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二十一章



22.

   比赛当天,团长的morning call六点半就来了。

  “起了起了!”不过这次,唐夜久起床的时间倒是比团长的morning call还早,毕竟今天是正式比赛的日子。

  “收拾好装备。衣服、毛、鞋子、武器......”月末一边收拾自己的装备,一边还在提醒他。

  “是是是!大佬你淡定点......发网呢?还有没有一字夹?”唐夜久被他说得也有些手忙脚乱。

  “在我包里,其他人也有,不怕。”

  “还有什么?”

  “手机钱包,参赛证在团长那。”

  “......还有什么?我直接穿那双鞋过去。”重新检查一遍自己的装备,确认无误后唐夜久拎起背包,“我好了。”

  “嗯,下去吃早餐。”

   酒店的自助餐内,还是那张长桌,他们一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占满了整张长桌。怕阻碍走廊的位置,就将东西往桌子底下摆。

  “半个小时吃早餐!你们尽快!”团长保持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音量催促。

   他们的上场时间是十点半,一群人六点半就爬起来,七点准时吃完早餐在大厅集合。团长和负责人点完人头确定全部到齐,全部人就出发前往赛场。

   唐夜久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

   虽然他们已经上过一次舞台,但这次的复赛结果直接决定他们能不能进入决赛,所以每个人不免都更加紧张,比第一次上台还激动。唐夜久甚至没注意到燕君燐就在舞台边上。

  “准备好了吗?”团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转过身一本正经地看着自己的团队,如第一次一样,伸出右手搭在半空,“加油!”

  “加油!——”

  “下一个参赛团队——神说要有光!掌声有请!”

  “上吧!”先让幕布上台布好位置,团长率先踏上台阶。

   虽然仅仅在昨天远远地望见唐夜久一眼,燕君燐却已经将对方的模样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即使是现在在比赛的唐夜久,化了妆戴了假发,他依然能一眼认出哪个是他。

   只是在看到那个少年模样的人扛着个几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武器用力地做着动作、还要假装一副毫不费力而潇洒的样子,燕君燐低声笑出来。

   台上的人笑得肆意张扬,完美地演绎出角色的性格,仿佛他就是这个人,令到台下的观众们一阵惊呼甚至压低声音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怎么能这么像!”燕君燐身边的一个妹子尖叫着扯着同伴的胳膊拼命地晃。

  “那个是莫非大佬啊!就是我上次给你看的cos过月的那个汉子!超好看啊!”同伴一边扯回自己的胳膊,一边同样激动地说。

   看来自己的对象还挺有名气的?燕君燐一瞥身边的两个小女生,重新看向台上。

  “......是场游戏?别天真了,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你?呵!”唐夜久右腿一步跨出,定型,用左手扛着武器,面向观众席的位置伸出右手大拇指向下用力一指,嘴角的弧度轻蔑而不屑,嘴型完美地贴合配音的台词。明明是这么一副欠揍到想让人打他的模样,却引得台下靠前排的女生们一阵尖叫。

   直到他们谢幕,最后全体上前鞠躬致敬,台下欢呼声还仍未断绝。主持人不得不走上来压了压手掌让观众冷静。

  “完美!”他们下了台,大大地松了口气。唐夜久和月末默契地在半空击个掌。

  “啊啊啊我刚刚打戏的时候还是被舞台滑了一下!”啾啾鼓着脸不忿地说。

  “没事!大家这次表现得都特别好!我在幕布后面的时候基本没有看到任何一处特别明显的失误!”负责人也兴致高昂。

  “接下来只要等结果就好了。你们想回酒店的也可以先回去,想再看下面的比赛也可以留在这。反正已经没什么事了。”团长拍拍手说。

  “那我回去了?武器太重!不想扛了!”唐夜久马上举手说。

  “好好好!大家都辛苦啦!今晚或者明天去聚餐?”团长问。

  “明天吧?先让他们休息一晚上,毕竟今天比赛紧绷了一天都累了。”负责人扭头说。

  “都行,到时候微信联系。回酒店的最好组队回去啊!别单独行动!”见到有人准备走,团长赶紧又叮嘱一句。

  “好!——”

  “回去吗?”唐夜久扭头问月末。

  “回吧,我想换鞋了。”月末有些不适地扭扭脚踝。

  “那走吧。看看还有谁要回去的?一起。”转过头去看自己团里的妹子们——毕竟就算妹子组队回去也还是有些不安全——唐夜久高声问:“哎!妹子们有谁要回酒店的?一起啊!”

  “我我我!”若夜举起手,艰难地扛着自己的道具挪到唐夜久身边,“莫非带我一个!”

  “等我一下!我也要回去!”Piyo在后面举起手。

   之后又有好几个妹子说要一起回酒店,只留下团长和负责人、还有六六她们在这边。

  “那团长,你们回来的时候小心点啊。”拿好自己的东西,一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跟农民工进城一样。唐夜久扭头跟团长她们说。

  “好好好!你们回去也小心点,知道结果之后我们会在群上通知的!”团长摆摆手。

   他们回去的这行人只在会场边上匆匆摘了假发和美瞳,也没来得及卸妆,就顶着一头杂乱不堪的真发带着大包小包回去酒店。结果才刚出会场,啾啾突然“啊”了一声,吓得其他人条件反射看她,“怎么了?”

  “昨天的那个男的!”啾啾一指会场出口边上的那个男人,有些惊恐。

   唐夜久扭头看过去,嘴角不由抽搐了——这人居然还来看他比赛了!

  “那人我认识......你们先回去吧。”唐夜久将自己的东西递给月末——反正月末的装备不多,就一个双肩包而已——跟妹子们叮嘱两句注意安全,也不管月末朝他投来的探究又意味深长的目光,抬起步子就走向背靠墙而站的男人。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向自己走来,本是低着头玩手机的人忽然抬起头,准确无误地望向唐夜久,弯起了嘴角。

  “莫非。”

评论(7)
热度(26)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