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想着要不要按照惯例打个自己的tag【xx

前章走:第一章






2.

   打完33排了几次战场,大师和苍爹都说要下线了,于是语音和游戏里就剩下唐夜久和唐恕卿。

  “你上不上秀萝号啊?我矿车还没做呢!”唐夜久打个哈欠,扫了眼右下角的时间——下午四点半。

  “不想上,懒。”唐恕卿懒洋洋地回他一句。

  “......懒死你算了。”

   和唐夜久一样,唐恕卿也有两个号。炮萝是专门用来做成就和打本的,跟唐夜久的琴太绑定,而还有一个秀萝就是个pvp的奶秀,不过唐恕卿不怎么喜欢pvp,所以秀萝号也不怎么上。

  “看看阵营频道有没有什么动静......”自言自语着什么,唐夜久点开恶人谷的频道,一如既往地被团队招募刷屏,偶尔插两条别人问的“商安否”和回话“帅则安”。

  “嗯?又有人劫镖?”眼尖地发现一条组队,是龙门反浩气的劫镖组队加人。

  “每天都有人劫镖吧?”唐恕卿漫不经心地回一句。

  “我去打架!”扭扭脖子活动两下筋骨,唐夜久满脸都写着兴奋——这人就喜欢打群架。迅速点了那个ID组队,在进到队内之后点开世界地图看其他人都在哪个位置。确定坐标后唐夜久一秒点下神行。

  “去吧去吧!你加油!我等会儿也下了啊!”唐恕卿在另一边习以为常地说。

  “嗯。”唐夜久压根没注意别的,盯着龙门地图看队里其他人的位置,双击两下W大轻功就飞过去了。

   然后掉到一片红名里面。

  “卧槽!什么鬼!死了一片?!”唐夜久才注意到自己团队里的队友基本上都是重伤状态,再看这片红名还在不停地铺地毯,沙漠都被霸刀的地毯染成红色,而他队里的人就躺倒在这片红地毯里。他的血条也在不停地往下掉,身上还多了个眩晕的debuff。

  “......”语音里一片沉默。

  “...跪了?”唐恕卿沉默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

  “啧,刚到地方我就躺了。霸刀的地毯铺了一地,贼恶心!”唐夜久狠狠地“啧”了一声以发泄自己不爽的心情,点了回营地休息,打坐回满血。

  “啊......霸刀嘛......你加油,我也撤了啊!”

  “嗯,好。晚上还上吗?”

  “上。拜拜!”

  “拜拜。”

   关了语音,唐夜久径直拔掉耳机扔到一边,活动两下脖子,让小琴萝重新站起来,略微一挑眉——准备开干!

   唐恕卿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人会是个奶而不是一个暴力DPS。

   对此,唐夜久就一句话——你以为是因为谁?

   切好曲风点好曲意,小琴萝大轻功飞到团队成员所在处,落地之前一个后跳躲开红名,站到队友身边不断放宫,同时一个影子放到前面。

   唐夜久奶起人来永远不会注意自己的血量,就好像他输出的时候不会看着自己的血,所以在他反应过来自己正在掉血的时候,琴萝的血条已经掉下四分之三了。不过队里不止他一个奶妈,身边的一个奶毒立刻给他回满了血。

   吃个影子解了控,正准备继续站定奶人,杨夜久身上多了红色的掉血提示——一个苍爹的焦点在他身上。

  “卧槽打奶你好意思吗!还是这么脆的一个小奶歌!”虽然是这么吐槽着,手下的操作还是没停过。可惜那个苍爹就盯着他不放,身上的血一边升一边掉,看得他难受得要死。

   琴萝身上突然多了个盾护,盯着他的苍爹被另一个队友将仇恨拉了过去。唐夜久终于得以让琴萝的血回满。视角一转,刚刚那个给他盾护又帮忙转移了仇恨的苍爹......

  “这ID有点眼熟?”习惯性地自言自语一句,唐夜久眨眨眼,恍然想起来这就是刚刚加了他好友的那个苍爹。

   等自己团队里的人将红名都打回去,唐夜久才点开那个苍爹密聊一句。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谢了啊!

燕君燐悄悄地说:没事

燕君燐悄悄地说:一个奶,你冲那么前干嘛?等着被人打啊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习惯了

燕君燐悄悄地说:......】

   大概是念着还想求个绑定,这个苍云一直护在他的小琴萝身边。小琴萝打坐回血的时候也站在旁边,还给她开了个盾护,直到琴萝的血和蓝都回满。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好像换位置了啊?】

   团队里的人向另一个方向飞过去,琴萝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膝盖,刚准备大轻功飞过去,就被身边的苍云一个双飞给带走。

   落地又是一片红名。

   琴萝在被苍云放下地的瞬间就一个后跳,站定后给自己和苍云两个人身上套上梅花盾减伤,在苍云身边放了个影子,然后一个蹑云冲去前线。

【燕君燐悄悄地对你说:......你一个奶妈冲上前线干嘛?!!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圈只能放在我的脚下我也很无奈好吗!!!】

   琴萝就差一点就要到对方的红名堆里了,赶紧再一个后跳跳回去些,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江逐月天笑傲光阴迴梦逐光三个圈全部下放,在对面的一个藏剑就要转风车到自己这边之前吃影子回到苍云身边。

  “完美!”唐夜久欢呼一声,身上骤然又出现了盾护,原地站着不断放宫帮队友回血。

   等他们这边打完,已经是五点二十了。唐夜久活动两下有些酸痛的肩膀,看着团队频道的其他人刷着“辛苦了”,上去排了个队形,然后点开苍云的密聊。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我下了啊,晚上再上

燕君燐悄悄地说:好

燕君燐悄悄地说:拜拜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拜拜】

   退了游戏,刚好在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唐夜久起身走出房间,“妈?”

  “我明天晚上出去吃饭。”将手上拎着的东西全都扔给唐夜久,唐夜久的母亲大人才说了一句。

  “噢!那我找人出去浪好了。”唐夜久将袋子都放到餐桌上,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往冰箱里塞。

  “随你。你爸明天下午去你爷爷家,晚上可能在那边吃完饭才回来。”

  “嗯,我等会儿问问月末明天出不出去。”他巴不得现在就冲回房间拿手机。

  “他放假了?”

  “早放了!都回家了。”

   冲回房间第一件事——拿手机找人。

   月末,唐夜久的竹马竹马,因为家里大人都互相认识,所以这俩小的也是从小就认识,还一直玩到大。

【夜久语声绝:末啊!末仔啊!!

自在逍遥:说话

夜久语声绝:明天约不?

自在逍遥:行啊,去哪

夜久语声绝:中广三楼游戏城?

自在逍遥:......

自在逍遥:你是想把人家的娃娃机夹空呢,还是想再在跳舞机上引来一堆人围观呢?

夜久语声绝:......

夜久语声绝:[乖巧.jpg]

自在逍遥:老样子

夜久语声绝:行行行】

   顺利约到明天的行程,唐夜久随手将手机扔回电脑边上充电。

   晚上洗完澡,唐夜久坐回电脑前,一秒点开剑网三的图标。

   好友列表里的一个ID是唐逍遥的炮哥头像亮着,唐夜久一挑眉——稀罕啊!居然上游戏了!一秒右键密聊。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末仔你居然上游戏了!】

   唐逍遥就是月末,玩的是唐门成男体型,看名字就知道是恶人阵营的。不过自从JJC十二段毕业之后就不再经常上线了。

【唐逍遥悄悄地说:嗯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干嘛呢?

唐逍遥悄悄地说:跑矿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打本去不?

唐逍遥悄悄地说:好

唐逍遥悄悄地说:你跑商了么?琴萝那边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没,劫镖的太多,懒得跑

唐逍遥悄悄地说:我带你,切号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好好好!】

   唐夜久很没骨气地一秒切去了琴萝号。琴萝下线的地点在马嵬驿,一上来就收到唐逍遥的组队。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矿车出了吗?

唐逍遥悄悄地说:还没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那我在马嵬驿据点等你了

唐逍遥悄悄地说:嗯】

   于是琴萝百无聊赖地蹲在据点总管的旁边挂机,时不时还帮一些血条不满的同阵营队友加满血,期间自己也收获了一个清心一个袖气和一个雷。还有个耿直的喵哥,就剩个血皮,被杨夜久焦点上之后加了一个hot就炸羽回满了血,然后这个喵哥还专门密聊过来一句“谢谢”。

   特别耿直——唐夜久语。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发车了吗?

唐逍遥悄悄地说:嗯,发车了】

   然后没过一会儿,唐夜久就看到唐逍遥的血条开始不断往下掉,最后剩个血皮的时候停住了。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卧槽你什么情况???掉进红名堆了??

唐逍遥悄悄地说:......被以前的一个对我开仇杀的大师拉进红名堆了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你加油】

   对唐逍遥开过仇杀的人其实不多,但是对他开仇杀的绝对是对立阵营的人。原因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所以有段时间,唐夜久天天开着琴萝号跟月末的炮哥组队,做好了随时随地奶人的准备。

   看着唐逍遥的血条快速回满,知道是自己阵营的奶妈上去了,唐夜久就没再理他,直到一个蓝名出现在自己身边。

【唐逍遥悄悄地说:接任务了吗?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嗯

唐逍遥悄悄地说:走吧】

   一个同骑邀请瞬间弹出来,小琴萝跳上炮哥的马,乐得优哉游哉地坐在马上晃腿。

   然后才刚走出据点没多远,就被劫镖逼得被迫下马。

   速度地给自己和炮哥身上加上两个梅花盾,琴萝一手抚琴,指尖划过琴弦给两人加上hot,在最远距离的左右两边边沿上放了两个影子,等着唐逍遥将劫镖的喵哥解决。

   一个血条4w1的浩气喵哥,也难为他敢来劫这个血条5w的炮哥了。唐夜久暗自吐槽一句。估计是盯着自己的琴萝小吧?瞥眼琴萝的血条,虽说被加了袖气清心和雷,但是小琴萝的血条也才堪堪上4w1,更何况还是个奶。

【唐逍遥悄悄地说:奶我一口!】

   被密聊的提示音拉回神,唐夜久才注意到这人的血条居然掉了四分之一,赶紧原地放宫给他回满血。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你居然掉血!手生了啊!

唐逍遥悄悄地说:上面还有个唐门,隐身了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多大啊?

唐逍遥悄悄地说:4w5,估计去叫人了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WTF?!就打一个dps和一个奶还叫人?!

唐逍遥悄悄地说:对我开过仇杀

你悄悄地对唐逍遥说:.............................】

   下次他再跟这人一起跑商他就去撞墙!唐夜久恨恨地想。

   想归想,他没可能真就这么把人给放生了,不然明天出去分分钟被拉去真人pk。杨夜久尽职尽责地重新放了两个影子在边沿,然后不断走位加hot。

   幸好没人打他。唐夜久心想。

   然后下一刻,杨夜久就陷入了眩晕的状态。

   ......刚刚想什么来着?小琴萝吃个影子解了控,蹑云冲到炮哥身边一秒放圈。

   然后又被控了。

  “卧槽你大!......”强行将最后一个字吞回去,唐夜久手下按键盘的力道不自觉有点加重。“妈蛋的月末你害惨我了你!”将自己最后一个影子也交掉,唐夜久焦点上炮哥重新加上个梅花盾,然后炸羽给他回满血,吃影子解了控顺便躲得远远的。

   反正被仇杀的又不是他。

   才想完这点,杨夜久又开始掉血。

  “啊啊啊啊啊啊月末你大爷的!”唐夜久炸了。


评论(2)
热度(38)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