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随性,行文皆为悦己。感谢欢喜❤

【苍歌】不要随便开小号,尤其是妖号

开个苍歌满足一下自己的YY【xx

现代pa的苍歌,有bug请评论谢谢啦w

至于长歌门的大号姓唐emmmm请无视这一点,因为用的是自己的游戏ID【假装自己有个苍云情缘】




1.

  “哒哒哒...哒哒哒......”

  “莫非!奶我!要死啦!”

  “闭嘴吧闭嘴吧!血条都没掉下来过死个头啊!”

   电脑前的少年嘴角抽搐着吐出一串没什么好气的话语,左手搭在键盘上慢悠悠地点着几个键,右手操控着鼠标焦点上队友。“恕卿躲圈!苍爹躲圈!大师站太远了我奶不到,你那边放了个影子!”

  “哦哦!”QQ语音里被点到名的几个人都特别自觉地走位移动——不然分分钟被自己团里的唯一一个奶妈放生。

  “谁被定了?”冷不丁看到一个红圈,唐夜久眨了眨眼问。

  “呃...苍爹。抱团抱团!”唐恕卿迅速反应过来,小炮萝蹦跶着就冲了过去。唐夜久在红圈的位置放个影子,瞬间位移到那边。

  “苍爹你是不是没洗回pve的奇穴啊?”琴太疯狂苍爹身上加hot以防止等会儿他突然暴死,唐夜久顺口还问了一句。

  “好像......是的。”苍爹乖巧地回复。

  “......”

  “你装备都是pvp的!”唐恕卿顺手还点开苍云的装备看了一眼。

  “唐恕卿!你的血!”

  “啥?啊啊啊啊奶妈救我!”

  “……救不了!放生你了!”

   一个英雄梵空禅院就这么被两个尖叫流欢脱瞎折腾地打过去,苍爹和大师偶尔会插两句话,语音里最多的就是唐恕卿的尖叫和唐夜久的毒舌吐槽。

   唐夜久,一个大二即将升大三的大学狗,正处于大学没有作业的幸福暑假之中。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渣基三。唐莫非,唐夜久在游戏里的角色,一个一万八装分的pve长歌正太,中立号,基本上就是和唐恕卿打打大战,做做茶馆勤修等各种日常,再不然就是去蹲蹲奇遇,做做成就什么的。虽然说是个pve号,然而真正的大本一次都没打过。

  “打完了!等会儿去干嘛?”唐夜久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茶馆还没做呢!”唐恕卿说。

  “我去浪JJC啦!大奶你来不来?”苍爹——燕锈鞘原地打坐回血问他。

  “懒得切号,晚点吧。到时候再上去跑商。”唐夜久操纵着琴太原地转了一圈,焦点上苍爹,趁着hot还有三秒给他炸了个羽回满血。

  “好好好!师弟你来吗?”燕锈鞘又转向大师。

  “啊?22吗?”大师——空明生愣了一下,“行啊!等我出去修个装备。”

  “好好好。你退队组我吧。”

  “恕卿你今天还上pvp号吗?”琴太跟着炮萝走出副本。

  “啊……懒。”唐恕卿在那边伸个懒腰,懒洋洋地回一句。

  “那我切号去跑商了?”点开自己的任务界面,唐夜久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的日常都做完了,也没什么事好做的。

  “嗯,去吧。”刚说完,唐莫非一秒下线,取而代之上线的是一个名为杨夜久的小琴萝。

   唐夜久的pve号是唐莫非,琴太号,于是pvp号就是个小琴萝——别问他为什么要玩个妖号——杨夜久,代练代上去的号,一个星期跑矿让小琴萝的装备全换上了1000品的,然后就是漫长的攒战阶换装备,现在终于爬上了一万七的装分。虽然说奶量还比不上她哥唐莫非,不过也算是长大了点。

   别想多。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杨夜久已上线】

  “哎大奶你上来了啊?来打33吗?”燕锈鞘问。

  “你先带大师去打22吧,我先把这边的日常做了。”唐夜久操纵着小琴萝原地转了个圈调整面向,然后将心法切成莫问。

  “好嘞!”

   结果他这边勤修才刚接任务,一个组队邀请就发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条密聊。

【司徒雷悄悄地说:小妖孽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咋

司徒雷悄悄地说:来不来打娱乐55?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不打了,等会儿跟亲友去打33,我先把日常做了

司徒雷悄悄地说:啧啧啧,做什么日常啊!来浪JJC!反正你现在也没打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不去!下一个!侠义和江贡我还能攒套pve装备!

司徒雷悄悄地说:......你这号不专注pvp吗?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pve装备专门用来打五小!

司徒雷悄悄地说:.....................说得好像你pvp的装备打不过去一样#鄙视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不听不听!军爷念经!

你悄悄地对司徒雷说:我做勤修去了!】

   怼完那个军爷,唐夜久才拒绝了对方发过来的组队邀请。没理会密聊频道里面这人用鄙视的表情刷屏。

   QQ语音里还能听到苍爹在跟大师打22时的声控输出,什么盾立啊盾舞啊盾飞啊斩绝绝......唐夜久和唐恕卿淡定地早就习惯了。更何况这俩人本来也是尖叫流的。

   快速刷完勤修,唐夜久点下“神行千里”,直接去了成都广都镇。

  “苍爹,我神行去成都了啊!你等会儿组我就行。”

  “啊,好!”

   广都镇门口永远是一堆插旗的人,写着大大的“战”字的旗帜插得遍地都是。唐夜久刚把小琴萝的心法切回相知,一个切磋申请就弹出在他眼前。

   懵了几秒钟,唐夜久淡定地点了拒绝,顺便在近聊频道刷一下白字对这种打奶的行为进行一下言辞谴责——就是鄙视。

【近聊:杨夜久:打一个脆皮奶好意思嘛?】

   发出去以后唐夜久才发现,自己手癌打错字了——真不是他刻意卖萌,他本来是想打“吗”字的。

【近聊:明象:噢噢!不好意思!刚刚看你还是莫问来着!

近聊:杨夜久:莫问那点血更脆了......你还点我切磋#鄙视

近聊:明象:......】

   焦点上那人,唐夜久才注意到那是个4w血的喵哥,恶人阵营的。看在是跟自己同阵营的份上,唐夜久好歹算是收起了继续吐槽的欲望。正好这个时候,苍爹的组队申请也弹出来。

【近聊:杨夜久:走了啊!打jjc去了

近聊:明象:哎!来打娱乐55吗!】

   怎么这年头的人都喜欢问他打不打娱乐55......唐夜久无语几秒钟,直接过去一句“不打,下一个”,通过了苍爹的组队申请。

  “大奶!我排队了啊!咱们打33去!”

  “好。”调整一下耳麦的位置,唐夜久点开奇穴看了眼,“你们33多少段了?”

  “我五段了,师弟三段。”

  “唔......我才第一次打啊。”他之前都是跟苍爹组队打22。22那边倒是上七段了。

  “没事!很快就上去了!”

  “嗯,我躺着上去,你们加油。”

  “呃......啊哈哈哈!”苍爹倒也不会吐槽什么,笑了两声。

   排到的第一场在拭剑台,唐夜久第一个进图。转了个视角面向对面,看眼对面的配置——秃霸歌。再看看自己这边,秃苍歌。

   感觉有点微妙......

   于是切好曲风点好曲意,等到所有人都进图了,唐夜久才在地图频道默默地打了一句。

【地图:杨夜久:对面的同门你好啊!】

  “噗!”耳机里传来两声喷水的声音。

   对面的也是个奶歌,看样子也是琴萝,很配合地给他回了一句。

【地图:一只琴萝萝:同门你好呀!】

   对此,苍爹也跟着发了一句。

【地图:燕锈鞘:啦啦啦!】

  “噗!苍爹你啦啥!”“哈哈哈哈哈!”

   五秒钟倒计时的时候,一群人总算是正经回来。唐夜久焦点上他们俩,依次加上两个hot,在“开始”跳出来的瞬间往两个人身上套上两个梅花盾,然后跟着两个人往台上蹦跶。

   对面的霸刀先冲过来,焦点就在唐夜久的小琴萝身上。小琴萝起手孤影化双,疏影放出两个影子在影子的最长距离边缘上,紧接着就是几个圈落下来。霸刀的地毯还没来得及铺就被苍爹对上。

  “大奶你加油躲,快没血的时候叫我啊!”苍爹还在语音里说了一声。

  “嗯。你加油,我先跑会儿路。”说着屏幕上的杨夜久就踩着孤影化双的最后一秒钟回去了,技能CD全部重置,再吃一个影子,躲得离那几个DPS远远的。

   就在他们正打着33这会儿,一声密聊提示突然响起,惊得唐夜久一句“卧槽”爆出来。

  “大奶咋了?要没血了?”苍爹问。

  “没......突然有人找我。”匆忙给自己的琴萝炸上一个羽补满血条,青霄飞羽上个天躲开霸刀的地毯,唐夜久才扫了眼找自己的那个ID——明象,刚刚的那个喵哥。在青霄飞羽时效过去要落到地面的前一刻后跳,放影子吃回,成功躲开对面的和尚抓他。

   密聊再次过来。

【明象悄悄地说:嘿!小琴萝!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

明象悄悄地说:我是刚刚那个喵哥!

明象悄悄地说:呃......你是不是在打JJC啊】

   是啊是啊所以你能不能晚点再来!唐夜久的嘴角抽搐两下,也没再回他消息,反正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在打JJC了。

   对面的霸刀被苍爹解决掉,大师和苍爹马上转火对上对面的和尚。杨夜久在旁边给他们俩重新加上梅花盾,视角一转就看到自己的那个同门要杯水拉起那个霸刀,一个暗器放过去将对方的技能打断。

  “苍爹!你们来个人打我同门啊!不然霸刀就杯水起来了!”唐夜久很不厚道地卖自己的同门。

  “哇莫非你好狠!卖同门啊!”唐恕卿马上吐槽一句。

  “JJC上同门见面对方必须死你不知道吗!”

  “......不是很懂你们pvp。”

   于是唐夜久刚吼完,对面的那个同门就被大师拉过去了。

   好的,这场稳了。看到对面的血条一路下降,唐夜久才淡定地点回密聊频道。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我知道,咋了?

明象悄悄地说:你打完了?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没,不过稳了,对面没奶了】

   嗯,唐夜久的同门刚刚被大师拉过去以后直接打死。

【明象悄悄地说:......突然心疼对面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鄙视#鄙视#鄙视

明象悄悄地说:缺绑定DPS吗!】

  “......啥?”唐夜久懵了半天,下意识在语音里反问了一声,然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对方听不见自己说话。

  “嗯?莫非怎么了?”倒是唐恕卿问了一句。

  “没......就,刚刚在广都镇门口被人点了插旗,一个喵哥。然后打33这会儿突然来问我缺不缺绑定DPS。”唐夜久说。

  “......您的绑定DPS已上线。那个喵哥呢?过来,我不打死他!”

   唐恕卿的炮萝和唐夜久的琴太是一对绑定,毕竟唐夜久的长歌号单修相知,而且琴太和炮萝都是pve的。不过真要算起来,琴萝号杨夜久倒真没有绑定哪个DPS,跟苍爹也只是去打打战场和22而已。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暂时......虽说没绑定,不过好像也不需要

明象悄悄地说:你跑商不需要???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跟亲友的奶秀,两个奶一起跑的......

明象悄悄地说:......】

   刚好他们这场33打完,三个人出了图,一出去就看到一个ID是明象的人站在接引人前面。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你散排?

明象悄悄地说:不是,组22

明象悄悄地说:哎你出来了啊!】

   炮哥的视角一转,杨夜久的身上就多了个焦点,然后近聊频道发出一句话。

【近聊:杨夜久:明象哥哥对我最好了!】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

  “大奶,我排队了啊!”苍爹在语音里说。

  “嗯,你排。”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鄙视#鄙视#鄙视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你缺绑定奶?

明象悄悄地说:呃......我帮亲友问的

你悄悄地对明象说:......也是很拼】

   刚发完这句话,一个进入名剑大会的对话框就弹出来。唐夜久点下确认。

   跟着苍爹和大师排了十场33,战绩不好不坏,6胜4负。

  “大奶打战场吗?”燕锈鞘问他。

  “哪儿啊?”唐夜久伸个大大的懒腰,靠着椅背懒洋洋地问。

  “云湖天池。”

  “卧槽!打打打!”刚刚还懒洋洋的人一秒从椅背上弹起来。

   “叮咚”一声系统提示音提醒他有密聊消息。还以为又是那个喵哥的密聊,唐夜久就没点开看,战场排队没多久就可以进图了,他麻溜地就点了进入。

   等到他们打完战场出来,唐夜久才点开密聊消息看,结果发现又是个不认识的ID。

  “燕......燕君燐?谁啊?”自言自语了一句,唐夜久点开那个ID回复。

【燕君燐悄悄地说:小琴萝?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

燕君燐悄悄地说:我是那个喵哥的亲友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噢!问绑定的那个?

燕君燐悄悄地说:呃,对

你悄悄地对燕君燐说:不过我真的暂时没打算找绑定啊......不然先加好友?

燕君燐悄悄地说:好】

   于是杨夜久的好友列表里多了个苍爹。

   把这事在语音里跟其他几个人说了说,唐恕卿沉默几秒钟说:“虽然我想说,你能如愿泡到苍爹了!但是想到绑定奶被人撩走了我就想打人!”本来就有些御姐的少女音带上点幽怨的语气。

   唐恕卿是个真炮萝。

  “你可以去找他插旗。我把他ID贴给你要不要?”唐夜久淡定地回一句。想到些什么,点开好友列表查看那个苍爹的装备。“噢,2w装分。上吧,英雄。”

  “emmm......”唐恕卿假装没听见。

评论(4)
热度(69)

© 夜久覆长歌。 | Powered by LOFTER