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八章










9.

   大概是唐夜久最近人品不错,琴太在线的时候意外地没被君子花那些人找上门。将日常都清完,唐夜久想了想,还是打算切琴萝号去跟跟矿车。

  “恕卿,上秀萝吗?我去跟矿。”

  “行啊,我现在切号。”

  “嗯。”

  “你俩还跑商么?”燕君燐问。

  “有点懒......不如去打架。”

  “去劫镖啊!”燕锈鞘插一句。

  “不劫镖,反劫镖。”唐夜久和唐恕卿同时说。

   琴萝上线地点也在长歌门,燕君燐的组队邀请在下一刻就跳出来。将心法切成莫问,唐夜久一如既往地先接了勤修,做完以后直接神行去黑戈壁。

  “我去黑戈壁了啊,恕卿苍爹,你们组队进来。”

  “你叫哪个苍爹?”唐恕卿明知故问。

  “你猜,猜对了告诉你。”唐夜久淡定地回一句。

   四个人都是恶人所以方便了不少。琴萝到达黑戈壁后没立刻飞去据点接任务,在原地打坐调息等着另外三个人过来。红名提示的“叮叮”声不断响起,让唐夜久有点虚——他家绑定DPS还没到呢!

   唐恕卿的秀萝出现在琴萝身边。琴萝的心法还没切回相知,唐夜久就又听到“叮叮”几声红名提示。赶紧换成相知的装备——装分好歹是万七,比莫问大多了——切成相知的心法,等着那两个苍爹来。

   出现在身边的红名多是神行过来的,一般不会有人主动攻击敌对阵营的人——除非想搞事——所以他们俩才能这么淡定地站在这儿等人。没成想琴萝还没切成相知,系统突然显示他进入战斗,切心法被中途打断。唐夜久皱皱眉,看了眼那个攻击他的ID——莫乾坤,还跟了一个奶秀随遇而安,都是君子花的亲友。莫乾坤是个喵哥,才三万五的血量。如果切回了相知,唐夜久还能自保拖上一段时间。然而琴萝现在是相知装,莫问心法,血条厚但是输出低,又不能自保,他又不想把唐恕卿给牵扯进来。“啧”了一声,杨夜久一个蹑云冲下石块,往别的地方躲。

  “莫非?你跑反了喂!”

  “等会儿来。”没头没尾地扔下一句话,往最远距离放上影子,吃影子一个走位与后面那两个人拉开一大段距离。然而七秀有锁足,琴萝还没再往前跑一会儿就被锁足,明教的眩晕也同时加上,然后就是一串的攻击。团队面板的杨夜久血量马上掉了一半。眩晕效果一过,唐夜久迅速再往前放了个影子,然后青霄飞羽上天,焦点上明教直接挂上角和商——就算输出不够也要垂死挣扎一下。

  “莫非?!”见到自家奶妈的血条突然没了一半,唐恕卿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被浩气的打了。“浩气的打你?”

  “......之前那几个人。”

  “......”

  “大奶你等等!我马上来!”燕锈鞘还在过图。

  “在原地别动。”燕君燐突然冒出一句话。青霄飞羽的时效过去之后,琴萝自动下了地,唐夜久就真的乖乖站着没再跑,顺手对着喵哥原地放徵,能打掉多少血是多少血。琴萝残血的时候,唐恕卿的秀萝冲了过来,一个大加将血条给拉上一半。

  “恕卿你小心被他们加上仇杀。”唐夜久赶紧提醒一句。

  “仇杀就仇杀呗!反正我秀萝也不怎么上。”唐恕卿倒是无所谓,“欺负我家绑定奶?我追命箭呢?!”

  “......醒醒醒醒,你是个奶。”吐槽照旧,嘴角却是挑起一道弧度。

   莫乾坤似乎是没注意那个突然出现的奶秀,焦点依旧在琴萝身上。随遇而安切了近聊频道刷白字嘲讽唐夜久,只不过他压根没把注意力移过去,还在专心地对着莫乾坤原地放徵。

  “莫非,后退。”燕君燐刚下地就一个大轻功飞过去。一个五万血的苍爹“duang”地出现在琴萝面前挡住喵哥和秀姐,盾护适时交出。杨夜久后退两步,干脆地在旁边围观。曲恕卿也挪到琴萝身边帮她回满血。唐夜久等到脱战之后赶紧切回相知心法。

【近聊:随遇而安:哟,这才多久又勾搭上一个?

近聊:随遇而安:那个苍爹,我跟你说,这个琴萝是个妖的,小心别被骗了哟

近聊:随遇而安:这人开妖号骗人不是第一回了,好心给你提个醒

近聊:随遇而安:别到时候被人骗钱骗外观,呵呵】

   唐夜久这回才注意到近聊频道,那个秀姐刷了一堆。倒不是特别在意内容是什么,唐夜久撇撇嘴,焦点上燕君燐加上两个hot。

   苍爹突然没了继续攻击的动作,在旁人看来就像是因为近聊的白字而顿悟了什么一般。不过燕君燐直接在语音里让唐夜久不用管,站到一边就好。秀姐看他突然不再攻击喵哥,抓紧时间将喵哥的血量回满,又开始刷白字。

【近聊:随遇而安:反应过来了?知道这人是个妖号了吧?

近聊:随遇而安:[杨夜久]你还想骗多少人啊?

近聊:随遇而安:一个男的跟朵白莲花似的,很会装嘛!

近聊:随遇而安:别以为次次都能骗成功。你还有点良心么?】

   唐夜久趴在屏幕前,将频道切成近聊,左手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没搭在键盘上——对不相信你的人,从来都没什么好说的。他甚至怀疑这个秀姐喜欢君子花了,那么拼命刷白字来打压自己。

  “莫非?......”唐恕卿有些担心地在语音里弱弱地叫了一声。

  “嗯?”唐夜久吸吸鼻子——空调有点凉。

  “......你别告诉我你哭了?”

  “......哭你大爷!空调吹的!”唐夜久差点一掌拍到键盘上。

  “噗,大奶淡定淡定。”一直没说话的燕锈鞘冒出来一句。

  “你调了多少度啊......”

  “24。”

  “......”

  “调高点,小心别吹感冒了。”燕君燐突然说。

  “啊,好。”唐夜久乖乖地拿过空调遥控器调高一度,“话说那个苍爹,你人呢?”

  “我......掉线了......”

   三个人这才注意到燕锈鞘的名字已经显示为离线状态。

  “......”

   大概是因为燕君燐太久没动静,莫乾坤和随遇而安以为这个人不会再护着琴萝,于是径直越过苍云就奔向琴萝,却又突然地就被挂上个盾飞。苍云再次挡在长歌的面前。

【近聊:燕君燐:敢打我的绑定奶?胆子挺大啊

近聊:燕君燐:妖琴萝?正好,我就是个妖苍爹

近聊:燕君燐:打我家奶,有本事先打赢我】

  “哈?”唐夜久的重点都在那句“妖苍爹”上面了,傻了半天,脱口而出一句:“QQ语音什么时候有变声器了吗?”

  “噗!”“啊?没有啊!”唐恕卿没忍住直接喷笑。燕锈鞘还没爬上去,不清楚他们什么情况,特别耿直地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非你怎么那么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子是帅,谢谢。”


评论(3)
热度(25)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