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前章走:第二章






3.

   果断点下蹑云,小琴萝冲回炮哥身边——反正都是要被打的,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月末你个坑货!!!!!

唐逍遥悄悄地说:怪我咯#鄙视#鄙视#鄙视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不怪你怪谁还有你看着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不是很懂这人怎么做到的,还能秒回他密聊消息。唐夜久重新给两人套上梅花盾,不要钱一样拼命放宫。

   其实照这样打下去,对面的叫人来了他们也跑不掉,唐夜久本来想着死了就直接回营地,但是就愣是不想掉一点货物,于是血条升了降,降了升,双方都在僵持阶段。

   队伍里忽然组进唐恕卿,唐恕卿看着两个人的血条,沉默一会儿在队伍频道里问了一句。

【队伍:唐恕卿:你们俩......在打架?

队伍:杨夜久:被劫镖了,还是这人的仇家#鄙视

队伍:唐恕卿:你居然还能秒回我!

队伍:杨夜久:我都想放生他了#鄙视#鄙视

队伍:唐恕卿:然后你就死了

队伍:唐逍遥:我隐身】

  “啥?!”唐夜久眼睁睁看着身边的炮哥突然地就隐了身,然后仇恨全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吓得他一个青霄飞羽上了天。

【队伍:杨夜久:唐逍遥你大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队伍:唐恕卿:emmm......

队伍:唐逍遥:#鄙视#鄙视没死,别叫唤了】

   琴萝的青霄飞羽还没来得及读秘籍,升空时间不算太长,没一会儿就准备下落,吓得他管不上有什么效果,四个圈全部下放。

  “叮咚”一声密聊提醒,唐夜久还条件反射地切了窗去看是谁,结果琴萝直直地掉到地上。

   还好地上有自己的救命圈。唐夜久捏了一把虚汗。

【燕君燐悄悄地说:在啊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燕君燐悄悄地说:?

燕君燐悄悄地说:被劫镖了?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差不多,要死了!!!

燕君燐悄悄地说:......要死了还能秒回我密聊......等着】

   然后队伍里就进来了一个苍云。

   知道了两个人的位置,苍爹一秒神行落地大轻功飞过来。琴萝被打到残血的时候,一个蓝名救星及时赶到,“duang”地一下就给了个盾护,然后护在琴萝身边放盾立。琴萝抓紧时间给自己回满血,顺便给苍爹加了个梅花盾。

【队伍:唐逍遥:我把人带开了,苍云你护着他继续跑商吧】

   唐夜久看着屏幕眨眨眼,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为什么打他的人一下子少了几个,原来是被炮哥引开了。吸吸鼻子,唐夜久尽职尽责地给苍云奶好血。

   感动?不不不,他才不感动。本来就是月末那家伙的仇家。

【队伍:燕君燐:嗯

队伍:燕君燐:......炮哥5w血也会被怼?小琴萝你做了啥啊

队伍:杨夜久:为什么是我做了啥!!!!!我是无辜的!!!!!

队伍:唐恕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是炮哥的仇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队伍:燕君燐:我还以为是专门劫小琴萝的镖的......

队伍:杨夜久:#鄙视#鄙视#鄙视】

   唐夜久咬牙切齿地按着键盘,不自觉地撅起嘴。

   残留下来的两个浩气的被燕君燐打回营地。苍爹转个身焦点对上小琴萝,放出自己的赤兔邀请琴萝同骑。唐夜久手一抖,点了接受。就刚才那事儿,他差点对同骑有了心理阴影。

   碍着苍爹5w的血量,一路平安没人敢劫镖。将琴萝安全送到目的地,燕君燐没退队也没离开,等着琴萝交了任务,密聊他问了一句。

【燕君燐悄悄地说:接下来去干什么?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不知道啊......不想再跑了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不然我们去打22?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暴毙流奶歌

燕君燐悄悄地说:你22多少段?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刚上八段

燕君燐悄悄地说:我十二段毕业了,你去排吧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好好好】

   一秒钟点下神行飞去成都。趁着过图的时间,唐夜久冲去厨房翻冰箱拿了一罐豆奶。

【队伍:唐恕卿:你们去干啥?

队伍:燕君燐:排把22

队伍:唐恕卿:好吧,炮哥那边脱身没?[唐逍遥]

队伍:唐逍遥:嗯

队伍:唐恕卿:辛苦了x

队伍:燕君燐:我先退队跟她打22去了】

   说完,燕君燐就退了队。

【队伍:唐恕卿:......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队伍:唐逍遥:?

队伍:唐恕卿:苍爹不知道琴萝是妖号吧?......

队伍:唐逍遥:估计不知道

队伍:唐恕卿:肯定不知道,不然就不会用“她”了......

队伍:唐逍遥:......

队伍:唐恕卿:这就有点尴尬了x

队伍:唐逍遥:有什么?不就是打22?

队伍:唐恕卿:莫非没跟你说苍爹跟他求绑定?

队伍:唐逍遥:......没有

队伍:唐恕卿:emmm......

队伍:唐逍遥:没事,莫非知道怎么办

队伍:杨夜久:......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在队里???】

   拿完豆奶回到电脑前的唐夜久看着队伍频道里的消息觉得自己真是无语,这俩人的脑洞到底开到哪儿去了?尤其是他名义上的绑定dps唐恕卿!幸好苍爹已经退队了......

【队伍:杨夜久:你们这是要把我顶上818的节奏啊?#鄙视#鄙视#鄙视

队伍:唐恕卿:我不是我没有!

队伍:唐逍遥:你没跟他说你妖号?

队伍:杨夜久:大哥!!!他就只是求个绑定!!!你们脑洞收一下啊!!!

队伍:唐恕卿:还不是被你以前的事迹吓怕了#鄙视

队伍:杨夜久:...................

队伍:杨夜久:我退队跟他打22去了】

   想起之前的黑历史,唐夜久就只想去撞墙。径直点了退队,重新组上苍爹,小琴萝蹦跶着去了战场区找接引人排组队22。

【队伍:燕君燐:奇穴洗了吗?

队伍:杨夜久:啊......还没】

   经燕君燐一提醒,唐夜久才注意到琴萝的奇穴还没洗回22用的那套,就因为刚刚一回来就看到唐恕卿他们天大的脑洞一时给忘记了。但是系统已经提示可以进入地图。略微不爽地“啧”了一声,他只觉得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好好打22。

【队伍:杨夜久:来不及了......

队伍:燕君燐:没事,进去吧

队伍:杨夜久:嗯】

   发完,两个人就进了22的图。

   青竹书院的图,对面是一个w8的莫问带着个w5的小奶花。焦点上燕君燐给他刷满两个hot,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给两个人都套上梅花盾,就看到苍爹直接冲了过去。他倒也不慌不忙——自己团的苍爹也是这个样子——在自己这边的最边沿放出两个影子,也跟着冲了过去。

   结果他才刚给燕君燐补上一个角,就看到对面的奶花已经跪了。

【战场:杨夜久:卧槽这么快?!

战场:燕君燐:嗯】

   害怕,不愧是苍爹。唐夜久的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自己的琴萝甚至已经是脱战的状态了。纠结了几秒钟,小琴萝还是乖乖跟在苍爹后面刷hot,随手放了个江逐月天。

   总不能这么嚣张地在JJC里打坐?

   没多久,莫问跪了。

【战场:杨夜久:不愧是苍爹......

战场:燕君燐:出去吧】

   两个人排了五次22,五连胜,让唐夜久忍不住感慨这人真不愧是爹。

   正准备接着排,月末在QQ上来敲他了。

【自在逍遥:还在22?

夜久语声绝:嗯

自在逍遥:你明天还起不起来了

夜久语声绝:呃......

夜久语声绝:我再排一把】

   唐夜久这才注意到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半了。鉴于这人睡觉前总喜欢窝床上玩半天手机,有时候一玩就能玩到两三点,月末干脆直接上来把人赶去睡觉。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再排一把我就去睡了,明天还出门

燕君燐悄悄地说:好】

   最后一把顺利刷到六连胜,杨夜久也很顺利地上了段。唐夜久心满意足地跟燕君燐道声晚安,也总算是将之前那点不愉快给翻了过去。因为第二天出门,琴太的日常懒得自己做,唐夜久提前敲好了自己的日常代练,让他第二天帮忙清日常任务,才乖乖去刷了牙躺床上玩手机。

  “末仔!”

   和月末约好在地铁站见面,唐夜久踩着时间到。一出闸就看到自家损友戴着顶鸭舌帽没骨头似的靠着柱子,听到他的声音,头都没抬随便冲他招招手。

  “耍什么酷!昨晚害死我了!作为补偿今天请我吃饭!”唐夜久毫不留情地一手勾过月末的脖子,随手将他的鸭舌帽摘下来。

   月末微微抬头,露出一张俊俏的脸,满脸都是无奈。“反正你也没死!不请!”

  “卧槽要点脸啊!要不是后来有人救命我还能不死?!”

   两个人闹腾着慢慢往目的地挪,俊俏的模样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一些妹子看着两人打闹禁不住窃窃私语,眼里放着兴奋的光。

  “今晚你还上游戏吗?”唐夜久随口问一句。

  “上吧,看回去几点。你还要跑商吗?”

  “打死我都不跟你跑!”


评论(4)
热度(32)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