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叶蓝】你曾是少年

相关回忆走:【叶蓝】啤酒泡沫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我刚好在听这首歌......写出来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关系......所以这是标题与内容无关系列。

我终于写了篇叶蓝......







   记忆里的少年在阳光下闪着光。

   上篮的少年完美地避开对手的阻拦接住己方投向他的球,在接住球后却并没有急于投篮。稳稳地抱着球,少年的视线紧盯着阻拦的对手,向右一个虚晃假意准备投出,在对方成功上钩后脚下迅速一转向左冲出。在同伴们的“蓝河上篮”的叫喊声中踮起脚尖轻轻一跳,手中的篮球脱出,投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最终落入篮筐。动作之流畅连贯让场边叫好声连成一片,叶修也忍不住喊出声。

   为自己队成功得分的少年笑着跟同伴比了个“V”字,伸出手和冲他跑来的队友在空中默契地击掌。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似乎连头发都在闪着光。

   那干净纯粹的笑让叶修的心痒痒的,发间的闪光晃乱了心。

   ......

  “你还记得啊!”许博远听着叶修的描述,伸出左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握住咖啡杯的指节无意识地摩挲着把手。

  “怎么不记得?你可是我初恋。”叶修从不会错漏许博远的这些小动作,也清楚这代表什么,不由勾了勾嘴角,说出的话让对面人的面颊一红。

  “咳......我都没你记得这么细。”许博远掩饰性地扭开脸看向窗外。

  “那你记得我什么?”叶修饶有兴趣地支起两条手臂,下巴搭在交错相叠的手背上,直直地注视着对面的人。

  “你吗?”许博远正过脸看向叶修,微微低下头认真地回想了一会儿,“......好像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你跑完一千米之后被方锐和黄少抬下来。”

  “......小蓝啊,咱能记着点好的不?”叶修的手一滑,没撑住脑袋。

   许博远强忍着笑意,克制住嘴角即将勾起的弧度,依旧一脸无辜而又正经地看着叶修,“的确很印象深刻啊!毕竟,那次我们两个班的一千米,就你一个是被人抬下来的!”

  “......”

   ......

   站在操场边上的许博远自然是注意到了那个和他恰巧对视一眼之后突然地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冲到第一位的隔壁班的年级第一——对,他知道这是年级第一,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位年级第一的体能这么差。

  “他没事吧?”出于同学情谊,许博远还是走了过去关心一下。

  “没事没事!万年不运动,冷不丁一下子受不了而已!你不去跑步?”方锐冲他摆摆手,反过来问他。

  “我之前参加过校外的长跑比赛,给老师提供了证明就免考了。”许博远不好意思地笑笑,坐到叶修身边。“要不给他买瓶水什么的?”

  “也好。我去买,你帮我看着他一会儿?”方锐点点头,在对方答应之后才起身奔去小卖部。

  “没事吧?你前面冲太快了,冲得又猛,到后面肯定会没力气啊!”看着方锐跑远,许博远回过头,有些无奈地点出叶修刚才的不对。只是看到叶修愣愣地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人根本没将他的话听进去。

   ......

  “所以说,”许博远顿了一下,喝口咖啡,“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

  “一见钟情啊,小蓝。”叶修拿着搅拌的小勺子轻轻在空中晃两下,“一见钟情。”

   许博远的脸又红了。

  “时间差不多了。”看眼腕上的表,叶修三两口喝完自己杯中的咖啡,“走?”

  “好。”许博远也赶紧喝完自己的那杯,随着叶修的动作站起身。

   两个人从母校对面的咖啡馆中走出来,遥望到穿着熟悉的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结伴而出——正是放学的时候。

  “哎!老叶!你们俩在这儿啊!”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自另一边跑过来与他们汇合。“我刚刚还说找不到你们俩!合着跑这儿坐着来了!说起来这间咖啡馆什么时候开的啊?当初好像还没有吧?里面的东西怎么样?好喝吗?下次我和文州也来试试......”

  “少天,”喻文州无奈地打断他的话,看向叶修和许博远,“走吧?”

  “嗯。”

  “十年了啊。”站在操场边的平台上,看着再熟悉不过的景色,许博远感慨地叹口气,忍不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有什么感想?”叶修在他身后,站在比他高一级的台阶上,微微俯下身子凑近至他耳边。

  “就......时间过得真快啊。”许博远有些别扭地侧过头。

   一个篮球突然直直地砸向许博远。条件反射抬手接住球,带着一脸不解地望向黄少天。对方站在操场上,冲他一扬下巴。

  “小蓝河!来一场?”

  “好啊!”许博远也不拒绝,直接抱着球就走下场。

   喻文州站到叶修身边,和他一起看着操场上突然开始打球的两个人。“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回来看看呗,怀念一下过去。”叶修的视线一直在许博远的身上,没有离开过一刻。

   记忆中的少年与场上的人影重叠。抢球、转身、虚晃、完美投篮......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当初白与绿相间的校服套在少年身上丝毫没有抹去他的美好,笑容纯粹,眼中一片清澈。

   像拔起啤酒拉环后冒出的小丛透明泡沫的姿态。

   一见钟情,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叶修不知不觉将当初心里所想的话给念了出来。

  “什么?”和黄少天打够了才下场的许博远一抹额头上的汗,没听清叶修在说什么。“叶修你说什么了吗?”

  “我说,”抬手擦去对方额角滑落的汗滴,叶修直直地撞进许博远的双眸,“我特别喜欢你。”


评论(4)
热度(60)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