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十七章







18.

   一眨眼,时间到了九月开学季。不过唐夜久他们在开学的前两周是实践周,回到学校报个道就又能回家继续待上两个星期了。

  “你几号回去啊?”晚上,群里的亲友难得都上了游戏。唐恕卿干脆在群里发起语音,燕锈鞘也挂在语音内,同时开了YY去跟大团打本。许久未见的大师空明生也跟着燕锈鞘去打本,挂着语音和YY。

  “九月三回去注册,注册完就回来。明天先回去收拾一下宿舍。”唐夜久说。

  “那你今晚还打游戏!”

  “......我明天回去收拾宿舍我今晚为什么不能打游戏?”

  “你不怕起不来吗!”

  “......反正我中午才回去。急什么?”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燕君燐插话问。

  “好了。”扭过头看了一眼放在书架边上的两个行李箱,唐夜久幽幽地回答。

  “开学了就别再熬夜了。别玩得那么晚?”询问似上扬的尾音听得唐夜久有点心痒痒。燕君燐对他并不会用命令式的语气说话,总是会带上点征求意见的味道,让唐夜久的心情很微妙,总有种自己被当成一个小姑娘宠着的错觉。

   同样还在语音里的另外三个人就听着他们俩旁若无人地秀起恩爱,心情很复杂。

   唐恕卿: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作死提议开群语音呢?就应该让这两个人自己小窗去腻歪的!

   琴太、炮萝和苍爹一如既往地挂在同一个队伍里。唐夜久在做瞿塘峡的日常任务,燕君燐在成都门前跟人插旗,唐恕卿不知又跑去哪个地图截图看风景。

  “等会儿去干啥啊?”唐夜久问。

  “都行啊。”唐恕卿给出一个毫无建设性的答案。

  “......我去蹲宠物算了。”

   团队面板的燕君燐的血条突然降了四分之一,并有继续往下降的趋势。唐夜久有些诧异地挑挑眉——虽然知道这人在插旗,不过能压住他的还真不多。只听燕君燐在语音里也轻轻地“啧”了一声,最终血条堪堪停在四分之一的位置,就不再下降,估计是结束了切磋。

  “你在跟什么门派的插旗啊?”唐夜久好奇地问。

  “一个道长。”燕君燐回答。

  “道长!——”

   毫不意外的,唐恕卿的声音瞬间充斥了整个语音频道。唐夜久见怪不怪早有预料地将耳机给扯远,估摸着差不多了才重新戴上。“唐恕卿,闭嘴。”

  “苍爹我现在去找你!”唐恕卿才听不到他说话,选择性无视。

  “......好。”燕君燐终于真实体会到唐恕卿对道长的执念。

   唐夜久想了想,也点下神行千里,目标成都。

   燕君燐就在广都镇门前,也不嫌旁人太多。唐夜久焦点上燕君燐,转而看向对方的焦点目标。

   道长ID为沈濯尘,看装分也是个pvp毕业的。刚在语音说了句“这个道长也挺大的啊”,就听到唐恕卿又在那一头嚎起来。

  “啊啊啊啊啊!这个道长捏脸好好看!这身校服也特别符合道长的气场!......卧槽居然是大橙武!啊啊啊啊啊啊!”

  “......”唐夜久默默取消到对道长的焦点,挪到燕君燐身边。

  “师傅你淡定点......”倒是燕锈鞘先开口说了句,“我都要听不到团长那边的指挥了。”

  “噗!”唐夜久忍着没敢真笑出来。

   许是小炮萝的目光太过炽热,道长沈濯尘面向一转,也焦点上唐恕卿。近聊频道马上跳出一行白字。

【近聊:唐恕卿:谢谢濯尘大哥哥!】

  “啊啊啊啊啊啊——道长喂我糖葫芦了啊!——”

   语音内的其他人沉默良久,燕锈鞘幽幽地说:“好的,我躺了。”

  “我也躺了......”跟着燕锈鞘第一次打大本的空明生觉得自己特别无辜。

  “祝你们俩好运......”唐夜久对此抱以深切的同情。

   唐莫非走到燕君燐身边看热闹。本以为唐恕卿会再在那个道长身边待久一点,没想到道长刚给她喂完一根糖葫芦,面向一转就走到唐莫非身前,也给这个琴太喂了根糖葫芦。

【近聊:唐莫非:谢谢濯尘叔叔!】

   大概是因为琴太的喊话是“濯尘叔叔”,道长置气一般又喂了几次,直到他的喊话终于变成濯尘大哥哥。

  “......唐恕卿,带走你的道长。”唐夜久甚至能感觉到来自身边的燕君燐的低气压。

   才刚这么想着,一面大旗就插在道长的面前。

【燕君燐: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沈濯尘:放马过来!】

   然后两个人又打起来。

   唐恕卿默默移动到唐莫非身边,跟他一起看热闹。唐夜久焦点上唐恕卿,也给她塞了一根糖葫芦。

   看着那两个人又打了半天,终于以燕君燐残血取胜——剩下五分之一的血。忍不住感慨一下道长的战斗力,唐夜久操纵着琴太焦点上燕君燐,挂上一个角,然后炸个羽瞬间满血。

  “你的回血量又提高了?”燕君燐有些惊讶地问。

  “嗯。”唐夜久特别骄傲地扬起下巴,也不管另外几个人看不看得见。“你看我装分!2w了!装满五行石的话就2w1了!”

  “不错啊,毕业了。”燕君燐的话语带上些许笑意,“挺快的。”

  “那是!江贡也满上限了。不过精力不够,暂时没法精炼五行石。”点开背包,映入眼的就是满满两栏的五行石。

  “直接去买六级五行石,然后装备精炼?”

  “我用江贡买的一级。”

  “那你把一级的都给我,我帮你精炼成六级再给你。”

  “啊?”唐夜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好啊。”

  “嗯,来交易。”

   燕君燐重新走回唐莫非身边,点他交易。大概是看出这两个人的关系,沈濯尘的焦点在两人之间转了会儿,再次焦点上唐恕卿,又喂了一根糖葫芦。

   唐夜久忽然心生一计,将所有的一级五行石都塞给燕君燐之后,把频道切去近聊。

【近聊:唐莫非:道长,这只炮萝卖给你了,看你刚才喂了我们这么多糖葫芦的份上。

近聊:唐恕卿:......??????????

近聊:沈濯尘:......】

  “唐莫非?!——”唐恕卿在语音内尖叫。

  “闭嘴。帮你勾搭道长。”唐夜久的语气内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

  “......”

【近聊:唐莫非:怎么样?

近聊:沈濯尘:......不怎么样】

  “......”

  “......”

  “......这是被拒绝了的节奏啊。”三个人沉默半晌,还是唐恕卿自己先开的口。

  “贼尴尬。”唐夜久干咳一声。还没等他打下一句话,又见沈濯尘再次冒出一行白字。

【近聊:沈濯尘:几串糖葫芦而已,不足抵价。】

  “所以他是想说喂多几百串就抵了吗?”唐夜久脱口而出吐槽一句。

  “......吃死我的炮萝了。”唐恕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评论(1)
热度(28)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