的时间不是?”

   诚然,他们这场比赛的行程一下子就耗掉了这个国庆假期的一半。

  “好吧,以后会有机会的。”燕君燐低笑一声,“那你现在要先回去酒店吗?不然......晚上我们出去?”

   唐夜久一挑眉,“请我吃饭吗?”

  “当然。地陪做不成了,就吃顿饭做补偿怎么样?”仍是语音中那种低沉的带着询问意味的音调,尾音微微的上扬听得唐夜久心里痒痒的。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唐夜久冲对方眨眨眼,“那你先等我回酒店洗个澡换身衣服?”

  “嗯,我送你回去。”燕君燐很自然地与他并肩。

   唐夜久倒也不推脱什么,和燕君燐并肩同行,时不时还偏过头跟他说话。

  “我在楼下等你?”将唐夜久送到酒店门口,燕君燐微微偏过头问。

  “嗯......你进去坐在大厅那里等吧?不然站在这里当门神吗?”唐夜久左右看看,指指大厅的落地窗边的座位。“我没有那么快啊。”

  “嗯,好。”燕君燐轻笑一声,伸过手轻轻拨开唐夜久一小撮挡在眼前的刘海,“去吧。”

  “嗯。”唐夜久眨眨眼,点点头,转身小跑进大堂。

  “那个是莫非?”恰巧这个时候,团长和负责人他们剩下的人也回来了,刚好撞见方才的那一幕。六六愣愣地指着唐夜久消失的方向,又指向燕君燐,“那个不就是昨天啾啾说的跟踪我们的男人?他和莫非认识?”

  “估计莫非认识吧?”团长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六六脱口而出。

  “......”

   唐夜久当然不知道刚刚那一幕被他们看到了,更不知道六六是怎么想的。当事人特别好心情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甚至哼起了小曲。

   月末刚好洗完澡出来,瞥一眼满面春风的发小,“怎么?见到苍爹了?”

  “嗯。说是晚上请我吃饭。”蹲在行李箱前翻找着换洗的衣物,唐夜久忽然抬起头,“末仔你洗完澡了?那我去洗了。”

  “......你是洗完澡才出去跟他吃饭?我还以为你就打算换套衣服而已。”月末一挑眉。

  “怎么可能!一身汗,不洗澡太难受了。”作为男生宿舍里面最注重卫生的人之一,让他顶着水淋淋的头发和一身汗臭味出去,他只想跳进水里。

   月末向天花板翻个白眼。

   燕君燐坐在大厅的休息区低头玩着手机。不是没有感觉到唐夜久的同伴注意到自己,他只淡淡瞥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继续跟QQ上的某个人聊天。

【明象: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比赛啊!!!!!!!!

燕君燐:闭嘴

燕君燐:再打啊字我屏蔽你

明象:......你个怀抱美人的是爽歪歪了,我呢?!?!!!

燕君燐:呵

明象:呵你大爷啊!!!不行,妈的燕君燐你他妈给我拍几张我媳妇的照片过来!

燕君燐:......我就约了莫非,没约你媳妇

明象:唐莫非不是跟我媳妇一起行动吗?

燕君燐:不知道,没留意

明象:......你大爷的!!!!!!

明象:眼里就只剩下你媳妇了是吧?!?!?!?

燕君燐:不然我还惦记着你媳妇?

明象:不准!

燕君燐:呵呵】

   看着聊天窗口明象持续性的抓狂,燕君燐上挑的嘴角显示了主人的好心情,手下没停继续打击着自己的损友。

  “我好了。”唐夜久呼出口气站在燕君燐面前,有些不自在地拨弄两下额前仍有些湿意的刘海。

  “刚洗完头?”燕君燐将手机锁屏收至口袋内,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对象,又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摸他的头。

  “嗯。”

  “怎么不吹干?”

  “就这么短,自然干呗。”唐夜久甩甩头。

   燕君燐有点无奈,还是没说什么。站起身,“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嗯。”唐夜久等着燕君燐走上前与自己并肩,两个人步出酒店。

  “喜欢吃什么?”燕君燐偏过头问。

  “我不挑食,随便吧。别太辣就行。”唐夜久从来都不会在意吃什么的问题。

  “那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

   燕君燐似是想到什么,轻笑一声,“真好养。”

  “......”有种无意间被调戏了的错觉。唐夜久撇撇嘴,假装没听见。

  “你现在是大三......对吧?”还在寻找着吃饭地点,燕君燐随口问。

  “是啊。”唐夜久点点头,“国庆回去还要搬校区,贼烦。”

  “搬校区?”

  “嗯,搬去本部。”

  “宿舍东西很多吗?”

  “有点......不过我每周末都回家,在宿舍放的东西也不太多。”

  “那还好。”

   两个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唐夜久继续跟燕君燐吐槽学校的搬迁安排,燕君燐安静地听着身边人说话,偶尔会回应一两句。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最后交织在一起。

   唐夜久直到晚上十点半才回到酒店房间。

  “终于肯回来了?”月末瞥一眼刚进门的发小,又将视线收回来,特别舒服地躺在床上玩手机,“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不回来我睡哪?”唐夜久翻个白眼,将房间门反锁才走进屋。

  “睡苍爹那儿啊。”月末皮笑肉不笑地说。直到唐夜久走近了才注意到对方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你......喝酒了?”

  “嗯?没有啊。”唐夜久一愣,满脸茫然。

   月末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重新低下头玩手机。

   唐夜久后知后觉地抬起手覆上自己的脸——烫的,才明白为什么月末问他是不是喝酒了。

   至于为什么脸红......

  “莫非。”

  “嗯?”

   在酒店门口与燕君燐分别,唐夜久正准备走进大堂,忽然被身后的人叫住。茫然地转过身正想问他还有什么事,唇上就覆盖了一片温暖,如蜻蜓点水一般很快消逝。

  “晚安。”燕君燐勾起嘴角。

  “......”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混混沌沌地回了房间,直到月末跟他对话。


评论(13)
热度(24)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